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爷夫人又作妖 > 第158章 白墨言身上的蛊虫

第158章 白墨言身上的蛊虫

 热门推荐:
    聂希哲整个人都不好了,跌跌撞撞扑了过来“弟妹!三弟妹!我可找到你了!白墨言!白墨言!白墨言!”

    苏清漓疯狂点头“嗯嗯嗯嗯我知道我知道。

    招了招手,后面立刻有人冲上来“扶着我二哥,可别摔着了啊。”

    后面那两个腿也有点软,赶紧扶着聂希哲,三个人互相搀扶着向前走。

    “大当家,我们要叫人来吗??”

    苏清漓摇摇头“不用不用,太麻烦了。”

    说完,自顾自的向前走,聂希哲盯着她的背影,一咬牙“跟上!”

    ——

    白墨言陷入混沌之中,感觉自己呼吸凝滞,胸口闷痛,好像氧气都被冻结了。

    那些小红光跳跃进来,白墨言眸光清明了一些,仔细一看,居然是一个一个胖乎乎的红色剪纸小人,围着自己跑来跑去。

    寂静中,似乎还有隐隐小孩子的笑声,还有细微“哒哒哒”的跑步声响。

    白墨言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周身暖了起来。

    他一感觉到能活动了,赶紧坐起身,那些小纸人向他靠拢,带来暖洋洋的光。

    白墨言觉得这些胖乎乎的小纸人特别可爱,此时环顾四周,还有一些小纸人“哒哒哒”的跑去拆那些冰刺。

    小胖手拍拍,那些冰刺就断掉了。

    白墨言愣了愣神,抬头一看,四周还是一片漆黑。

    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轻柔的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从这莫名的黑暗深处传来。

    “带白少爷上来吧~”

    那些小纸人一听这句话,立刻停下手里的动作,一股脑的朝白墨言扑了过来。

    白墨言吓的赶紧伸手抱头“诶诶诶?”

    周身冷意顿时消散,耳目也突然清明。

    他一睁眼,就看到一片黑暗中,无数的红光正在跳动着,而这一方天地之间,站着一个白衣女子。

    “苏……清漓?”

    苏清漓点了点头“白大哥,醒了啊?”

    白墨言头痛难忍,身上的伤也剧烈的疼痛起来。

    苏清漓打了个响指,红光消散,她伸手开了灯,随手捏了个咒诀,在白墨言眉心一点。

    疼痛感瞬间消散,白墨言震惊的看着她。

    “我……这是怎么回事?”

    苏清漓给他倒了杯水“惹到不干净的东西而已,没事的,清理干净了。”

    聂希哲适时的凑过来“臭小子,我看看你的伤。”

    白墨言一愣“聂二哥,你怎么来了?”

    聂希哲突然眼冒星星的看着苏清漓“大师,收我为徒吧!”

    苏清漓“……”怎么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呢?

    后面那两个海云堂手下。

    “对对对,之前金哥就这样……”

    “嗷~”

    苏清漓拍了他一把“快给白白看一看。”

    说完回头就走。

    聂希哲也不敢耽误,赶紧低头去察看白墨言的伤势情况。

    苏清漓站在病房中央,环顾四周,最终目光停留在桌面上的花瓶。

    水晶花瓶里,娇艳欲滴的百合开的正盛。

    苏清漓勾了勾唇角,打了个响指。

    几秒钟以后,一个小红纸人犹犹豫豫的走出来。

    苏清漓双臂抱胸,歪头盯着它。

    剩下四个人都顾不上说话,盯着这奇妙的一幕。

    明明没有眼睛,他们却能感觉到,这个小纸人在和苏清漓对视。

    它似乎抖了抖,最后有些惧怕的,把花瓶后面的什么东西给抱了起来,然后一骨碌丢在地上。

    一条白色的虫子,奄奄一息的蠕动。

    苏清漓蹙眉,撇了撇嘴“太恶心了。”

    刚才腿软的二人组立刻凑上来“那个,大当家,有没有危险啊?没有我们去处理,太恶心了,您不必上手。”

    苏清漓拧着眉头,四处找了找,翻出来一张报纸,丢给那两个人。

    “没啥大问题了,记得把它弄死,抱起来丢掉。”

    两人领命,捏着报纸就过去了。

    白墨言看了看地上蠕动的五厘米的虫子,疑惑的抬头看向聂希哲。

    “聂二哥,为什么他们两个一起去处理那个小东西。”

    聂希哲低头看着他“看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就是那个小东西差点直接把你搞死哦,他俩一起去,是想壮胆吧。”

    白墨言诧异的看着那个小东西,又看向苏清漓。

    只见苏清漓盯着那个唯唯诺诺的小红纸人,轻轻笑了笑“乖,下次还放你出来。”

    听她这么一哄,那个小东西乖乖的跳进苏清漓怀里,消失不见了。

    “啊?它……它听得懂你说话?”聂希哲也没忍住,直接张口就问。

    苏清漓笑了笑“这些小家伙,都是万物的结晶,放在小红纸人身上,能发挥巨大的作用。”

    解释完,苏清漓回头看白墨言“你精神状况怎么样,记忆有没有受损?”

    白墨言摇摇头“我连昏迷之后的感觉都急得一清二楚。”

    苏清漓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他旁边。

    “当时周蓓瑶被带走,应该是距离他们最近的位置,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

    白墨言想都没想,立刻点头“他们说她都快要成为圣女了,为什么还想着逃跑。”

    苏清漓是真没想到,对方会说这句话,当下十分诧异的看向白墨言。

    “圣女?他们真这么说的?”

    白墨言也一愣“对啊,有什么问题啊?”

    苏清漓张着嘴,惊的说不上话来。

    看到白墨言身上的蛊虫,苏清漓能想到对方和巫族有关系,可是,周蓓瑶居然和圣女有关系,她就有些惊讶了。

    不会他们大山里还有什么别的族吧,也需要什么圣女。

    苏清漓思绪有些飘远,当即起身给大金打电话。

    “师傅?”电话刚响了两声,大金就接起来了。

    “找到封阳了吗?”

    “和封特助取得联络了,还没碰面,我们已经在山下了,封特助进去了。”

    苏清漓思索一瞬“告诉封阳别轻举妄动,对方来头不小,明天我们会想办法带他们出来。”

    怕封阳不死心,苏清漓还补了一句“告诉他,周蓓瑶在里面被好吃好喝的供着呢,他最好放一百个心,安心等援助。”

    大金听话的去转达了,苏清漓收了手机,觉得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