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云烟畔见烟云色 > 九百七十六章 笑话

九百七十六章 笑话

 热门推荐:
    说实话,这场仲秋宴有不少的人都是来看许烟笑话的。他们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许烟没有了王洛两师徒的支撑后能将这个宴会筹办的怎么样。不过目前来看,除了这一段歌舞以外,剩下的地方竟然和往年的水平差不多,甚至与往年相比还要再高几个档次,这就不得不让他们刮目相看了。

    许烟一边装作含笑的模样与台下的大臣们不时互动着,一边在想着这场宴会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她都快要装不下去了。倒也不是因为这宴会的气氛之类的,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帝,十几年如一日这么过来的,怎么会因为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状况就乱了阵脚?

    她只是因为他而已,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他到底给她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她如此想着,自然也就坐不住了。她时不时地瞟向他,看看他是不是也如她一样,在期盼着这场宴会的结束。可是让她失望的是,她没有在他的脸找到丝毫答案。

    她隐隐约约的觉得今夜的云起有些不太寻常,跟以往的他表现得像是两个人似的。他一句话都不说,只是闷头喝着酒,一杯接一杯,没有尽头。许烟的动作终于被旁人发现了,这个人自然是离她最近的大宫女。她低头靠近许烟,轻轻在她耳边提醒道:“陛下,下面的人都在看您呢。”

    许烟只好强行压下自己心中的那一点怪诞感,重新将目光放到现在的宴会来。她清楚的知道每一步流程,她知道接下来会是每一桌的大臣起身向她敬酒,说些祝酒词。他也会起身,他会看着她饮下他杯中的酒,与其他人一起向她道着平安吉祥的话。再接下来,她便会宣布宴会结束,剩下的时间便都是他们二人的了。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操之过急,她与云起现在也不过只是刚刚开始的关系而已。她才强行将他宣进宫中没几天,万万不可因为急火攻心而乱了阵脚。她应该一步步来,他总会爱她的,她要等。

    想到这里,许烟对大宫女点了点头,而后拿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对台下的大臣们道:“今日大家可尽兴?孤想着一起聚聚,好让各位有个热闹的氛围,值此佳节也才算是不失了感觉才对。”

    她这句话一出,台下的诸位瞬间便明白了许烟的意思。由第一桌的大臣们首先起身举杯向许烟祝贺,他们都是聪明人,这些个流程也都是不知道在往年的宴会中重复了几遍的,所以很快的,所有桌的人都向许烟和许国送了自己的祝福。

    许烟自然看到了云起,他在第一桌大臣之中,随着他们的身影一同站起来。她的眼睛直直的落在他身,那一刻,她的世界里好像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威武大将军声若洪钟,与他一桌站起来祝贺的大臣们的声音统统被他一个人的声音盖了下去,只能听到一点余声。

    她努力地想要听清他对她说的,于是表情不自觉的表现得有些呆滞,只死死的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好在没有白费辛苦,她听到了他的祝福。无一例外的,是和他们一起早就编排好的祝福话语。

    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她以为他会对她说些什么特别的话,哪怕只有几个字的改变,她也可以安慰自己说至少在他心里,她是有一点点不一样的,他希望自己能够给她送不一样的祝福。可是这简直就是空想,连许烟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罢了罢了,她明明已经知道了他的性子,又何必强求他做这些事情呢?她收回了视线,正准备接受下一桌人的祝福时,听到了他余下的后半句话。他的声音低低的,若是不仔细听便会被淹没在那些桌椅与地面的摩擦声中。按理说她是不应该听到的,可不知道怎么,她就是听到了。

    那声音带着些不易被人察觉的痛苦,传到了她耳中“祝陛下万寿无疆。”明明是开心的祝福的话语,他却说得有些哽咽。许烟当即便愣在了原地不能动弹,她怔怔的看着已经坦然坐下的云起,心中好像已经有了一些奇妙的预感。他应该是不知道自己听到了那句话的,她无比确信。

    宴会终于结束,大臣们稀稀拉拉的退场,许烟一早便退了出去,走在了回寝宫的路。今天出乎意料的平静,没有她想象中的硝烟场景,自然也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什么有心人会在宴会下手害她之类的事情发生。

    可能是太过顺利了些,所以她才会肆无忌惮的将整颗心都放在他身。回想起正常宴会来,她好像只是在看着云起,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她知道他中途出去了一会子,她很想派大宫女出去看看他究竟去见谁了,可是理智终究还是战胜了自己那颗好奇的心,将她及时的拉了回来。

    她脚下若有风似的,匆匆的赶向寝宫之中。她倒是不要紧,可苦了后面随行着的宫女。大宫女见此情形,忙追前去让许烟慢些,小心天黑路滑,不小心伤了碰了可就不好说了。

    许烟现在哪在意这些,她心里只记挂着他们的约定,只恨不得自己不能再快一些,好赶紧回去再梳洗打扮一番等着他的到来。大宫女见她这个样子便知道是劝不住了,只好哀叹一声示意身后的宫女们都跟紧了,千万不要走丢了才好。

    事实证明,许烟的辛苦没有白费。当她坐在梳妆台前时,据暗卫的回报,那些臣子们还在宫门口拉拉扯扯的你让我我让你呢。听到这个消息,许烟才松了一口气。

    那些臣子们的规矩繁多,就算再怎么政见不合,可是该做的礼貌模样是半分都不会少的。云起作为新人,品阶不高,自然要等那些高位大臣们礼让完了才会回来。

    可是就算这样还是不能放松警惕。许烟立即吩咐大宫女为她补一补面的妆容,顺带再换一身日常些的罗裙。都到这份了,大宫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感情她们家陛下一路玩儿命的往回赶,就是为了云公子啊。得,她算是服了。也不知道这云公子究竟是哪一点吸引了她们家陛下,把她们家陛下治得服服帖帖的。

    不过她就是一个小宫女,能说什么不是呢?于是便只能按着许烟的吩咐给她梳洗打扮着了。女子打扮的时间总是很长,许烟一边催促着大宫女,一边有些不安地向外张望着,吩咐暗卫一定要在云起快到寝宫门口的时候就通知她。

    正当她焦灼不安的时候,暗卫的声音在窗外响起:“禀陛下,云公子已到庆云宫。”许烟一听,当即就炸了。什么?庆云宫?!那不就在她寝宫前面吗,不就意味着他马要到她宫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