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物合成大师 > 第156章:暴风雨前的宁静(上)

第156章:暴风雨前的宁静(上)

 热门推荐:
    林克在车里闭目养神。

    五分钟后,从白鹤堂内突然涌出大批打手。

    有两人被簇拥在打手中间,而且身上的服饰看起来也更加名贵。

    “老大,出来人了!”

    盗凉人和追风两人被突如其来的阵势吓的肩头一颤,连忙说道。

    林克缓缓睁开眼睛,透过玻璃看到了白鹤堂的最后两位太保,老十和十一。

    笑了。

    没想到来的居然是老冤家,这下有意思了。

    “老大,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盗凉人和追风有些慌了。

    虽然这些打手和林克帮的打手一样都是5级,但是被簇拥在中间,看起来凶狠跋扈的两名头头,却都是lv10!

    这是盗凉人和追风在游戏里第二个看到有后缀的。

    第一位是沙都特种兵队长李子骞,一位30级的首领级。

    现在眼前两位白鹤堂十三太保,全都是10级精英,血量1300点。

    而他们的老大林克,虽然在等级上有优势,但是血量只有可怜的410点,完全不在一个量级。

    这要是动起手来,老大毫无胜算!

    普通和精英之间的差距,只是粗看数据,就能让人感觉到绝望。

    盗凉人通过后视镜看到老大的脸,然后发现

    这人居然还在笑!

    “你们俩乖乖在这里等着。”

    “阿福,我们走。”

    林克话音刚落,推开车门下车,阿福紧随其后。

    迎面而来的十一看到面无表情的林克,顿时压不住心中邪火,开口嘲讽道:“哟,林克帮的老大终于舍得从龟壳中伸出脑袋,到外面走走啦?”

    对于这种水平的阴阳怪气,林克反倒笑了笑。

    实在是太弱了,还没金刚鹦鹉十分之一狠。

    “25号了,来送个月供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看到林克脸上没有任何恼怒,对自己的话更是视若无睹,十一拳头攥紧,刚想再开口说点什么,胳膊上突然多了一只手,拦住了他。

    十一气馁地退后一步,鼻息粗重的喷出一口怨气。

    老十抬手示意,身边的两名打手一脸警惕地朝林克和阿福走来。

    检查了阿福手提袋里确实是三墩钞票,回身点了点头,示意安全无误。

    “你亲自送钱过来,我着实没想到。”老十坦诚说道。

    林克抬起双手,嘴角带着一丝笑容:“怎么,这就是白鹤堂的待客之道,在门口晾着数钱?”

    “白鹤堂的规矩,进门不能携带任何枪支。林老大想要进来也可以,但是需要卸下身上所有的枪,不知道林先生愿不愿意呢?”

    老十意味深长地看着林克。

    可不是所有人都有解掉枪支,赤手空拳进入敌人老巢的胆量。

    可是片刻后老十的笑容凝固了。

    林克将身上的枪带卸下,从车窗扔给盗凉人。

    不仅是枪支,还有身上的飞刀,全都掏了出来,交给二人。

    盗凉人和追风般的飘柔,此时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来到敌人老巢,居然还主动卸下所有武器,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同时两人更加好奇,从老大的身上居然可以掏出这么多武器。

    绿色品质的沙漠之鹰、格洛克17、还有贝索斯1微信冲锋枪、20把飞刀。

    啪!啪!啪!

    老十伸出双手开始鼓掌:“真没想到,林老大居然真的敢卸下所有武器,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此时,林克张开双臂走到两名白鹤堂打手面前,示意他们可以搜身。

    “纵使我们是有天大的仇恨,但是林克帮毕竟是白鹤堂的下属帮派。要是我手无寸铁的死在了白鹤堂,那你们就是坏了道上的规矩。为了20万赏金泄愤,就让白鹤堂名声全无,被所有贫民区帮派所不齿,我想只要是个有脑袋的人,都不会做这种蠢事。”

    “或者说,起码等我出了白鹤堂的门,再动手。”

    两名打手在林克腰腹,还有大腿摸索,摸到林克口袋有一团软绵绵的东西。

    “小宝,出来吧。”

    林克话音刚落,一头小老鼠从林克的口袋中窜出来,一路沿着手臂跑到手掌上。

    “白鹤堂没说过,不准带宠物进来吧?”

    林克轻轻抚摸着手上的寻宝鼠,一脸淡然。

    “笑话,我白鹤堂岂会怕一头小小的老鼠。”十一开口呛道。

    一旁的阿福也完成了搜身。

    老十见状伸出手引道:“请进。”

    林克脸上的表情毫无变化,即便身边围着三四十个白鹤堂的打手,他的内心也毫无波澜。

    林克好奇地打量着白鹤堂。

    不得不说,不愧是漕运帮六大分堂之一,能在贫民区屹立不倒还是有几分本事。

    仅仅是白鹤堂的一个大的演武场,就已经顶的上林克帮全部面积。

    咔嚓!

    一声清脆的手枪上膛声从林克背后两米开外的地方响起。

    “林克,你的死期到了。”

    林克不用转头,就听到十一嚣张的声音。

    “我现在随时都能杀了你,然后再找义父领罪,义父最多关我禁闭,或者暂时罢免我的太保之职,但在白鹤堂我依旧吃香喝辣。”

    林克一脸淡然,看了一眼老十,嘴角不禁扬起:“这种游戏可以结束了吧?想要看我出丑洋相,还是省省吧。”

    林克回过神,眼睛紧盯着十一,微笑没变。

    但是在十一看来,这分明是一朵蔑笑。

    “如果是你一个人出来接我,我相信以你冲动的性格,是真的会开枪射杀我。但是出来接我的是十太保,他是个聪明人,会权衡利弊,知道这么做给白鹤堂带来的弊端大于利益。”

    “简单来说,你身为十一太保,性格冲动好斗,做事不考虑后果,全凭意气。”

    林克意味深长的说道:“所以你这种人吶,龟老永远不可能让你独当一面,发号施令的。”

    “所以,戏演一下就好了,想要看我出丑洋相,不如早点数钱,安排一下出门后的狙杀。”

    “你说呢,十太保?”

    林克转头对十太保笑了笑。

    “不愧是连我二哥都称赞的人,厉害!林老大,里面请!”老十笑着招呼道。

    身后的十一,此刻脸色阴沉的能滴出血来。

    林克在白鹤堂宛如自家后花园,而且几句话无一脏字,却字字诛心。

    因为他评价十一的每一个字都是正确的。

    而最扎心的是,十一自己也知道这一点。

    还被当着手下众人的面讲出来,自己却不能动手杀了林克。

    愤怒的血,涌上头顶,让人失智!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