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黄金帝国 > 第七十二章:族长

第七十二章:族长

 热门推荐:
    正当大伙对于投矿这个“无底洞”有些犹豫不决的时候,公司的门突然响了。

    “这个时候谁会敲门?”阿强说。

    博伟奇走到门前打开门,原来是祖玛。

    “祖玛,你怎么来了?”我说。

    “来我给各位介绍,这位是索马里兰大族长的儿子祖玛,我们刚到这里偶遇上他认识的。”

    我开始给祖玛介绍:“这位是我们的合伙人,迪拜的阿卜杜拉,这位是中国商人刘总,这位是……”

    祖玛一一跟各位握手,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你们在忙吧?”

    阿卜杜拉倒是来者不拒:“没关系,开个简单的会。”

    祖玛摸了摸头:“是这样,上次见面后,我跟我父亲说了你们来我们这里开矿的事情,父亲表示很有兴趣认识一下你们。”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一个国家里“族长”是个什么东西?相当于村干部?我脑子里在想。

    这个时候刚好视频里雷会长他们也好像商量出了一个结果,雷会长说:“我们三个商量了一下,这个矿前期这个投资还是投吧,毕竟已经做了这么多工作……咦……怎么视频里又多了个人。这位是?”

    我赶紧介绍:“不好意思,刚好来了个朋友,是这边族长的儿子。”

    “您好!”祖玛对着视频打了个招呼,又再次道歉:“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正好在开会。”

    既然祖玛来了,又带来了邀请,而且雷会长他们也同意了,我问了问在场的其他人对于投资还有没有其他意见,大家都表示没有。本准备散会。

    但是这个时候雷会长说:“平凡,我还有一个条件。”

    “你说。”

    “我们刚刚商量,因为这个探矿的投入谁都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一年这么多钱,如果一直没有产出将会是个‘无底洞’,所以第一笔投入后,如果还有第二笔,我觉得需要引进投资者。我的意见是迪信财团,你觉得如何?”

    他们知道我更倾向于何平那边,因为那边有技术,但是我想起了陈妈妈和何平跟我说的话,这个时候得顺着他们,特别是安琪有身孕在身,默罕默德的做事方法,我不能不提防。

    我赶紧说:“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一直要我们这么‘赌’,确实风险有点大,引入迪信是个不错的想法。”

    我看了看阿卜杜拉,阿卜杜拉点点头:“其实我一直没说什么,因为前期投入个几百万,在我们迪信看来真的不算什么,下一步投入也肯定是在我们探矿确实有些发现的前提下的投入,这方面我们迪信是会权衡的,只要是有利可图的投入,钱对于我们迪信不是问题,你们放心。”

    会议结束后,我们和祖玛约了第二天去见所谓的族长,我们说自己开车去,但是祖玛说他会派车来接我们。他说他们那边不让外面的车进去,搞得很神秘。【@*爱奇文学www..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祖玛走后,我跟着博伟奇上楼准备回房间休息,我问博伟奇:“问你个事,这个族长是个什么官衔?你是非洲人可能清楚一点,我们中国还真没有这么个东西。”

    博伟奇也一知半解:“说实话,我在这里待着一直也没见过族长,但是听说族长是个很神圣的职位,在我们非洲有些迷信,族长可能相当于某种宗教的神吧,我只是猜测。”

    因为不知道这个族长是个什么官衔,既然邀请了我们,我们还是得做些准备,我有些不放心,于是打电话给西法尔。

    西法尔听说我们被族长邀请到家里做客吓了一跳:“什么?卡拉族长邀请你们去他家做客?”

    我说:“是的,怎么了,你好像很吃惊?”

    西法尔说:“他是怎么知道你们的,你们真的太荣幸了。”

    我感觉西法尔在电话那头都要跳起来了:“也是偶然的机会遇到他儿子祖玛,认识上了,今天他儿子亲自到我们家,邀请我们去见你们的卡拉族长。”

    “太好了,麻烦你兄弟,一定要待我问族长先生好,说矿业部西法尔问他好。”

    我有些尴尬:“还是答应了他,好的,一定待你问候他。”

    “对了,西法尔,这个族长到底是个什么官衔?你们这么尊敬他?”

    “什么?你不知道我们族长?”西法尔很诧异我既然来到索马里兰不知道族长是什么。

    “族长卡拉在我们国家就像是神一样的存在,他带领着我们从索马里独立出来,建立我们的国家和制度,给我们信仰。”西法尔滔滔不绝,感觉他都是跪着在说的。

    然后我还是不懂族长到底是个什么官职:“所以族长就是你们的宗教领袖,外加开国元勋?”

    西法尔有些不知道要如何跟我解释:“总之这么跟你说吧,我们的总统都要听族长的,总之族长的命令是高于一切的,说得再简单一点,他如果觉得要换一个政府,随时可以换。”

    我心想:“我靠,这不相当于独裁统治者吗?这么牛的!”

    但是电话里肯定不能这么跟西法尔说,待会亵渎了他的神灵:“明白了,那我明天去见他,一定要庄重一点。”

    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边吃吃早饭,我一边在跟大家说关于族长的这个“神话”,并告诉大家今天要穿得庄重一点。

    阿卜杜拉说:“我们迪拜也有酋长国,族长应该就相当于我们的酋长吧,也就是一个行政职位。”

    阿强也说:“不用搞得这么神吧,不过就是一个民族的领袖,比如我们中国的土家族,苗族之类的吧。”

    博伟奇倒是觉得:“我觉得既然来了别人的国家,咱们还是尊重一下这边的习俗吧。”

    我们都点点头,那倒也是。

    “对了,基地的生活还习惯吗?”我们阿卜杜拉,因为其他人都干过矿山,这点苦头还是吃得了的,但是这个富家公子就……

    阿卜杜拉表情有点难看:“我还在吩咐迪拜的人找这边好点的酒店,别的都还好,就是这边洗澡……”

    大家都知道索马里兰三年没下过雨,所以水资源是非常紧缺的,如果习惯了在国内洗澡,那么这边的水龙头,你们可能难以想象,那个水基本上是按滴来算的。

    昨晚为了让阿卜杜拉多点水洗,我们已经专门叫了一台运水车过来,送了一桶水,他们这边有钱也买不到水,都是靠配额的,每个住户可以分得多少水,然后自己打口井,井里看心情出地下水。

    所以可想而知这个在迪拜天天泡澡的,到这里用一桶水来洗澡应该怪难受。

    我不想打击他说要他受不了就回去,毕竟是他老爷子让他来盯着我们,估计顺便锻炼一下他。

    我说:“没事,你忍忍,我也发动这边政府资源的人,跟你去打听打听好的酒店的事情。”

    早饭吃完,我们穿着西装,在门口等祖玛。

    祖玛很按时的到达,带着几台越野车。

    诧异的是这几台越野车估计是我们在索马里兰街头难得看到的几部崭新的越野车,黑色的车,一看就是新车不是二手的,而且洗的干干净净。感觉跟这个地方都有些格格不入。

    我们几个被安排上几台越野车上,车上的人都穿着西装,司机带着手套。

    我被安排在第二排座位,上车才发现还有第三排,而且第三排也坐着几个穿着西装的大汉。

    我开始有些紧张,这个架势怎么不太像去见什么首长,反而有点像被黑社会绑架了。

    心里话还没说完,祖玛对我抱歉的说:“不好意思,兄弟,见族长一般有个流程。”

    说罢,我们都被绑起来,眼睛上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黑砂带,什么也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