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琴涅槃 > 第1234章:注定要在一起

第1234章:注定要在一起

 热门推荐:
    “阳光”灼热的阳光瞬间出现照耀着两个人,天琴边解开湿透的衣裳边走进府邸里边打趣道:“这是天生就会的能力,你再怎么觊觎也是学不会的。”

    “为夫没觊觎的”泽仲跟在天琴身后,望着湿透显露出来的玲珑曲线一阵口干舌燥。

    真是太考验他的自制力了,重点是她不愿意。

    只是她身上的衣裳看起来似乎不是原来的,虽然和之前出门穿的样式绣纹一模一样,但是他很确定这不是他做的衣裙,幻化出来的终究和人绣出来的不同。

    天琴既然换了衣裳说明她沉睡过,毕竟他在外面等待了十天,她身体总是有些不正常让他不敢乱来。

    “夫君的心思可真是多,怀春的姑娘家都没你这样复杂的心情心绪。”天琴头也不回的说道,这人果然和所有男子都不同,明明很渴望很痴迷她,却总是忍着不敢乱伸手。

    “娘子,你依旧不能调动精神力吗?还是没恢复?”泽仲好奇问道,无视天琴的打趣的话语。

    之前在一些地下世界她也是能调动精神力的,他总觉得天琴这些日子应该还能调动精神力的,否则从这样高的地方落下怎么可能不伤着,没有精神力如何治疗。

    “夫君好奇这个做什么?”天琴把换下的衣裳丢进脏衣篓里,有些无语她的衣裳全是泽仲放洗衣机里清洗、晾晒或是烫好,简直是把贤妻良母完全诠释了。

    “娘子一直能调动精神力,诓为夫说不能是想看为夫究竟觊觎什么想对你做什么吧。若没恢复娘子怎敢进这里,之前这里给为夫的感觉非常危险,瞬间身陨的感觉,不过现在没有任何危险的感觉了。

    娘子从这样高的地方落下不可能没事,没有精神力你如何安全下来。而且你没恢复精神力如何能这样揪住为夫,三百米以上的高度,冲击力都会让你手废掉。”

    泽仲转过视线脱下自己湿透的衣裳,没敢把视线落在一边的可人儿身上,又不能伸手他还是不要找罪受了。

    “这个真没诓你,我骗人后会告诉你的,之前在月族和海一族交界处感觉到吸引力,之后的发生事不想说。我出来后没有恢复精神力所以才变化为婴儿,毕竟婴儿最安全。

    对我没任何危险的地方我有什么不敢进?这里对我而言有很重要的东西,尽管我现在依旧不懂是什么,我吸收了还是它跑了。

    我和你是不同的,就算没有精神力我依旧可以让风托着我,让空气凝实降低下坠的速度,甚至土地变软。

    刚才我让风托了你一把才抓你的,所以你觉得呢?

    我可不是夫君你这样的弱鸡,没了精神力就成任人宰割的羔羊,小视我你会很惨哟!

    我教夫君擒拿和功夫吧,夫君的攻击速度和反应真是太慢了,不放水夫君一分钟都撑不下去,我的衣角更是碰不到。”

    她许久没有和泽仲打架了,她又不是温柔的普通人族贤妻良母,揍他没商量,反正这娘子是他自己求的,自己求来的苦果自己吃。

    “娘子,你不觉得自己欺负人?你这功夫为夫觉得没人能打赢你,你究竟怎么做到这样快的速度和反应的?池子孕育的身体不一样吗?除了漂亮一点肌肤很好也没什么不同呀”泽仲说了一半突然顿住,这姑娘不喜欢他提她身体的事,每次一提不高兴是常态,严重就回池子里沉睡不理他。

    “没错,就是欺负你,姑奶奶可不是普通的柔弱的人族女子,才不做温柔、听话、懂事的贤妻良母,我要做凶巴巴的母夜叉!”天琴得意的叉着腰道,完全没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对。

    “母夜叉?你从哪里看来这个词?”谁带坏这个姑娘的?泽仲觉得自己真的太难了。

    “我沐浴更衣再说。”天琴跳进浴池里随意的游了两下才洗头洗澡,没有及时给泽仲解惑的意思。

    泽仲迅速淋浴穿好衣裳就等着天琴出来,看都不敢看天琴,哗哗的水声让他面色红上几分。

    天琴才走上岸泽仲就拿过柔软的棉布披在天琴身上,帮她擦拭水滴才拿出衣裳帮她穿上。

    “夫君,真不用你帮我穿衣,我又不是行动不便的人,我自己有能力照顾好自己。”

    “嗯,知道,只是为夫很喜欢做这些。”泽仲含笑道,他喜欢这样甜蜜的折磨,能看看就好

    两个人走去大厅里坐下,泽仲直接开口道:“娘子看了什么奇怪的书?”

    “喏”

    天琴拿出一本漫画书,指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道:“她呀,有一个夫君和两个弟弟,一个比一个不听话,每天不做正经事,也不工作全靠她一个人养着,然后她把三个人全揍了一顿,他们就变得很听话,还乖乖的去找工作!”

    泽仲拿过书本看了一下一脸黑线,这暴力漫画书究竟哪里来的?

    “哪里来的?”这绝对不是他买的,他可没买这样的书教坏她。

    “你给我的呀,我还年幼十五岁生辰的时候你送我的,这书后面的印刷是你族的最大城池云天城。”天琴直勾勾盯着泽仲的眼睛,这人郁闷懊恼后悔什么?

    “所以你这么喜欢揍人是为夫教的?”泽仲无语的问道,又是他无意中教坏她的吗?

    “应该不是,哥哥教我功夫的时候我就经常揍他,别看我故意让他赢了,但是疼的可不是我,这叫打一棒给一个甜枣,梦里你给我讲故事教我的,你说这是御下之道。”天琴笑眯眯的望着泽仲,看他脸色又黑掉更是欢乐。

    “什么时候梦到的?”泽仲好奇道,他只知道天琴梦到过前生的自己,具体是什么时候她没细说。

    “十个月多的时候。”天琴想了一下才回答,那是她第一次梦到的泽仲。

    “居然是这么早的时候,娘子,我们真有缘,和为夫说说你的梦里为夫还教过你什么。”他们注定要在一起的,可是这个没心的姑娘一直拒绝他,还磋磨了一百九十二万年之久,若不是云栖他压根没有求娶到她的机会。

    泽仲忍不住扶过天琴的肩膀让她靠着自己,他不主动抱着她,她压根不会倚靠着自己,主动抱自己的几次都是为了折腾他或是教训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