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 第463章 此枭雄

第463章 此枭雄

 热门推荐:
    秦成业与董济和谈完已是傍晚,秦家设宴款待王笑与姚文华等人。

    这宴席的菜,王笑一看便有些头疼。

    每人一盆米饭,碗碟里是大块大块的肥肉。

    王笑一时便有些落不下筷,侧过头问秦玄策道:“你家吃饭都是这样的?”

    “嗯。”秦玄策皱着眉,叹道:“他们说吃肥肉才能长嫖,打仗才有力气,行军才不会饿死。”

    王笑目光一转,果然见秦家男儿一个一个都体大如牛,腰如圆桶。

    “是哎,怎么就你不胖?”

    秦玄策眨了眨眼,夹起一块肉嚼了。王笑看得分明,见他咬了瘦的部分,剩下的肥肉收筷便时飞快地落在领子里。

    这看得王笑一阵恶寒:“你这……也不嫌油粘身?”

    秦玄策低声道:“不然呢,我要是像他们一样,能有那么多姑娘喜欢吗?”

    “浪费粮食。”

    “不浪费,回头喂我的大黄。”

    王笑摇了摇头,暗道怪不得秦成业说秦玄策成不了名将。

    这时代的打仗,身披盔甲是很大的负重,便需要提高自身的体重,摄入大量的脂肪,皮肉厚实,保护骨骼,战时才不易受伤。并且只有大量的脂肪储备,行军时挨了饿才不至于对战力带来太大的影响。

    这个道理,王笑此时也是了饭桌才想到。

    吃饭是一件很小的事。但从这件小事便可以看出,战争门外汉与将门的差距。

    要是仗着自己穿越者的身份便想跟人家专业打仗的人掰手,怕是不知道怎么死的……

    王笑做不出秦玄策这种挑肥肉的事,老老实实地吃了几块,只觉腻得喘不过气来。

    ——你们好歹煮好吃点啊。

    接着王笑一转头,便见秦山湖正用老母亲般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举动,似乎很是欣慰。

    “侯爷多吃点。”秦山湖笑道。

    他时年三十八岁,标准的大肚将军体型。

    “唔,好。”

    秦山湖又道:“锦州的肉也不多了。今日侯爷来了,我们特地多杀了几头猪。”

    王笑不知他这句话的目的,自己总不能再运一船猪过来。

    也只好笑着谢过。

    秦山湖很是豪爽地举起碗,大笑道:“还要谢谢侯爷送来的粮饷,某敬侯爷一碗!”

    秦家的酒很辣,王笑一杯下肚便有些头重脚轻。

    他转头一看,才发现姚文华、何伯雍竟然已趴倒在桌呼呼大睡……

    这!

    这才刚开吃啊……怎么就趴了呢?

    王笑登时暗道不好——自己才来了小半天,再要刚桌就要给放倒了,还怎么服众?

    接着,只见秦山湖身后还有许许多多秦家儿郎站起身,一个个都端着碗。

    这只看这阵势,王笑心里又是一个秃噜!

    显然是捱不住的……

    秦山泊已凑过来道:“哈哈哈,某也敬侯爷一杯!”

    “哈哈哈,大家一起喝一杯便是。”王笑道:“军情紧急,待来日破了敌兵,我再与大家一醉方休!”

    秦山泊大笑道:“侯爷和四哥喝了,可也得和我喝一碗。这点酒漱个口,哪就至于醉?听说侯爷家里原先是酒商,总不会这点酒量都没有?”

    王笑盯着他那肚子看了看,再看看自己,心中暗骂不已。

    这是在秦家,他也没指望秦玄策能给自己解围。

    “禁酒令是我倡议的。”王笑只好哈哈大笑道:“今日见了诸位为国守土的好男儿,饮了一杯已是破了例,实在不好再饮。”

    他既要给秦家面子,又不能让他们灌下了。只好见招拆招。

    只是这扯着嗓门大声说话,实在是喉咙痛得很。

    当然,秦家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今夜还有的周旋。

    秦山泊已笑道:“哈哈哈,侯爷莫不是看不起我们这些老粗?”

    王笑本已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正打算再“哈哈哈”一下……

    下一刻,秦小竺却是快步冲进堂来,摊开手便拦在他面前。

    “你们别欺负他呀。”秦小竺喊道。

    王笑被她这么一拦,愣了一下。有些感动也有些无奈。

    秦山湖大笑道:“你这妮子跑来做什么?你自己吃过饭了?”

