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王富贵 > 第234章 皇恩浩荡

第234章 皇恩浩荡

 热门推荐:
    王岳很愤怒,但是蒋太后却不管了。

    “哀家拿出了五百万两,收回五百万两,半年之内,没有利息,哀家损失可不是不小啊!”蒋太后满脸的不甘心,还叹气道:“小富贵啊,别看哀家是皇太后,家大业大,可家大也有家大的难处,一开门什么都要钱。陛下又是个不会算账的,没有哀家盯着,这宫里啊,指不定都要喝西北风。”

    “哀家私下里借给你钱,可不许让别人知道,不然又有人胡言乱语,说哀家偏心了。”

    王岳幽怨道:“太后,您看要不要我写个欠条,也好说话。”

    蒋太后愣了片刻,咳嗽道:“行了,哀家还不相信你!别跟哀家玩激将法,这宫里的事情,还是我说了算!回头哀家就让人把银子给你送去!”

    王岳从宫里出来,感受了满满的恶意,想当初,蒋太后多单纯的人啊,为了给儿子买名声,毫不犹豫就拿出了三十五万两,交给自己,根本不要回报,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就忘记了初心,真是万恶的资本!

    一个好好的人,竟然变成了斤斤计较,还跟我算利息,你不会良心有亏吗?

    王岳带着一肚子的憋屈,直接回家了,他必须要好好想想,半年之后,怎么应付老太太,想要多二百万两收入,可不容易,几乎相当于半个岁入了。

    半年挣半个岁入这是要我跟户部比挣钱的速度啊!

    这老太太,还真高看我的本事!

    王岳愁得头大却不知道此刻的京城,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不管是后浪还是前浪,所有人都浪起来了。

    张璁在内阁会议上,公然承认,他提出的办法,是恩师王岳指点的。张璁说得理所当然,他丝毫不觉得这是给王岳惹祸。

    相反,张璁认为这是一个绝妙的点子,堪称是创举,能载入史册的好办法。

    大明朝最弱的一项,就是财税,这个祸,有人归咎于朱元璋。当然了,老朱背的锅不少,不差这一个,不过要是强迫朱元璋,看穿二百年历史,提前制定出种种国策,也着实为难他老人家。

    而且朱元璋面对的是百废待举的一片疮痍。

    他那时候就是休养生息,不论是官制,还是税制,都务求简便明了,能不折腾,就不折腾。

    也正因为老朱的努力,才有了洪永仁宣的盛世。

    不过发展到了现在,征税已经变成了各个利益集团博弈的战场。

    谁都必须绞尽脑汁,斗智斗勇,还有斗狠!

    像张璁,他这个人够狠,但是智勇虽然也不差,但是跟王岳比,还是差得太多了。

    以品级津贴取代优免,着实让张璁眼前一亮,甚至可以说大开眼界,思路一下子打开了过去他光想着强推清丈,从百官嘴里夺肉。

    可王岳这一招,让他有了不同的认识。

    你们不是要免税免赋吗?

    好啊!

    老子依旧给你们减免,不但减免,还以津贴的名义,直接发给你们,让你们方便省事,直接拿钱拿粮食,看你们说什么?

    这样一来,能堵住绝大多数官员的嘴巴,看你们还怎么反对?

    但是呢在津贴背后,却是彻彻底底清丈地方上不存在优免的土地,也不存在可以不服役的特殊群体。

    大凡政令,最怕的就是复杂。越是复杂的东西,就越不好执行,看似面面俱到,实则漏洞百出。

    评价一部法令的好坏,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看文本中,“等”出现的频率,一旦太多,绝不是什么好的法令。

    譬如说,给官员制定优免的上限,一家需要交纳一百石的田赋,朝廷给免去三十石,还剩下七十石看起来很简单,可问题是田赋总数怎么确定,哪些田亩是优免的,这中间是怎么计算的,有没有漏洞事实上,就是因为复杂的操作,所以才造成士绅官员家中,不管有多少田亩,都会被免税。

    现在朝廷出钱,给官吏津贴,地方一律清丈,没有了优免,统统征税,最大的漏洞就给补上了。

    这是典型的花小钱,办大事!

