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力萝莉修仙记 > 第441章 地下宫殿

第441章 地下宫殿

 热门推荐:
    被自家灵宠蹬下坡的那一刻,何晓婷脑中闪过吊打兔子的十八种方式。

    等她狠狠砸在地,身下忽然裂开个大洞,直直摔下去之时,不由得感叹自己奇怪的运气。

    她辛苦搜寻几几夜无果,却是在落难时掉进个不算宽敞的通道,惊讶之下忘记用灵力护体,屁股着地摔得七荤八素,缓过神来,便见不远处有山高的灵石堆。

    何晓婷大眼瞬间笑成月牙儿,“我运气真好。”

    顾不得疼痛,手脚并用的爬起来,冲去讲灵石堆收进空间镯子里。

    虽然大部分是下品灵石,可她才不会嫌弃。

    “主人!”木灵和冰灵带着白飞下来,个个都是喜气洋洋的,“我们是不是找到灵石矿啦?”

    何晓婷斜眼看过去,“别吵吵,自己看。”

    几只四顾,它们正在个巨大的地下宫殿中,四周的墙壁点着无数长明灯,将这里照得亮如白昼。

    “怎么看着不太像,”木灵揉了揉眼睛,“幻觉,这一定是幻觉。”

    “没有灵石矿,有地下宫殿也不错,”冰灵很乐观,“大厅里空荡荡的,肯定有藏宝的密室或者传承,我们快去找找。”

    “主人你先休息,我来帮你找。”

    白想要将功折罪,很自觉的四处蹦跶着,寻找可能存在的密室。

    何晓婷也不客气,直接拿出张床来,麻利的铺好,随后爬进被窝里,“我先休息会,你们加油。”

    这模样,还真像是黑心老板何扒皮。

    可惜,她刚闭眼,还没进入黑甜乡,头便跌下只黑乎乎的老虎。

    此黑虎并非是黑毛虎,而是被烧得黑乎乎的翼虎。

    听到动静爬起来的何晓婷震惊了,“炎紫快出来,你不是能把它烧死,怎么还活蹦乱跳的?”

    “这不可能!”炎紫立刻冲出来,看到黑虎的那一刻也很吃惊,“怎么会,它怎么还活着。”

    “问你自己,我什么都不知道,”何晓婷没好气的道,右手已经按在剑柄。

    要是黑虎扑来,她会第一时间拔剑刺过去。

    黑虎大概是尝到苦头,不敢再造次,警惕的看着何晓婷,慢慢缩到墙角去。

    “它可真识时务,”木灵语气不是很好,“躲在墙角不过来怎么办?”

    冰灵杀气腾腾的道,“一起围杀过去,它受伤颇重,必定没有还手之力。”

    木灵和白齐齐点头,“这个可以樱”

    想要苟住命的翼虎嘶吼着道,“我们休战,不打了!”

    炎紫冷哼,“想打就打,想休战就休战,没门!”

    “你想怎样,”翼虎愤愤的道,“我已经被你烧成焦炭,这还不够?”

    “不够,”炎紫甩出朵朵火焰,“带翅膀的老虎太讨厌,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翼虎忙着躲避火焰,脑子竟没转过弯来,“你这话听着怪怪的。”

    等等,结果好像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干掉它。

    顿时愤怒无比,“你竟敢耍我!”

    一爪子拍过去,熟悉的灼烧感又袭心头。

    与异火打架可真不是个好主意,早知道如此,翼虎肯定会谨慎些,不让弱人类何晓婷有翻身的机会。

    事到如今,后悔已经没用,它只能满地打滚,在烈焰中不甘的闭眼睛。

    亲眼看着巨大的翼虎被烧成灰烬,何晓婷才松了口气。

    “阿炎你还需要多锻炼,争取一次性搞定坏蛋。”

    “嗯,”炎紫认真的点头应下,“我会努力的。”

    木灵忽然问,“主人,那只虎休战,你为什么不答应?”

    “怎么,”何晓婷不答反问,“你心软?”

    “当然不是,”木灵扁着嘴不屑的道,“它那么讨厌,坏道骨子里,我才不会心软。”

    它也算是妖,才能与其它妖修顺畅的交流,在那只翼虎身有着驳杂的妖修气息,估摸着吞噬了不少同类。

    异兽只会有妖丹,而妖修可以和人修一样碎丹结妖婴,被同类吞噬后气息经久不散。

    “难怪你们下手狠辣,”何晓婷咂咂嘴,“我记得万妖城的规矩是禁止妖修互残,可城里时有打斗之事,还没妖管,现在看来是我会错意。”

    冰灵点头,“没错,可以打架,因为能磨炼战斗力,却禁止吞噬同类,那样晋大阶时会遭谴。”

    妖族生存不易,妖修的数量不足人修的千分之一,且行且珍惜。

    “可还是会有邪妖,”何晓婷感叹,“和邪修般该死。”

    “我你们能不能有点紧迫感,”冰灵气呼呼的质问,“头的洞口那么明显,再被别的妖发现怎么办?”

    何晓婷与木灵对视一眼,毫不犹豫的回答,“那就先把洞口堵呗”

    自从跌入这地下宫殿后,她就察觉四周有阵法的痕迹,想着自己进来得很顺利,应该是没有杀伤力的隐匿阵。

    其它地方有阵法保护,只要把洞口堵严实点,根本不会有妖发现不对。

    何晓婷如是想着,便掀开宫殿一角的青石板,挖出不少泥土,将通道堵得严严实实的。

    就是从到下,实心的那种堵法。

    白瞪圆了红眼睛,“我们怎么出去?”

    “急什么,”何晓婷很淡定的道,“等我们找到灵石矿,还得在这里挖很久的灵石,不挖完可不会离开。”

    大不了走时再把通道打开就是。

    “不对,”白从旁挑毛病,“你不是答应过何晓江出门十半个月就回城。”

    何晓婷无语,“出门历练遇意外很正常,比如我哥次出门做任务,结果任务没完成,人却在外头滞留好多年。”

    因为这些不可抗因素而不能按时回去,谁也不会多想。

    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起来,“龙凤胎好神奇,连出门就丢的体质都一样。”

    何晓婷好想掀桌,可这里只有她自己拿出来的茶几和凳子,只能退而求其次,又掀掉几块青石板后,她的视线忽然定格。

    到底下竟然埋着盏长命灯。

    埋在土里的灯自然是熄灭的,用清洁术清理干净的灯很漂亮,是由纯金制作而成,头雕刻着精致的双龙戏珠图案。

    电光火石间,她想起每面墙最中央处都多出个灯台,若是把金灯安置其并点燃……

    当然,有四个空置灯台,明这样的灯很可能也有四盏。

    得,啥也别了,找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