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主的世界之旅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天不生我圣主,苟道万古如长夜!(3K)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天不生我圣主,苟道万古如长夜!(3K)

 热门推荐:
    利益取舍,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就像那位炎魔王储宁死不屈,她自我感觉重新来过还有机会。现在的地位,力量都仍然有夺回来的机会,所以做一副忠贞不渝的模样。

    但魅魔大君不同,谁也不知道,在深渊中,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被囚禁,利用的魅魔,是吃了多少苦,又做了多少被瞧不起的肮脏事才一步步爬到这个位置上来。

    魅魔是好se,但并不代表她们愿意接受虐待,愿意被侮辱。

    她不愿意重新来过!

    更不愿意当别人的踏脚石!

    好死不如赖活着,就这么简单

    而此刻,吊在炎魔大君身后,紧紧跟随的白毅则相当悠闲。

    这家伙好像是被吓破了胆,又或者觉得自己还有逃跑的机会?埋头就是跑,头也不回死命的往前飞,就算白毅用鼠符咒跟龙符咒,两种神力不断攻击,抽取他的生命跟身上的火焰,这家伙都无动于衷。

    当然,这时候抱着骨龙,咯嘣咯嘣啃得起劲儿的白毅全身上下也散发出恐怖的威慑。

    不光是对外界,对他自己也是截然不同的变化。

    不过是身躯从石头变成了血肉,

    白毅就感觉自身的力量在止不住的暴涨,往常泾渭分明的火气跟神力如今凑成一团滋养着全身各处,如臂指挥,乖巧的不得了。甚至大脑也好似打破了樊笼,恢复清明与自然。

    前所未有的强大!

    他甚至感觉,换做在历险记世界,现如今的自己只需要跺跺脚就能毁灭一座城市。辰龙什么的根本不够打!!!

    不能膨胀,不能膨胀!

    之所以在这么强,有鼠符咒的关系,但更多的应该还是来自世界的臂助。直接掌握火焰之源,一个大世界,四分之一的权柄加持在身,再加上力量属性还跟他特别的合拍。如此,迸发出来的力量绝对不是112那么简单的!

    当然,暴涨的力量虽然都是他的,但来源太多太广。自己,黑气,瓦塔利亚世界意志,

    虽然三方都在尽可能的协调,但凑活在一起,这仨还是给白毅造成了不少的麻烦。

    白毅继续抱着吃剩一半儿,已经没多少力气哀嚎的骨龙向前追逐。力量仍然在不断的强化,迅速的上扬,但与此同时白毅的身体也劈啪作响撒。像是内部塞满了炸药一样,血肉横飞。炸裂的血肉几乎在瞬间便被体表燃烧的诡异黑炎吞噬,并没有遗落,但同样黑炎也还没来得及继续向内侵蚀,破裂的伤口便迅速恢复如初。

    疼痛在所难免,但这一切他早已经都习惯了,最多咧咧嘴,嘴巴,吮吸的再用点儿力。

    仍然还没死绝的骨龙大君,感受脊柱的骨髓被猛地抽干,痛得灵魂之火都在抽搐。

    灵魂波动,激烈的怒骂!

    身后,品味着骨龙灰黑色的骨髓,一边儿戏谑的开口道:“炎魔,你着急跑什么,我又没说吃了你!而且,之前那支杂鱼领军的是你的同族,应该有血缘?要不要去看看,做客一下,我们聊聊?”

    “去你大爷!”

    炎魔抹了把自己不可能存在的冷汗:“一个废物点心,要杀就杀,别想着拿她来威胁,无耻,虚伪!你还不如说停下来,我给你个痛快的死法,那我还能高看你一样!”

    “圣主,你的卑鄙跟无耻丢尽了神灵们的脸面!”

    “多谢夸奖!”

    白毅心安理得的接受下这份儿夸奖,把被他吃的只剩下一小半的骨龙随手一抛,一步踏出,周遭,飓风环绕。

    身躯之上也爆发出一团更加猛烈的火焰,暂时将身上的深渊之火压制下来。

    几个瞬间,他追上了身前一直逃亡的炎魔,手爪上闪烁着刺目的寒光。

    轰!

    一声剧烈的声响过后,炎魔大君的身体在巨大的力道下被抛飞。体表最外层的重甲,后背处炸裂,出现一个巨大的开孔。整个魔摔落在地上口吐鲜血。

    能够贯穿眼魔,刺破骨龙身躯的手爪,第一下居然没能直接撕开对方身上的甲胄,贯穿他的心脏。白毅落了下来,看着砸落,挣扎着想要爬起身来的炎魔。一个瞬身出现在对方身后,一脚踩着他的后背把炎魔重新压了下去:“防御力还算不错,但输在不够谨慎!”

