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列兵开始的争霸之路 > 三九四有恃无恐

三九四有恃无恐

 热门推荐:
    还有就是这些波斯法尼亚伪政府军的战斗力的问题,这些部队真的如表现出的那么不堪一击吗?

    显然肯定不是,之前的崔波之战时,波斯法尼亚军已经证明了自己。虽然战败,但是在战场部队的表现还是不错的,至少不算丢脸。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

    西方大陆军队,陆军战斗力首屈一指的当数霍达都达尔帝国,这个国家陆军人数庞大,人员素质高且战斗意志很强,任何一个国家也不敢轻易挑战他陆的权威。

    当然对于此法里西联邦是不承认的,在法里西联邦眼中,他们有引以为傲的重炮兵部队,还有历史悠久的各个军团,自己才是西方大陆陆军第一强国!

    这个真的不好评判,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两个大国绝对是前两名,谁第一对于其他国家意义不大。

    在其之后,实力最为强劲的就是崔凡克联邦和波斯法尼亚陆军了,可见他们总体实力也不是相差很大。只是崔凡克联邦凭借数量的优势排在波斯法尼亚之前罢了。

    这是总体实力,到了战场还有单位实力这个考量因素。卡里克争夺战这个令参与过并幸存到最后的崔凡克联邦老兵们称之为伤心之地的地方,也可以证明波斯法尼亚陆军可不是光靠数量才排进实力前五的存在的。因此,如果有波斯法尼亚伪政府军反水,还真是件麻烦事。

    不过因为波斯法尼亚军处于被监视的境地,因此并没有装备火炮等重型武器,如果真的起义,与崔凡克联邦军交战时一定会处于非常不利的处境。

    所以倒底有没有波斯法尼亚伪政府军参与还不好说,但如果有的话还真的非常麻烦。

    戈登揉了揉眉头,仰头靠在椅背,任由火车行驶产生的摇晃轻摇着自己的头。之前自己的命令已经发出,在自己赶到哈兰镇地区之前,任何部队不可以主动出击。

    现在就等自己到哈兰之后,亲自去看看这波斯法尼亚抵抗军葫芦里究竟卖得是什么药了!

    戈登不是不信任崔凡克联邦军自己的情报和指挥系统传递来的情报,而是这些情况在获取的时候可能就存在问题。

    举个简单的例子,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描述出来的差距是很大的,因为在不同人的心目中一件事情的重要性本身就有差别,描述根本不可能非常客观。

    就如同买手机,一个一千三四百元的手机在五十岁或以年纪的人眼中已经是非常好的存在了,但在年轻人手中则完全不够好,就算是三千元级别的手机可能都入不了他们的眼。这就是不同的人看待同一个事物时因人而异所造成的理解差异。

    对战一般的对手的时候,依靠这些渠道获得的情报自然可以借鉴,没有什么问题。但问题就是现在面对的对手不一般,那可是戈登,号称波斯法尼亚第一智将的存在。

    年前自己设计了戈登,成功的用围困的方法迫使戈登撤退,进入自己的伏击圈,不过最后还是让戈登跑了。

    虽说其中有运气的成份,但依旧能看出戈登的指挥水平还是很高的,最起码基恩.索比达尔把戈登当做了相同级别的对手,换做别人戈登很可能都懒得亲自到前线查看情况,在总部遥控指挥足以。

    基恩.索比达尔所不知道的是,他现在所面对的对手不只是斯潘达村的戈登,还有远在后方孔波斯卡的我也在关注这边的情况,一支足有四个师,七万余人的部队已经到达了距离哈兰镇三点五公里的山区边缘,随时准备在崔凡克军队从哈兰镇出来之后给予其突然一击!

    也不是说基恩.索比达尔对北面山区的方向完全没有防范,至少他派出了飞艇部队的全部飞艇在山区空拉网式的来回飞,以图发现一点什么。

    但戈登所料不到了是,山区的树木实在太过茂密了,飞艇的飞行距离又太高,很难发现穿行中其中的西拉王国身穿迷彩服的部队。

    是的,西拉王国虽然还没能全部换装迷彩服,但在前线的野战部队的换装还是没有问题,被安排最晚换装的是守备部队和肯登堡防线与波恩市防线,因为守在防线里的士兵不需要那么好的伪装,在碉堡内操作机枪疯狂射击的人谈个屁伪装啊!?

    基恩.索比达尔是在凌晨赶到哈兰镇的,因为担心半路有抵抗军的游击队袭击,炸铁路,火车这路开的很慢很小心。

    到达哈兰镇之后,基恩.索比达尔立即在指挥部内召集了所有尉以的军官,了解这几天来的情况。

    “嗯,我了解了,也就是说给匪军在夺取梅尔森地区后是沿着森林边缘一路南下的,今天下午攻取了斯潘达村。”基恩.索比达尔指了指挂在墙的作战地图哈兰镇方的斯潘达村道。

    “是的,司令官阁下,入夜前匪军还对我们哈兰镇发动了一次试探性进攻,我们按您的吩咐进行了抵抗,但并没有追击。”哈兰镇负责防务的少校指挥官向基恩.索比达尔解释道。

    “嗯,很好,你们不轻举妄动,这很好!”基恩.索比达尔一边看着地图一边思索着刚刚那名少校军官的介绍。

    这些情况之前基恩.索比达尔已经有所了解,但是绝对没有现在来得直观,那是因为他远在洪都拉斯的指挥部中的地图比例尺太大了,看不大出来自由波斯法尼亚抵抗军的进军路线有什么不同之处,现在一看之下不由得心惊不以。

    虽然自由波斯法尼亚抵抗军的进军路线一直沿着森林边缘由北向南,但实质并不是紧贴森林边缘,由现在的小比例飞地图看几乎脱离森林边缘有五到七公里远,这个距离随着向南前进的过程有所变化。

    五到七公里说是不远,但也不算近了,如果崔凡克联邦军大举反攻,并采取迂回战术的话,很可能会将戈登的自由波斯法尼亚军撤回森林地区的路封死,那样向北逃的路再被堵的话,这抵抗军不就成了瓮中之鳖了?

    基恩.索比达尔绝对不相信戈登有那么愚蠢,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戈登有恃无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