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回来后我终于翻车了 > 第 1 章

第 1 章

 热门推荐:
    明斐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深陷虫族大军的包围中,机甲破碎,弹尽粮绝。

    正闭目待死,一个浑身被光包裹,以致看不清面容的男人突然从天而降,一把将他擒在怀里,声音阴冷邪肆,透着股天都不放在眼里的霸道张狂:“没我允许,你敢死试试?上天入地,我总能找到你,而你也终有一天会是我的——”

    他倏地睁开眼睛。

    坐在他对面的圆脸胖姑娘柳眉竖起来,朝车窗外狠狠一瞪:“又是这个石上青!怎么还踹人车啊,一点素质都没有!”

    明斐跟见了鬼一样看着她:“小圆?”

    这不是他没穿越前的小助理吗?

    小圆撸了撸袖子:“明哥,本来还想着时间还早,可以让你多睡一会儿的,谁知道姓石的贱人突然过来发疯!你等我下去骂他,不能惯他这臭毛病!”

    明斐耳朵竖起来:“你等会儿。”示意她先别出声。

    石上青帽子口罩戴的严严实实,小圆一眼认出来,是因为在这个时间段,明斐正跟他上同一个节目,双方互别苗头,是所谓的“对家”。小圆作为明斐的助理,天天打了鸡血一样盼着对方倒霉,别说这点伪装了,化成灰都别想逃过她的法眼。

    明斐却早将这号人忘干净了,只对他嘴里的话感兴趣。

    石上青可不知道保姆车里有人,咣咣踹了两脚后,一边对着单面可视的车窗搔首弄姿,一边跟他的助理说道:“老天爷还是长着眼睛的,姓明的也有今天啊!”

    他助理也哈哈笑:“谁说不是呢,仗着家里有钱,三天两头买热搜,营造什么贵公子的人设,这下好了,老爹破产,原形毕露,好多人都要笑死了吧。”

    石上青托着下巴:“你说,等回头这辆车被法院强制拍卖的时候,我去买下来如何?”

    “特别棒!”他助理竖起大拇指,“就当咱为他家的债务问题贡献一份力量了,姓明的知道了一定特别感动,说不定还要给青哥你送锦旗。”

    石上青意气风发,右手掌正对车窗竖起来,作连连推拒状:“锦旗就算了,到时候我就这么跟他说——”

    他助理见他停顿了一下,以为在等自己捧哏,马上识趣跟上:“哦~说什么?”

    石上青却早僵住了。

    黑色不透明的车窗玻璃正无声地降落。

    明斐那张得天独厚的脸徐徐露出来,他看起来没有一点颓废之色,反而状态比以往更好似的,皮肤莹润生光,眼神肆意嚣张,仿佛他家不是刚破产,而是多赚了几百亿。

    “啪!”

    最神经病的是,在现场凝滞而尴尬的氛围中,他居然粲然一笑,抬起右手,跟石上青击了个掌。

    石上青警惕地收回手,后退半步瞪着他。

    明斐大马金刀地坐着,撩起眼皮:“说什么?说什么也没用。早以为你天天盯着我是暗恋我,原来是看上我二手车了?爱好挺特别。”

    石上青愣了两秒:“……哈?”

    他助理缩着脖子,悄悄往他背后躲了躲,心里暗暗咋舌,姓明的气场怎么更大了,他这完全是本能反应,下意识就怂了。

    青哥肯定理解的吧,他不也老半天说不出像样的话来吗?

    明斐控制住局势后,也不赶尽杀绝,径自环视一下四周,深呼吸一口地球上不算多么清新的空气,眼中闪过怀念之色。懒得再跟这俩人多费唇舌,驱赶苍蝇一样摆摆手,车窗又升上去,二人最后听到他对自己助理说:“小圆把手机给我。”

    “……青哥?”助理从背后蹿出来,臊眉耷眼地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他现在缓过那股劲儿,分析了一下,觉得刚才之所以应对不力,是吃了遭遇战的亏。被敌方埋伏了,打了没准备的仗,能不丢盔卸甲吗?

    很多人都这样,battle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事后复盘,立刻想出百八十条恁死对方的好主意,再来一次,肯定杀得对方片甲不留!

    姓明的有什么啊,家里都穷光蛋了还敢这么嚣张。

    石上青脸色阴晴不定,估计也在后悔贻误了战机。现在姓明的不出来,他总不能徒手砸车吧?显得跟雪姨附体似的。

    “算了,跟这种可怜虫计较什么,还以为自己是以前的大少爷呢,等着遭社会的毒打吧!”

    一个十八线小新人,没有资本强捧,又放不下身段,用不了多久就查无此人了,跟他计较是给他脸呢。

    这么一想立马气儿就顺了。

    而且功利点儿看,今天刚好录《全能少年》的最后一期,正愁没话题炒热度,姓明的就不早不晚爆成了烟花,对整个节目组都是重大利好啊!他得好好琢磨琢磨,怎么搭上这股东风,扶摇入青云。

    车内。

    小圆神色有些慌张,显然刚才已经趁机查了新闻:“明哥,你……”

    “没事,给我稳住,天塌不下来。”明斐打断她的话,拿起手机拨号。

    只响了三声,对面就接起来了。

    彼此沉默片刻,明斐先开口。

    “真破产了?”

