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回来后我终于翻车了 > 第 5 章

第 5 章

 热门推荐:
    “怎么样怎么样?你那朋友怎么说?”演播厅观众席第二排,一个留着长卷发的女孩挽住隔壁短发女孩的胳膊,连声追问道。

    “嘘!”短发女孩瞪了她一眼,左右看了看,“你小点声呀。”

    长卷发女孩捂住自己的嘴巴,一边点头一边用眼神朝她疯狂示意:我不说话了,大佬你请!

    短发女孩附到她耳边,用气声说道:“小道消息说的没错,这期的《全能少年》之所以录制会推迟,的确因为他们请的评委导师就是郁唯吾!”

    长卷发女孩眼睛瞬间睁得贼大,两只脚拼命蹬地,才没让自己尖叫出来:“居然真的是吾皇陛下!”

    这两年,因为郁唯吾实在争气,人气一骑绝尘,粉丝们明面上不好太嚣张,免得给哥哥招黑,但私底下,却总爱称呼他为“吾皇陛下”,寓意上天入地,唯吾独尊!

    短发女孩没她那么激动,反而叹了口气,忧心忡忡道:“可吾皇发退圈声明都这么久了,官方还没给出合理的解释,他今天真能来吗?”

    “肯定能来!”长卷发女孩给自己打气,“退什么圈,吾皇不可能退圈!再说了,要是节目组确定他不能来,还叫咱们等个什么劲?既然叫咱们等,那就是有希望!”

    短发女孩被她说的也有些信了:“你分析的有道理。”

    正所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郁唯吾突然发退圈声明,何止是丢了一块石头?他分明把一座大山扔过来了!

    微博瘫痪好几次,粉丝们哭天抢地,陷入半疯,倒是营销号们快开心死了,全都爆了手速,抢热点发文吸血——

    【郁唯吾为什么突然宣布退圈?因为他早就确诊了抑郁症!之前还能吃药控制,可惜还是转成了重度抑郁,像他说的心上人在外星,要去造飞船,就是典型的幻听幻视,认知与行为严重扭曲!据说他现在已经秘密在国外疗养了……】

    【什么抑郁症,郁唯吾分明是被人阴了!想想看,他若不死,尔等同期生终将为妃!剧本、代言、各种资源,通通都要他先过一遍,剩下的人才能分残渣吃!怎么可能不恨他!万夫所指,无疾而终,不外如是!下面就给大家盘点一下有嫌疑的男星都有谁——】

    【拜托阴谋论的人都醒醒脑子好吗?郁唯吾!那可是郁唯吾啊!被你们说的好像哪颗任人欺凌的小白菜了,就他还抑郁症?还被人阴?吾皇陛下是白叫的吗!把话放在这里,郁唯吾发退圈声明,纯粹是飘了,在为某个作品做宣传,耍着粉丝玩呢!有种别反悔,他要真舍得退,我现场表演倒立拉稀!】

    【对,有种说话算话,不然就是在耍观众玩,这样的明星我反正是粉不下去了。】

    车里,经纪人来姐冷笑一声:“真是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郁唯吾你信不信,这些营销号至少百分之九十,都拿了你那些竞争对手的黑钱!他们才不管真相是什么,先把你退圈的事砸实了再说!让你最好真的滚蛋,哪怕没滚成,也损失一波观众缘,从此让出顶流宝座,最终慢慢flop……”

    喜乐宝在一旁添油加醋:“没错,做得太明显了,当谁看不出来呢?我看他们纯属白日做梦!跟郁哥抢顶流的位置,他们也配?”

    来姐无语地看他一眼,你这拱火的技术也太糙了,跟个低智商反派一样,不会说话就闭嘴吧。

    喜乐宝还以为她鼓励自己呢,又说:“所以郁哥你幸亏又不退了,杀他们一个回马枪!不然想想那些得意的嘴脸,就算你能忍,我以后肯定气得睡不着觉了。”

    “行了,过去的事不要再提,”来姐叹了口气,摆摆手,“我的意思是,在事情闹得越来越严重之前,赶紧想个差不多的说辞,把退圈的风波圆过去……郁唯吾,你有什么主意吗?”

    郁唯吾百无聊赖地透过车窗,看着不断倒退的街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到来姐在cue他,回了一句:“这有什么可纠结的,实话实说就好。”

    “实话实说?”来姐摆出侧耳倾听的姿态,“愿闻其详。”

    郁唯吾懒得跟她解释,直接拿出手机,单手连点,前后也就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吧,把手机一关:“好了。”

    来姐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什么好了?你不会又发微博了吧?”

    喜乐宝在她还无法接受现实的空挡里,径自埋头打开了微博,看一眼,说:“郁哥刚才的确是在发微博。”

    来姐像被抽掉骨头一样摊在座椅上,欲哭无泪地想,老娘是踏马造了几辈子的孽啊摊上这么个祖宗!以前就听说郁唯吾活了二十多年一个女朋友都没交过,她那时候还不肯信,想着郁唯吾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那张脸,什么样的牛逼也敢吹!可现在她信了,必须信,不信不行!要不是真的单身了二十多年,他能练出来这么快的手速?

    今天最大的失策,就是没有第一时间收缴他的手机,改了他的微博密码,以至于让他还能一浪接一浪!

