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九百九十五章 巫河传人

第九百九十五章 巫河传人

 热门推荐:
    不过,中年男子双眼居然滑过了叶沧海,最后落在了站在叶沧海身侧后的公孙飞羽身上。

    两人都互相看了一眼,尔后眼光又拐了过去。

    “风王爷,在下南帝麾下二管事柳落雨。”先开口的是一个颇有风韵的中年女子。

    “柳总管你们请坐!”叶沧海拱手还礼后笑道。

    “师爷,你先坐。”柳落雨指着客人座首位置说道。

    “王爷,在下公孙伏,不晓得这位怎么称呼?”公孙伏并没有坐下,而是拿眼看着公孙飞羽问道。

    “在下公孙飞羽,王爷的仆从。”公孙飞羽答道。

    叶沧海发现,公孙伏很明显的抽搐了一下嘴唇,问道,“王爷的仆从,这话从何说起?”

    “王爷的仆从有何奇怪吗?”公孙飞羽反问道。

    “公孙家就没有给人当奴才的!”公孙伏脸一凌,表情大变,冷冷哼道。

    “公孙家,敢问先生来自何处的公孙家族?”公孙飞羽拱手问道。

    “一看就知道,你肯定不是我巫河人。”公孙伏眼一抬,略显轻蔑道。

    “的确不是。”公孙飞羽点了点头。

    “难道你连公孙家的祖训都忘了吗?”公孙伏有些气势汹汹质问道。

    “没忘,公孙家族人永不为奴。”公孙飞羽答道。

    “可你刚才说是王爷的仆从?这话怎么讲?”公孙伏问道。

    “本人拜入了叶家,自然是王爷的仆从了。”公孙飞羽道。

    “你就不怕残肢扒魂吗?”公孙伏大怒。

    “打从我决定拜入叶家门下就没有后悔过。”公孙飞羽强硬回道。

    “好大胆子,你是哪里的,我巫河总族一定要询问此事。”公孙伏问道。

    “卧龙山。”公孙飞羽道。

    “知道了,你就等着接受族里最严厉的惩罚吧。”公孙伏一甩袖子,冷笑道。

    “我已经作好了一切准备。”公孙飞羽强势回应。

    “到时,你将生不如死。”公孙伏哼道。

    “生又如何,死又怎样?人生一世,总得干点什么。既然我公孙飞羽选择了公子,就绝不会后悔。”公孙飞羽道。

    “呵呵呵,师爷,这是你们公孙家的家事,就不必拿出来说了,咱们还是先把南帝陛下的事先办完。”柳落雨说道。

    “呵呵,王爷的确有胆有识,刚来咱们中都城就拥有了风王府。为此,南帝陛下特地叫我们送来了贺礼,祝贺王爷高升,加入中都。”公孙伏马上换上了笑脸。

    “把贺礼抬上来!”柳落雨朝外一挥手,不久,几个壮汉抬着一箱箱东西进来了。

    “奉南帝陛下旨意,特地给风王爷送来下品仙石三百颗,凌绸布匹三箱”公孙伏笑着,停了一下,又从袖中掏出了一片皮子道,“这是陛下特地交待,划拔出来的地皮,作为贺礼送给风王。”

    “无功不受禄,叶某可不敢当,还请先生把这些抬回去。不过,我叶沧海多谢南帝陛下美意了。”叶沧海说道。

    “怎么,王爷是嫌陛下的礼不够重?”公孙伏脸一沉,问道。

    “恰恰相反,陛下的礼太厚重了,叶某受之有愧。”叶沧海沉着回应道。

    “既然如此,这礼你还真得收下了。这是南帝陛下一片美意,希望你不要辜负了陛下的心意。”公孙伏话中有话。

    “呵呵,公子,你新王登位,南帝陛下有如此心意,那就收下吧。”公孙飞羽道。

    “那本王就却之不恭了。”叶沧海点了点头,掏出一个盒子道,“叶某还剩下二个桃子,就送予陛下品尝了。”

    “就不晓得这盒中之桃跟东帝的桃子相比那个沉?”公孙伏脸一沉,问道。

    “一样。”叶沧海回道。

    “呵呵,有些事总得有个轻重,希望王爷能把握好分寸。

    不然,有的时候,往往会抓了芝麻而丢了西瓜,得不偿失。

    公孙我就不打扰了,告辞!”公孙伏哼了一声,拱手后一甩袖子,走人。

    “公子,这夹心饼干可不好做啊。”红衣大师道。

    “是不好做,不过,有的时候这又未尝不是好事儿。”叶沧海笑了笑,一脸坦然的坐下了。

    “能有什么好事儿,两头都不能得罪,可是公孙伏那家伙又逼着公子要取舍,这如何取舍?”红衣大师道。

    “取舍之道就在于利用双方,他们想利用我攻击对方,借刀杀人。

    咱们又何尝不想利用它他来牵制对方。

    不然,咱们处于夹缝之中,必有大祸。”叶沧海道。

    “只要取舍有道,完全游刃有余。只要公子能成长起来,到时,又何必看他们脸色吃饭?”公孙飞羽哼道。

    “飞羽,公孙伏盯上你了。

    如果总族传讯到你们卧龙山,你怕是有麻烦了。

    可是公子还没真正的成为一方霸主,到时,巫河总族是不会拿公子当回事的。”红衣大师道。

    “公子放心,如果家族中真要处理我,我已经作好了准备,公子千万不能因小失大。

    飞羽只希望公子它年能一统中都,给我公孙飞羽正名。

    证明我当初的选择是对的。”公孙飞羽一脸悲怆说道。

    “就是我们不要这中都,也不会抛弃先生你的。”叶沧海态度空前坚决。

    “公子,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有的时候,必要的牺牲也得付出。

    公子千万不能行妇人之仁,而失去了一统中都的机会。”公孙飞羽赶紧说道。

    “我叶沧海宁愿不要中都,不要这天下,也绝不放弃先生。

    这是我做人行事的根本,如果没有原则,我叶沧海终究成不了什么大事。

    先生你不必再劝了,我意已决,你只要干好份内事就行了。”

    叶沧海讲话锵锵有力,掷地有声,公孙飞羽眼眶有些湿了。

    “公子,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对了,你的扇子破了,怎么办?”叶沧海问道。

    “唉只能向家中再讨要一把,看看能否再给一把了。不过,换一把扇子的话又得重头再来。可惜!”公孙飞羽一脸遗撼。

    “星辰乃天之奧妙,暂时隐藏,并不等于就没有。

    也许,星运正在进化当中,呵呵呵,少主,千万不能把破扇子扔了。

    不然,你扔掉的就是一个即将跨入星辰级的师爷。”

    这时,好久都没动静的博士天书突然亮了起来,传来叶博古的笑声。

    “飞羽扇还有此等妙用?”叶沧海一愕。

    “呵呵呵,天地之大,无奇不有。

    巫河蕴育了巫族,他们跟星辰有关,修炼的是运道。

    公孙家族巧借主子的运道修炼自身,这本身就是一个开了先河的壮举。

    此举,就是老夫我也佩服不已。”叶博古道。

    “可是公孙飞羽就要受到家族最严厉的惩罚了。”叶沧海说道。

    “拖!”叶博古道。

    “妙,那就先拖吧。只要公孙家族没立刻动手,都有转环的余地。到时,我实力大涨,这就是转环的利器。”叶沧海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