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吃了最强人造果实 > 第111章 再会宫平

第111章 再会宫平

 热门推荐:
    贫民窟核心偏僻的小巷,垃圾堆叠,满目萧索。

    暗巷之中堆满了破烂的物品,弥漫着让人几欲呕吐的混合味道,偶尔还会有几只黑老鼠窜来窜去。在这条街巷上有一个建筑显得尤为特殊,白壁耀顶,暗光涌动,它的整体由崭新的瓷砖堆砌而成,但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这些瓷砖实际上并不是全新的,而是像从垃圾堆中捡出来后重新清理刷洗干净后精挑细选出来的一样,精致却鄙陋。

    建筑内部,一个看起来稍微精致的房间之中,宫平一袭白衣,以奇怪的姿势蜷缩在了破旧的沙发椅上,面无表情,手里端着一碗清粥,却迟迟没能咽下。

    他并没有太过沮丧,毕竟他已不是第一次被打败,或者说,他经常被打败。

    只是那种难以言喻的不甘,还是会时不时涌上心头,涌入自己的脑海,让他几欲崩溃。

    恶魔果实

    超越普通人的可怕力量,变强的最快捷径。

    宫平知道自己为了得到这股力量付出过什么样的代价,他本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果实,终于能够将自己心中的正义得到最真切的贯彻,但万万没有想到,现实总是给予他最无情且沉重的打击,这一次,摧毁了他的一切。

    如果说一个人最负能量的情感是什么的话,那恐怕就是羞愧了。

    羞愧至死,似乎从来都不是一个夸张的词汇。

    现在,宫平正是处于羞愧的极致,他觉得自己愧对于自己区长的位置,也觉得自己愧对一切,愧对于自己的努力,愧对于自己的能力。

    好在,终于有一个声音打破了沉默的空气,让他从愧疚的情绪中带了出来。

    将这股情绪,转化成了愤怒。

    “呵呵呵呵”

    一个奸邪且充满嘲弄的笑声从他的耳畔响起,每次听到这个笑声,他都感觉自己内心的火焰被瞬间引燃,只想毫无保留地将这份怒意宣泄出来,可是又无从下手。

    没错,又是那个该死的小丑,那个摧毁了他一切尊严的家伙,他现在竟然又再次出现了。

    他不是已经离开了么?为什么又出现在了这里?

    “你又回来干什么?”宫平语气平淡,但声音却已经变得有些奇怪且哽咽。

    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是那种莫名其妙泪点很低的人,就连跟别吵架或是突然情绪发生波动的时候,眼泪就会情不自禁地夺眶而出,让他忍不住想要哭出来,而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

    正义,圣母,最后只是弱得可笑而已。

    “呵呵,如果我说我只是想你了,你相信吗?”斯麦尔桀桀笑道。

    “人们都只愿意相信他们想相信的事,你现在想让我相信你么?”宫平放下了粥,却并没有回头看他。

    “我想让你做任何事,你恐怕都只能无条件的顺从,所以不管想让你相信什么,其实这都不是什么难事!”斯麦尔说。

    “好了,别打哑谜了,开门见山吧!”

    宫平曾经认为自己是非常有耐心的,甚至在面对比自己弱小的敌人时,总会摆出那副居高临下或是高深莫测的表情和姿态,但此刻他却已经放下了自己所有的架子,甚至已经摆不出丝毫的架子了。

    “好,我也喜欢快人快语。我想在你这里藏几天,当然,你还要作为我的训练对象,帮助我训练!”斯麦尔说。

    “看样子,你好像认为我没有办法拒绝对吧?”宫平问。

    “没错,你现在的状态,我想控制你应该非常容易。而且你一定早就已经发现了,我现在的远比前几天和你战斗的时候更强!”斯麦尔淡淡道。

    “好,我答应你。先明后不争,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惹了什么大麻烦,如果这麻烦波及到了我,我不可能会选择牺牲整个贫民区来给你当挡箭牌!”宫平这一次斩钉截铁地说。

    斯麦尔的笑容渐渐凝固在了脸上,他本就瘦削的面庞现在更是犹如刀斩斧劈一般,充满了冷酷幽深的棱角。

    “放心,那我们今天就开始吧!”

    宫平重新拿起了汤勺,缓缓搅动着桌面上的那碗粥,却终究是再没有喝进去。

    交谈结束后,斯麦尔在宫平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位于他住处下方的地下密室,这间密室的内部装修与外界截然不同,宫平的区长府从外面看起来跟贫民区的一间普通小楼并无什么区别,也让所有贫民区的人对他那平易近人的姿态有了更深刻的感觉,但当斯麦尔跟着他踏入了这金碧辉煌的地下室的时候,这样天壤之别的震撼感还是让斯麦尔感到惊讶。

    “哈哈哈哈看来这伟大的区长,也不过如此,还不是一样喜欢这庸俗的调子!”

    宫平丝毫没有理会斯麦尔的嘲讽,走在他的前面默默带路,其实在这个地下室,暗藏着各种各样的机关,还有专门用来对付能力者的海楼石武器,但宫平却并没有想要使用它们的想法,因为他已经见识过了斯麦尔的可怕能力,知道自己如果想要耍心思,很可能就会被对方控制住,搬石砸脚,得不偿失。

    “我一直相信,你们这些疯狂且绝望的家伙,并不难以接触。你们是绝对不能惹的疯子,有仇必报,睚眦必报,但你们正因如此,也是绝对有恩必还的人,所以我才要帮助你,当然了,我并不要你偿还什么,只想这事平息之后,你我两清!”宫平说。

    “可能你的判断的是错的,但我没理由拒绝。”斯麦尔笑道。

    两人继续在地下室走着,很快,斯麦尔发现这地下室除了有着金碧辉煌的装饰以及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外,还有着一些别的让人感兴趣的东西,特别是让男人感兴趣的!

    穿过了地下室的大厅,在左侧的长廊之中,两侧各陈列着一个个玻璃幕房,里面囚禁着各族的美女,甚至还有稀罕的人鱼族和毛皮族,当然也包括最接近人形的可爱械魔重装少女,他们全都神情呆滞地望着面前某个焦点,听到脚步声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斯麦尔看了她们一眼,心中隐隐有些古怪的念头和难以言喻的躁动,他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实在太疯狂了,但或许自己前面的这个男人早就已经将那些疯狂的想法付诸了实践。

    “嘿嘿,你这些藏品真不错,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斯麦尔邪笑道,语气充满了谐谑。

    宫平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或感到尴尬,他只是继续走着,继续带路,斯麦尔也就这样一直跟在他的后面。

    两人走到了最里面的房间,这里宽敞舒适,陈设非常的美致,水曲柳制成的拼花地板,铺着大幅白色莲花的地毯,墙上镶嵌着工艺精致的护墙板,柔软的大床光是看着就让人感觉浑身舒适,床头上栖息着一个金灿灿的电话虫,床后挂着一副气派的名画,两边的古董架上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还有一颗中级源晶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并且用一个特殊的器皿进行收容。

    “这间房间就给你了,食物会通过那个通道每天给你送进来,如果有什么需要,你也可以用那只电话虫与我联系!”宫平淡淡说。

    “哦?那些女人我也可以用么?”斯麦尔笑着问道。

    “不可以。”宫平非常严肃地说道,“就这样了,至于你想要的对打训练,待会儿我会安排的,放心,那个家伙比我更适合!”

    斯麦尔微微点了点头,露出了森森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