    炎魔给他的观感还是很不错的,一边儿呼叫队友,一边儿给自己套。

    白毅平静道:“但反应慢了,”

    “换做是我,在知道敌人复苏的第一时间就会准备起来。打得过,打不过的情况划分清楚,追击跟后路,以及绝境下应对的策略一个不能少!甚至每样都不能单纯的只是准备一个,没有三五套完整的计划,绝对不会贸然行动,只会是找个犄角旮旯藏起来,没有天时地利任何,宁愿躲藏一辈子,也绝不露面”

    “苟”

    趴在地上,本来还有些正咋的炎魔大君傻眼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确定这玩意儿是古神?这么从心的也能当毁灭者?

    果真,长知识,

    天不生你圣主,苟道万古如长夜!不能吊锤就要怂,这可太棒了!

    “是吗?”

    白毅笑了:“想要么,我可以教你!当我的眷属,我保你永远会再翻车这副表情,算了,深渊啧啧,忠诚也没什么不对!”

    看着扭头沉默盯着自己的炎魔,白毅摇摇头。这群认死理的家伙。当然,也有可能是深渊掌控的太过完美,没人敢背叛。

    他其实是想要收下这个炎魔大君的,人真不错,谨慎的性格如果最后能打包带走的话,相比在回历险记世界之后,能帮自己做不少事!

    毕竟,

    现如今,经过刀龙一段儿时间的调教,施法者的框架大概是搭建起来了,但魔物这边儿还差得很远。

    八大恶魔地狱圈进一千五百年,

    一代又一代的圣斗士跟代代相传的法师们,秉承着他们的正义,把整个世界的恶魔跟魔物种族清理了个边。绝大多数被杀戮灭绝,做成了标本亦或者被提取了身上有用的材料后毁尸灭迹。

    十不存一,剩下的那些也大多被封印起来,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里。

    释放,

    那是一个大工程,而且数量上还真是一件麻烦事儿。更别说被封印了几百上千年,这些家伙们还能有多少力量留存?

    需要打个问号!

    也因此,

    异生兽,

    无惨细胞,

    与黑影兵团同样脱胎黑影王国的魔物,

    以及标本复活的技术

    等等,

    在上次,从漫威世界归来的时候白毅就跟刀龙商量过。这些都得刀龙领导,打工可以选择那些施法者,但领导者的位置非刀龙莫属,毕竟这些施法者们曾经都是黑气巫师,一个个的,手段极其残忍。不怕他们搞出麻烦,但害怕这下家伙搞出解决不了的麻烦来,炸了学院!

    看似计划宏大,但讲道理真心不够!

    施法者们是他用来限制正气的一个工具,但并不代表换皮之后的施法者就要做个纯粹的间谍。法师们应该承担的职责他们要,同时关键时刻盗取消息,甚至是干扰人类跟辰龙一家的幺蛾子。

    说白了,施法者们就是个保险。除非关键时刻,否则正常情况下,他们还是正气一方,做“正义”该做的事情。

    也因此,

    异生兽,或许会在历险记世界复苏的杀人鬼,魔物什么的,对比会更加强大的正气阵营,就显得单薄了!而且,但凡大世界,好比漫威,瓦塔利亚哪一个不是种族繁荣?人类或许算是主角,但其他的种族也不差!

    单依靠世界内部,太难了。没个几百上千年都难有成效,所以白毅只能从外界物色

    炎魔,真是一个不错的种族,要实力有实力,而且足够邪恶。尤其是自己面前的这位,慎重的性格很讨喜,但无奈深渊留下的印记太深刻了。

    “看来,是谈不拢了!”

    白毅笑了笑,而下一瞬,右爪抓紧炎魔大君的脑袋,鼠符咒神力逆转,将对方身上的生机源源不断的抽离,填充到白毅的身躯之中,用来抵抗深渊之火的灼烧。

    捏着脑袋,转身去寻回骨龙骨架的白毅没有注意到,

    正在迅速濒临死亡的炎魔大君,双眼中流露出来的那一抹绝望。

    不是,干嘛呢?

    我都还没回话你就痛下杀手是,大佬,收小弟也总得给个考虑的机会吧?有一秒钟么,有么?不知道而且,你哪儿看出我这么不怕死了?讲真,复活虽好,但屏蔽了绝大部分记忆,只剩下传承,从出生地重生,在底层向上攀爬的感觉真没多好!

    当然,这不是他没骨气,

    而是深渊对大君,甚至对魔王的束缚真没想象中的那么严重。被人挖墙脚就挖呗,反正烙印刻在身上,死就算了,自己先背叛的自然不会再享有深渊复活的机会。可如果再想回来,只需覆灭一个世界,那深渊也不会多说什么,再次接受也无所谓!只是先前的势力跟在深渊的会被其他的领主跟大君们瓜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白毅也相同,不管在什么世界,他火之恶魔的身份永远无法消除,历险记就是他的根本。或许也有彻底脱离的办法,但白毅不知道,

    而且,他也并不知道炎魔大君心中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