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漠孤烟之庆丰城 > 第196章不禁念叨

第196章不禁念叨

 热门推荐:
    昭阳一连多日没有上朝,抓捕昭浦一家满城皆知,昭阳想让昭浦写封信把昭文、

    昭武召到庆丰城来,昭浦知道昭阳的用意,当然不肯写信了,

    只凭彦青说在西郭城提邪府见过昭浦没有真凭实据。

    没有办法治昭浦的罪,平亮在昭浦府坚守多日没有发现东岛人,

    是管家宿城有先见之明,郑屏想起在那里见过彦青,

    宿城立马让府里的东岛人离开庆丰城,他们翻墙而出去西郭城了。

    昭阳称病不上朝,是不想听那些老臣叨唠,昭浦是昭阳父辈,

    把他全家抓了怎么收场?昭阳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收场,心中默默念叨:

    “郭子易,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有点撑不下去了。”

    一双大手从后面抱住了昭阳:“有什么撑不住的?大清早的想我了!”

    昭阳顺势躺倒郭子易怀里:“你回来啦!”郭子易:

    “你一念叨,我在家里待不住了,发生了什么事?”

    昭阳把漠谐来打听消息、收服漠谐的两个随从彦青、彦红,彦青去昭浦府看病,

    发现昭浦曾经去西郭城会见东岛人首领提邪:

    “昭浦是我伯父,明知道他与东岛人勾结,却没办法治他的罪。”

    二人分主次坐好,郭子易:“东岛人无孔不入,那边唆使司马彼造反,

    闲王信心满满,暗杀慕容旷没成功暂且按兵不动,提邪又想从庆丰边陲小镇下手,

    怎么没听你说过你伯父昭浦?”

    昭阳:“父亲的同宗兄弟,父亲在世的时候,跟着父亲打仗,

    庆丰城战事稳定下来,昭浦要求去守边陲小镇西北坡,

    那里和东越城的小镇西郭城接壤,父亲念他打仗勇猛,就把西北坡交给了他。”

    郭子易:“那他全家应该在西北坡啊,怎么跑到庆丰城来了?”昭阳:

    “名义上是回庆丰城养老,实际上是他两个儿子派他回来的,

    咱们回来就斩了国师,昭文是个武将,昭武文武全才,

    他们俩兄弟各自有两个儿子,现在都已经长大成人,看我宗亲只剩下我和昭君,

    昭君又嫁到东越城去了,我在庆国府不问世事,

    他们心里惦记着庆丰城的城主之位,不惜勾结东岛人,可悲可叹!”

    郭子易:“不要说我回来了,让他们急不可耐,等他们一有动作,

    抓到把柄看他们还有什么说的。”昭阳:“你回来了,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铁离和秋枫回来了吗?秋枫生了一个什么孩儿?”

    郭子易:“我是被你念叨回来的,他们都还在家里,郭小宝上幼儿园了,

    郭小庆缠着铁离,秋枫生了一个闺女,我爸妈不让他们回来。”昭阳:

    “好羡慕他们俩,听铁离说过你家里的生活,好想去看看。”

    昭宜是郭子易和昭阳的孩子,郭子易应该可以带他们穿越:

    “等庆丰城的国事稳定了带你们回去看看,不用担心,

    他们闹不出什么花样来,昭宜去哪了?”昭阳:

    “不愿意在宫里待着,铁鹰带出去玩了。”

    “朝霞映红天,长河落日圆,霞光洒万道,准备朝圣还。”

    听到铁鹰在外面念这四句揭语,昭阳:“铁鹰,昭宜早上吃的什么?”

    铁鹰抱着昭宜进来:“豆浆、油条,在庆云楼听了一会书,夸郭先生的。”

    郭子易不想被人知道他回来,隐身了,昭阳:“你刚才念的那几句是说书的说的?”

    铁鹰:“是的,说书的说一段书,就重复这四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昭阳:“让平亮把说书的带进宫。”

    铁鹰:“是!”昭阳懂这四句揭语,铁鹰抱着昭宜出去了,郭子易:

    “这四句是什么意思?”昭阳:“昭准是昭武的二儿子,

    小时候我抱过他,看来和他父亲不一样,等说书的到了就知道了。”

    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平亮秘密的把施琅带进宫,铁鹰:“长公主在御书房。”

    施琅吓得瑟瑟发抖,长公主昭阳是庆丰城城主,

    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被带进宫来了,平亮走到御书房门口:

    “长公主,说书人带到。”昭阳:“让他进来,你在门口候着。”平亮:

    “是!进去吧。”施琅进门就跪倒了:“说书人施琅叩见城主。”昭阳:

    “平身,不必拘束,朕有话问你,起来说话。”

    施琅跪着不敢抬头:“城主吩咐,小的施琅跪着就行。”

    一个说书的如此懂事,昭阳:“三日后回西北坡,就说我知道了。”施琅:

    “城主,小的施琅根本不知道是谁让我干什么。”

    昭阳:“没关系,他会找你联系的,等你下次回庆丰城,

    依然去庆云楼说书,朕会派人和你联系的。”施琅:“遵旨!”昭阳:

    “平亮,送施琅出去吧,不要让别人看到,不然会有性命之忧。”

    平亮:“是!走吧!”黑色的斗篷披在施琅身上,平亮带路送施琅出去,

    郭子易现身:“西北坡有你的人?”昭阳:“就是昭武的儿子昭准,

    这孩子思想远大,不愿意和父辈同流合污。”

    郭子易:“只要他们敢动,就把他们流放到沙漠去。”昭阳:

    “昭浦在我手里,他们会不停的派人到庆丰城来打探,东岛人在背后怂恿,

    很快他们就会有动作的,说书人施琅过不了几天就会回来。”

    郭子易:“我去庆云楼吃饭,晚上回家里睡。”昭阳:

    “反正没人看的到你,让昭宜跟铁鹰睡,你留下陪我吧。”郭子易:

    “陪你可以,我不能留在宫里睡,万一露出身形,你会身败名裂的。”

    昭阳使劲的点点头:“先生,你真好,处处替我着想。”郭子易:

    “我去庆云楼吃饭,顺便打听些平常打听不到的消息。”昭阳嘟嘴卖萌:

    “不能和你一块去庆云楼。”郭子易:“以后会有机会的。”

    郭子易到庆云楼正是饭点,庆云楼高朋满座,上书人施琅卖力气说书,

    各座的客人喝着小酒听着书,惬意无比,庆丰城不禁谈论,说什么都可以,

    郭子易点了几个小菜,要了一壶酒慢慢品尝。

    “你说彦青是什么来头,两代御医被抓,他接管了谭家药铺,而且生意红火,

    比御医谭辉坐诊的时候还好。”“基本上整个庆丰城的病人都去彦家医馆了,

    谁知道他是什么来头?与昭家脱不了干系。”

    谭家药铺是因为治死了人被抓的,没人知道他们暗中勾结东岛人,

    现在情况未明了,不能以勾结东岛人治他父子的罪,官府抓谭辉父子,

    肯定是城主的授意,派谁去接管谭家药铺当然也是城主决定的。

    “不管是谁派去的,老百姓有福了,我去过彦家医馆,抓药、

    听诊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御医谭辉都没有彦青那种水平、那种医德。”

    “曾经在西北坡遇到一个游医就姓彦,难道是他的后人?”

    “不管是不是吧,靠上皇帝家,下辈子都不用愁了。”

    “你没听说过吗,伴君如伴虎!用你的时候什么都可以,

    一旦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小命随时就没有了。”“看彦青的造化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