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你到底会不会打虐文 > 第一五一章 蛋清洗头

第一五一章 蛋清洗头

 热门推荐:
    孙奇文彻底放弃任务后,努荔跟系统商量,最后自己敲定了办法。

    首先在温柔娇弱的池崽这方面下手,努荔和系统都会尽量保证,不让池伟嘉一个人独处,一面被想害他的人轻易得手。然后要阻止孙奇文靠近男主角,想办法禁锢孙奇文,让他失去行动自由的能力。

    努荔每天都要谨慎小心,防止他对男主角下毒手。

    努荔猫跟着教授正式搬回家那天,教师宿舍热闹得很。喜欢清静的教授却谢绝探访,同学里的女装室友王正祥,陪着教授的外甥池伟嘉搬东西,才有机会蹭进宿舍里。

    教师宿舍两人一间,然而王正祥进门就看见了奇怪的一幕,另外一个学院的讲师,正跪在一猫咪荔荔面前。

    听说,那猫是池伟嘉捡的,然而讲师对着学生的猫,跪得毫不腿硬。那只猫在讲师的额头上按了一下爪,讲师便兴奋地念叨着“我有了我有了”,然后端上了炸鸡可乐。

    于是女装膈应地喊了老师好,然而在听了池伟嘉的平时案例、又听营销的讲师额外吹捧灌输后,也忍不住被猫奴们洗脑:“原来是真聪明啊,荔荔快成精了吗?”

    季千里扭头:“他就是迷信。”作为教授,学生面前季教授树立了正确的榜样。

    池伟嘉却跟室友悄悄乐:“都不用花钱供猫粮了,也挺好的。”

    正吃着炸鸡喝着可乐的努荔,鸡腿挂在嘴边,躺在桌上已经自认了是国家特级保护废物,半边啃得精光的骨头光可鉴人。

    猫咪嚼着嚼着,嘴边的骨头跟着节奏地划动,圆滚滚的肚皮瘫在沙发上,一只猫表情像个悠闲自在的人类,好不自在一派逍遥。这个猫还真不把自己当个猫了。季千里扯掉它的鸡腿。

    那只猫拍桌子就站起来,冲着季千里“喵喵喵”理论。

    季总裁狠狠帮他的猫下了指标要求:“都成猪了。没瘦五斤到十斤之内,都别吃了。”

    王正祥偷偷听着背后,没想到那个帅气的曾误会摸他的教授,私下一反刻板正经的形象,居然还有点腹黑。池伟嘉悄悄跟室友讲,讲到喜欢的,就讲得起劲儿:“荔荔不只是成精那么聪明的。她还会记恨呢。”

    努荔猫说话全是喵喵叫,根本没人听得懂,她欲哭无泪:

    系统说着不争的事实:

    努荔猫一脸悲怆:

    系统:

    努荔猫只能躺着嘤嘤嘤。

    圆脸猫昂起了它的小肥脸,仰头望天。怀念的泪水,从嘴角流了下来。

    虽然网上的事情解决了,然而被撤去教授职称再也回不来,王志祥问:“教授还会重新评职称吗,我们支持你的?”

    季千里:“伟嘉毕业能养活自己,我已经满足了。明年不再这所学校当老师了,教授的职称,谁想要谁去争吧。”

    很多学生都感觉教授可怜,努荔猫小声哔哔,实际情况是季千里早已联系好宠物公司,季总裁根本不亏。今后教授的职业生涯,季千里已经做出选择,全面转向企业形式的项目研究,既能拿到足够的报酬养家,也能得到经费继续开展研究实验,工资报酬比在原来的教授老老实实教书还多。

    “教授您还年轻,怎么说话跟七老八十一样?”同样是老师的讲师也舍不得,他感受到教授的悲凉,说话用上了尊称,“季老师,我尊称您一声老师,你养大这么一个成绩优秀、品行正派的孩子不容易。以后,要是遇到什么困难记得回来找我。”

    季总裁走形式,跟这个真情实感的讲师,珍重地握手道别。

    讲师趴在门边目送教授,看得泪水盈眶:“教授,回来记得要带着荔荔一起来啊。”

    努荔猫在车上都听到,背后的讲师撕心裂肺的哭。

    “荔荔啊,以后还要记得我啊!季教授养不起,您记得回来,这里还有一个猫奴愿意养你!您要是想齐人之福,一只猫两个猫奴,我也可以的啊!”

    在搬家车里的努荔猫,听完有点狗血上头。

    已经完全改变了目标的孙奇文,知道自己与对手彻底撕破脸皮。努荔猫偷溜进上次的小区,她趴在树上,准备观察防备孙奇文。

    孙奇文住是便宜的旧小区,当初是为了处理猫,只便宜租了最差的小区最差的房。后来,网络舆论的反转让他被留级,没了毕业证丢了工作的不是男主角,反而成了孙奇文,孙奇文没钱只能住在这个破旧的小区。

    努荔也看出孙奇文的穷困窘迫,但她并不自责。对手如果好好合作完成剧情,规规矩矩按照剧情走,孙奇文至少在原剧情里有工作,后来自己开公司创业当老板。是对手自己作死,损人不利己,才会落到罪有应得下场。

    努荔在窗边的树枝上看。

    破旧的出租屋里,洗头只能靠厕所里的一根水管,孙奇文接了一桶水准备洗头。

    趁孙奇文转身找洗头膏,努荔猫跳进卫生间,摸了摸那桶水,然后抽身就跑。

    孙奇文回来,搓泡泡用洗头膏。他突然眼睛一阵痛,被洗头膏泡沫迷眼了:“妈的,该死,怎么流进眼睛里了”

    闭着眼睛的孙奇文,端起盛水的桶就从头上冲了下去。平时摸索着习惯的破小区出租房的厕所,今天居然有点不对,他感觉,手里的东西似乎有点沉。

    “怎么有哪里不对?”

    但发现不对时,孙奇文已经把一整桶浇到头上,黏糊糊的液体淋了他一脑袋,孙奇文惊恐的睁开眼睛,桶里完全不是自来水!

    “你给我出来,在哪里?你以为看不见我就会怕你吗?”

    孙奇文立刻意识到,能做出这么匪夷所思的事的,只有他的对手。但家里明明应该很安全,孙奇文还是相信直觉第一反应的怀疑。但无论对手潜藏在出租屋的何处,孙奇文心里还是害怕,赶快打开水龙头冲洗头发。

    “我不怕你”

    冲掉就不危险了,不管是什么液体然而打开水管淋头发后,孙奇文终于能睁开眼睛,他却彻底发现了不对

    努荔猫蹲在窗外猫咪的树叶中,兴致勃勃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破房子的厕所里,爆发出一阵前所未有的惨叫:

    “啊啊啊!我一定要杀了你!”

    水管里花花流出热水,一地的温水在厕所地砖上冒着热气,孙奇文挂了一头白白黄黄的鸡蛋花!每个你头发上都或多或少,不整齐地粘着凝固的鸡蛋。

    努荔猫捂嘴哼哼着,跳下树,放心了。

    孙奇文自己对着镜子理头发,半个小时也没理出一块干净的头发。努荔猫一天内可以彻底放心了,一头的蛋花,没小半天时间,不可能出得了门。

    没人注意到,太阳照常升起的今天,一只猫咪溜出破小区,深藏功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