    她试了试打开微博……

    果然,这么会儿的时间,微博就又瘫痪了。

    认命地深吸一口气,保持微笑轻声问喜乐宝:“他发的什么,给我念念。”

    喜乐宝清了清喉咙:【没钱违约,干完剩下的活再退,考虑不周打扰了。】

    来姐悲鸣着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直到他们的车开到《全能少年》录制场地,她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演播大厅后台。

    明斐已经换好了衣服化好了妆,抬起手腕看看时间,朝远处一直低头玩手机的助理小圆招招手:“怎么回事?竟然推迟这么久?来现场参与录制的观众至少进场两个小时了吧,居然也没闹?”

    至少他没听见有鼓噪的声音。

    因为时间紧迫,明斐既要完成简单的编曲——其实就是调用了一些制作公司版权库里的音频碎片,和他要唱的歌做了些剪辑拼接——又要与几名伴舞协调,告诉他们需要完成的动作,顺便排练了两遍。弄得差不多后,赶紧挑选合适的衣服,扎着胳膊坐在化妆间的圆凳上,等化妆师给他上妆做造型。

    化妆师是个扎着小辫的文艺男青年,看到明斐时的表情,不像在看一个人,而像欣赏一件旷古绝今的完美艺术品。他根本不与明斐交谈,全程戴着耳机摇头晃脑,拿各种型号的刷子在明斐脸上挥毫泼墨。

    明斐被他折腾了半个小时,完了一照镜子——

    我去,这还是他吗?

    说实话,他在异世界的军校一待好几年,身边在衣着打扮上最讲究的就是郁沧海那个神经病了,其余人等有一个算一个,都糙的没眼看!明斐入乡随俗,装A嘛,以他的皮相,打扮的太精致就太“娘”了,日常穿军装素面朝天,走英俊酷烈风,总之跟郁沧海站一块,如果非说有一个是Omega,相信选郁沧海的肯定比选他的还要多一点。

    时隔多年,他都不习惯这样华丽装扮后的自己了。

    就像一只开屏中的雄孔雀。

    倾城绚烂……

    光芒万丈。

    那位极具个性的化妆师临走终于舍得摘下耳机,给了明斐一张名片:“以后再有这样的活儿,可以打这个电话找我。你的脸让我很有创作**,到时候给你打折。”

    明斐哭笑不得地把他送走了。

    他其实一直在担心时间不够,要是让前台后台那么多人等他一个,罪过就太大了。

    但直到他又精修了几遍音乐编曲,然后与几名伴舞重新排练几遍……也依旧没人来催。

    终于忍不住问小圆了。

    小圆过来,先吹几句彩虹屁:“明哥你今天的造型也太绝了吧!我敢说一会儿上了台,观众的尖叫声能把屋顶都掀起来!”

    “行了行了,”明斐让她少扯闲篇,“到底怎么回事,是出什么问题了吗?”

    “哦对,你手机还在我这里,肯定没地儿知道去,”小圆摆出一副八卦的嘴脸,凑近他耳边低声说道,“就咱们评委导师,突然在微博上爆.雷,说要退出娱乐圈……现在你家破产的事彻底没人搭理了,全跑他那里吃瓜,好家伙,微博愣给他整瘫好几回。”

    “咱们评委导师?”明斐挑了挑眉,“谁啊?”

    “您怎么连这都不记得啊!”小圆操心地看他一眼,“还能是谁,除了郁唯吾,也没人有这么大的排场了。”

    “唔……”明斐含糊地点了点头。

    事实上他都不大记得郁唯吾具体长什么样了,毕竟穿越前他还是牛逼哄哄的富二代,天老大他老二,无论多大的明星,在他眼里都是注定要被拍死的前浪,他这辈子就没服过谁。

    “然后呢?他说退出就退出了?临时放咱们鸽子,也太不负责任了吧?”明斐颇有些不满地道,“那咱们的评委导师换成谁了?”

    “没换成谁,还是他。”

    明斐等着她的下文。

    果然,小圆不等他问,就噗嗤噗嗤地捂着嘴笑了起来:“之前有人说他还会来录《全能少年》,我还以为是谣言呢,没想到很快人家就又发了条微博,说没钱赔不起违约金,要干完活再继续退出娱乐圈,哈哈哈明哥你是不知道,现在全网都在玩梗呢!贫穷社畜郁唯吾,连他铁粉都在调侃,说以后坚决不给爱豆多花一毛钱,让他穷死,穷死就不折腾了……”

    明斐很给面子地跟着笑了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随口问了一句:“好端端的,他一个顶流——是顶流吧我记得?突然闹着要退什么圈啊。”

    小圆帮他整理了一下衣角:“谁知道呢,人家给的理由特别有意思,说心上人在外星,他要退圈去造飞船,啧啧,有想象力吧?”

    明斐懒洋洋地说道:“那就是个傻的,世界上哪儿来的外星人啊……”

    化妆间外面走廊里,郁唯吾脚步一顿,问身后跟着的工作人员:“里面的人是谁?”

    工作人员为难地嗫喏两声,说:“是一个常驻嘉宾,需要把他叫出来给您道个歉吗?”

    郁唯吾嗤笑一声:“道歉有什么用?算了,走吧。”

    不过是觉得这人与自己放在心上的那个人的声线有几分相似罢了。

    但也正因为这几分相似,他对里面的小明星平生几分恶感。

    碌碌庸人,也配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