    而且还附带解决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大明的俸禄太低!

    还是那句话,大明的俸禄过低,也不是朱元璋的问题。

    你不能拿亏心的老赵家和老朱比。

    人家老朱堂堂正正打下的江山,让当官的能过得下去就够了,怎么可能把士人当成祖宗供着?

    事实上,在洪武朝,很多官员都说过,老朱给的俸禄,足够过日子了。

    可问题是接下来的百年发展,商贸繁荣,大明的物价快速上涨,扣除粮食波动较小之外,其他的东西都在涨,北京的房租都涨了十倍不止。

    坦白讲,一成不变的俸禄的确不够过日子。

    可若是按照品级,发放津贴之后,官吏的收入普遍能增加一倍。

    这对贪官不算什么,但是那些洁身自好的官员,却是能得到极大的优待。

    朝廷能抓住清官的心。

    瞧见没有,什么是好的政策?

    首先占据了大义,师出有名。

    其次,简化了复杂的过程,一步到位。

    最后,还拉拢了盟友,孤立了敌人!

    谁说变法一定要得罪人的?

    真正的变法,应该是让朋友多多,敌人少少,不断壮大新的利益集团,才能取代旧有的力量。

    张璁越发相信,师父所讲他有办法让变法成功,不是一句空话!

    这个办法的好处,不只是张璁看得清清楚楚就连几个才子都赞不绝口,比如唐寅,他是六品官,能够得到12石粮食津贴,另外还有相当于12丁工钱的72两银子。

    文征明比他低了一级,不过也有10石粮食,60两银子可拿。

    “伯虎兄,说起来咱们进京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好好吃一回,回头我请客,再叫上祝兄,他前些时候处置了西山的事情,干得漂亮,还没有给他请功哩!”

    唐寅忍不住轻笑,“文兄愿意请客,那是最好。可我就怕祝兄他高兴不起来!”

    “谁说我高兴不起来?俺祝允明就这个心胸吗?姓唐的,你给我说明白了!”祝大胖子从外面风风火火,冲了进来,宛如一庞然大物,拔山倒树,声势骇人。

    到了唐寅和文征明的面前,他气哼哼道:“你们是不是想说我外祖父的事情?”

    文征明连忙摆手,“不是我,是伯虎兄,是他说的!”

    祝允明哼了一声,“我啊,倒是觉得,他们徐家要是聪明,就应该老老实实,别跟朝廷做对。毕竟害死于少保已经够丢人了,要是再对抗变法,可真的要遗臭万年了。”

    原来祝允明的母亲是已故阁老徐有贞的女儿,徐有贞最被人铭记的就是陷害于少保祝允明科举不顺,仕途暗淡,也跟他的身份有关系所谓的才子,谁不是一肚子的苦水,运气好的,谁当才子啊!

    “伯虎兄,文兄,我打算上书谢恩你们愿意跟着不?”祝允明发出了邀请。

    唐寅和文征明几乎没有迟疑,立刻点头。

    于是三位大才子联手炮制的谢恩表送到了朱厚熜面前。

    他们盛赞新法,大呼天恩浩荡,把朱厚熜说得跟尧舜在世似的。

    有了他们三个带头,一大批的帝党官员都跟着上书,尤其是一些年轻的清官,他们还来不及享受多少投献的好处,能多拿点津贴,在京城活得轻松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更何况能光明正大拿津贴,干嘛要费尽心思逃避税赋,没有道理啊!

    这帮年轻人哪里知道,那些高官家中,有多少产业,每年能有多大的利益王岳在无形之中,竟然又给那帮老臣狠狠的一刀!

    只是这还不够,

    张璁笑吟吟找到了杨旦,“杨天官,本阁和你说过,要一起上表,叩谢天恩的,我都写好了,你联名就够了!”

    张璁丝毫不管杨旦惨白的脸色,直接将谢恩表甩到了他的面前有本事就不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