    明年春嗓门儿依然很大,只略微有些沙哑,嘿嘿笑道:“对,真破产了,臭小子惊不惊喜?”

    “还成,”明斐松了口气,靠在椅背上,至少看老爷子的状态不像要跳楼的,“公司早就不好了?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够沉得住气的啊?”

    “跟你说有个屁用,我算明白了,你就不是这块料。”

    “现在情况怎么样,清算完估计有多少债务?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多少债务也用不着你管,”明年春虎死不倒架,语气硬的很,“你名下那套房子法院收不走,放心住,不过保姆车就不行了,买的太迟,估计得被拖走抵债。当然,这都身外之物,多点少点也就那样。倒是有一点,别怪爸爸没提醒你,你当初王八吃秤砣,非进娱乐圈,就里边那捧高踩低的风气,嘿,以后等着受吧!”

    明斐啧了一声:“您有点幸灾乐祸啊?”

    明年春承认了:“是有点。”

    这态度……明斐警惕起来,努力回忆了一下他当初“抗争成功”,“说服”他家老爷子的全过程,突然福至心灵:“等会,不是吧,亲儿子你都坑?”

    在明斐印象中,他老爹明年春一直对娱乐圈有偏见,觉得里边藏污纳垢,纸醉金迷,从上到下没一个好东西。挨个枪毙保不齐有冤枉的,隔一个毙一个却肯定有漏网之鱼。

    明斐的亲妈胡小慧曾是家喻户晓的女明星,有过几个经典荧幕形象,到现在盘点年代美人的时候,都经常被拉出来,隔空踩当代小花:品品当年的女明星有多美,如今一代不如一代,xx、xxx只配演烧火丫头吧!

    胡小慧在巅峰时期选择息影,下嫁给明年春这个富商,后来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些什么,在明斐还没记事的时候就死了。

    媒体没确切报道,明年春这个当事人也讳莫如深。反正应该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胡小慧去世以后,他也没再结婚,只偶尔找个小女朋友陪几年,磕磕绊绊把明斐这个独生子拉扯大了。

    人类的遗传密码就是这么神奇,明斐被富商老爹熏陶了快二十年,也没觉醒哪怕一点经商的天分,反而对唱歌演戏很热衷,好几种乐器玩儿的贼溜,满身的艺术细菌。自从进入了叛逆期,父子俩就个人前途问题不知道吵了多少回架,都是强势的性格,那一地鸡毛的德行就别提了。

    眼看要反目成仇,突然有一天,明年春妥协了。

    不但同意明斐考中戏,还在他录制《全能少年》期间,花钱请水军,让明斐隔三差五上热搜,什么豪宅豪车,星海集团二代目,天生丽质难自弃,不好好当明星就得回家继承亿万家财……

    甚至据说给某个靠谱剧组投了一笔钱,唯一的要求就是让自己儿子参演里边一个角色。

    那强捧尬捧的架势,明斐一度以为他老爹中降头了,问就是你别管我自有主张,活生生给明斐这个小新人艹出了不小的热度,顺便让《全能少年》也刷足了存在感。

    明斐被资本裹挟,无奈走起了豪门贵公子的路线,参加个综艺,跟演偶像剧似的,不接地气的很。但他的确长得太帅,有些小姑娘就吃这套,于是慢慢也积累了一些粉丝。

    可惜这样的人气虚得很,如今哪个追星女孩没有七个八个的墙头啊!今天叫哥哥明天你哪位,人情简直薄如纸。

    更加悲催的是,强捧遭反噬,明斐一个代表作没有,就跑去流量明星的地盘抢饭吃,早不知道多少人看他不顺眼了。

    像刚才的石上青,就是其中之一。

    明斐财大势大的时候,这些人还有点顾虑,现在他家都破产了,正是我辈落井下石的好时机啊!

    总之他现在的形势,就是四面楚歌。

    危!

    明斐穿越了几年刚回来,早非吴下阿蒙,哪还看不出来他家老爷子的险恶用心?活生生给他气笑了:“别说你不是故意的啊,你公司早就出问题了,还拼命帮我炒作壕二代人设,生怕坑不死我!咱俩好歹父子一场,多大仇?”

    明年春一点不觉得亏心:“老子坑你什么了?你现在这点小名气,还是老子真金白银砸出来的,不然有谁认识你?我承认,当初推你出去,也有增强市场对公司信心、稳定股价的考量,可咱们这不是双赢吗!别管公司能不能挺过去,你好处是得着了。不就多了点小小的压力吗?为了理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牛逼可是你自己吹的,怎么,这就怂了?”

    明斐:“…………算你狠。”

    明年春很不走心地回他:“儿子,加油。”

    不等明斐说话,他又生怕气不死他的补了一句:“为了理想。”

    电话挂了。

    小圆担忧地打量明斐的脸色,咬了咬牙,给他看热搜:“已经冲到第一了。”

    #全能少年富二代明斐破产#

    后面还跟着一个大红色的[爆]

    明斐点开随便看了看,将手机丢到一边:“肯定是节目组掺了一脚,拿我祭天冲热度呢。”不然怎么可能爆的这么快。

    小圆慌了:“那可怎么办?”

    “怎么办?”明斐哈哈一笑,“凉拌!”

    跟穿越星际比起来,多大点儿事?

    这都小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