    “四叔、五叔,你们欺负人。”秦小竺道:“人家好心好意送了粮饷来,非得灌趴了?”

    “瞧你说的,我们敬重侯爷才想敬他几杯。”

    “呸,你就是欺负人。”

    王笑便拉了拉秦小竺,道:“我和几位将军相逢意气,多喝了两杯,不妨事的。”

    接着,他又向秦山湖等人笑道:“哈哈哈,小孩子天真爽快,说什么欺负不欺负的。言重了,言重了……”

    秦小竺一愣。

    接着,她抬脚就踩了王笑一下。

    ——呸,跟我叔叔们喝两杯酒,我就成你小辈了?

    她往常也不少对王笑做这样的小动作,此时下意识做出亲近的动作,却又马反应过来这是在家里,便低下头,有些含羞带臊起来。

    王笑便看了秦小竺一眼,眼神似在说:“你别闹啊。”

    两人这举动落在秦山湖等人眼里,看得他们又是一愣。

    气氛便有些异样起来。

    秦玄策登时暗叫不好。

    ——哎哟我的姐姐,踩了就踩了,你羞个啥劲啊?我们秦家又不是钱承运家,要让这些个叔叔们知道你们的事,剁了王笑你信不信?

    秦玄策心中焦急,飞快地冲王笑摇了摇头。

    接着他目光一瞥,见大堂外蔡念真正往这边探头看,便连忙招了招手,示意让她来把秦小竺带走。

    蔡念真便款款走进来,拉了拉秦小竺,道:“我们快走吧,哪有女儿家跑到宴席闹的……”

    她不说后面这一句,秦小竺许就跟她走了,此时秦小竺便鼓了鼓腮帮子道:“那有什么?我们家又不是什么书香门第,王笑也不是什么外人。”

    蔡念真有些尴尬,捋了捋头发,她手拉着秦小竺的袖子,目光不经意间便又瞥了王笑一眼。

    那边秦山湖再看王笑,目光中已带了审视与不悦。

    就好像在说:你这个已经尚了公主的驸马,莫非勾引了我秦家的女儿?

    “嗯哼?不是外人?”

    王笑登时便感到有些压力。

    这还不如让人给灌趴了。

    他转头向秦成业看去,却见那老头嚼着肉在吃,眼睛盯着这边,却不开口。

    “哈哈哈,确实不是什么外人,秦总戎还不知道吧?我与玄策已拜了把子,与亲兄弟无二。”

    秦玄策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道:是吗?那你怎么也没叫过我几声哥哥?

    那边秦成业却是来了些兴趣,朗笑道:“是吗?我这孙子竟有这般荣幸,能与侯爵兄弟相称?”

    秦玄策连忙站起身道:“回祖父,确是如此。”

    “这是我的荣幸。”王笑拱手笑道:“我来了秦家,便像是回了自己家一样。在座的都是我的哥哥,‘姐姐’,叔叔……”

    秦成业深深看了王笑一眼。

    只见那少年郎笑得一团和气,身的气势全然卸了下去,仿佛一个纯良恭逊的孩子。

    秦山湖被王笑唤了一声‘叔叔’,哈哈大笑起来:“这样啊?不敢当不敢当。”

    气氛再次热闹起来。

    王笑心中微微得意,果然,最后还是自己这个绝招最管用——认亲戚。

    陛下是我老丈人,钱承远也是我老丈人,白义章、崔平这些隔老远的亲戚我都能叫舅舅。

    多认些叔叔就多认些吧……至于秦成业,我倒是想叫你一声爷爷,你敢应吗?

    这种装乖卖巧的把戏终于又使出来了!

    一团和气间,王笑暗自也舒了一口气。

    “呼~差点被看出来我对小竺居心不良……不对,我们明明什么事都没有……”

    ~~

    宴后,秦成业向董济和问道:“席间的事你看到了,如何?”

    “刚则易折,此子为了笼络秦家,不惜俯低作小,此枭雄之姿……”

    ~~

    是夜,蔡念真捂在被子里,一整宿无法入睡,脑子想的尽是宴中之事。

    “小竺,你先出去吧,跟你这位……姑娘去玩吧。”

    “奴家……蔡念真。”

    “唔,小竺你和蔡姑娘去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