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回来后我终于翻车了 > 第 7 章

第 7 章

 热门推荐:
    “啪啪。”

    助理导演小刘站起来拍拍手,吸引大家的注意。

    “相信大家都知道咱们这期请来的评委导师是谁了——没错,郁唯吾!他现在已经进入准备区了,即将开始今天的开场表演!”

    高亢的声调,满脸的红光,都昭示着这位小导演此刻内心的不平静。

    ……能平静吗!

    之前郁唯吾突然发退圈声明,剧组还死活联系不上人,以为节目开了天窗的高层们都快吓死了!小刘作为一线打杂喽啰,直面狂风暴雨,短短的一个小时差点老了十岁。

    现在柳暗花明又一村,郁唯吾又回来了!带着更高的流量更高的话题度回来了!

    小刘刚刚忙里偷闲,跑去某个犄角旮旯,给那位任性的祖宗狠狠烧了两柱香:您可好好录完节目吧,千万别再出幺蛾子了,我们全体工作人员集体给您跪了!

    不过郁唯吾在圈内的信誉,向来有口皆碑,那个所谓的退圈事故,一定是个意外吧。

    我们今天的录制绝对能一帆风顺!

    “太好了,我最喜欢的偶像就是郁唯吾!他在舞台上的魅力简直了……”一个略微有些娃娃脸的常驻夸张地尖叫了两声,“小刘导演,都现在了,咱们就别卖关子了吧,能不能先跟我们透露一下,吾皇表演的节目到底是什么?”

    “对对对,透露一下,想到要在这位大神后面出场,我就直打哆嗦,压力好大啊!”另一位常驻也开口道。

    “你们都不知道吗?”小刘导演挠了挠头皮,干笑着一挥手,“反正马上就能看到了,提前跟你们说说也行。”

    众人皆作洗耳恭听状。

    “他表演的节目是《剑指苍天问》,将会给大家带来一段别开生面的剑舞……”

    居然真的是《剑指苍天问》啊!

    说到《剑指苍天问》,这绝对是今年以来最火的一首古风歌曲了。

    不同于一般的古风歌曲,《剑指苍天问》的曲风大气磅礴,被粉丝们誉为“隐有风雷玉击之声,仙人举剑问天,似要让天为之倾!”

    当然,这首歌之所以能这样火,传唱度之所以能这样高,原唱郁唯吾太牛逼是一方面,但更大的原因,还是借了《东离剑仙》这部年度爆剧的东风。

    郁唯吾饰演的东离剑仙,在剧中白衣飘飘、挥剑荡群魔的英姿,简直太让人上头了,行走的荷尔蒙!圈粉圈的明明白白!

    前段时间这部剧还在播出的时候,郁唯吾三天两头的上热搜——注意了,跟明斐的钞能力不一样,人家郁唯吾的热搜全凭粉丝们自力更生,热度全是实打实的,甚至因为上的太频繁了,搞得微博居然给他限流。

    其中一个热搜是这样写的:

    #郁唯吾打戏不用替身#

    在剧组放出来的几段片花里,郁唯吾拿着剑刷刷刷一通操作,还真挺像那么回事的,举重若轻,皎皎如虹,哪怕不用后期特效,都极有看头的样子。

    一些低领脑残粉就疯了,到处吹我哥哥是真高手,一个打十个,不像某些绣花枕头小鲜肉,光有一张脸能看,给我哥哥提鞋都不配!

    要不然怎么说一粉顶十黑呢,黑子们只是想他倒霉,脑残粉才是真.想让他死啊。

    多亏郁唯吾的工作室及时处理,才将风波控制在了一定的范围内,没造成太过严重的后果。

    同为娱乐圈人,几位常驻嘉宾肯定都是知道这段前情提要的,所以他们才感到意外,心想顶流不愧是顶流,要换成他们,刚爆了雷的地方躲还躲不及,哪像郁唯吾这样的牛逼er,人家偏在雷区反复横跳!自信心都爆棚了吧。

    “咦?”娃娃脸常驻突然将视线定格在沙发对面宽大的电视屏幕上,这面显示屏正与演播大厅的一台摄像机连着,显示的画面赫然是正中央华丽的舞台,舞台上偶尔有工作人员的身影快速而过,应该是在做演出前最后的调试,他指着画面中的一点问道,“我没看错吧,这里垂下来的是……彩带?”

    他掰着手指:“红、黄、青、紫、绿、橙,刚好是我们六个的代表色。”

    给常驻嘉宾搞代表色的创意,从《全能少年》第一期就有了。

    综艺嘛,想玩的刺激玩的精彩,必然得有对抗环节。

    六位常驻嘉宾或分成两个组,或分成三个组,组外对抗,组内对抗,评委导师扮演的角色一般是“幕后黑手”,总之就是想尽办法折腾他们。最后评分,赢的有奖励,输的有惩罚,公平合理,童叟无欺。

    那么分组、分任务的时候,怎么样才显得更有戏剧性,更加“公平”呢?

    当然是抽签!

    有的时候是自己抽,有的时候是赢家替输家抽,但更多的时候,是评委导师“亲自帮忙”抽。

    所以让每个人有了自己专门的颜色,主要是为了抽签的时候方便,同时也给了刚入坑的观众很深的记忆点,造出了不少很有意思的梗。

    像明斐的代表色就是红,斐音同绯,他不红谁红?

    在他有了粉丝团后,粉丝团的应援色也是红,摆在一起鲜艳无比,看着就比别家有气势!

    被娃娃脸这么一提醒,其他人也注意到了那些飘来飘去的彩色丝缎。

    小刘导演抬了抬下巴:“怎么样,这个创意是我想出来的,正好配合郁唯吾的剑舞,一会儿宣布规则的时候,你们的出场顺序就按照他割断彩带的顺序来,两两一组,前后分明,很有仪式感对不对?”

    听了他这话,一直坐着没吭声的石上青突然急了:“可是,台本上不是写着,让我和明斐一组,最后压轴出场吗?”

    娃娃脸幸灾乐祸地笑了笑:“这个创意很不错,人生就是得有仪式感啊!台本这种东西,又不是定死了的,要求咱们还好,要求人家郁唯吾,想多了吧?咱们一共就六个人,谁跟谁一组不行?也许我偶像就喜欢看我压轴呢!”

    “你!”石上青狠狠瞪他一眼,向小刘导演求证,“您怎么说?”

    小刘导演早习惯了这帮小鲜肉人前好兄弟人后扯头花的状况,老神在在地表示:“放心,台本的事,节目组早跟郁唯吾团队沟通好了,他会按照顺序来的。这也是为了让咱们节目更有爆点嘛,都理解一下哈,”

    “哼。”娃娃脸嗤了一声,扭过头不说话了。

    石上青作为最终的胜利者,很有风度地耸了耸肩,一派压轴在手笑看疯狗的志得意满。

    ——没错,就像外界早有传闻的那样,举凡综艺节目,都是有台本的,《全能少年》自然也不例外。

    当然,说是台本,其实也就是个大致的框架,细节肯定得靠嘉宾们自己填充。到时候谁表现的好,谁就能多分到几个镜头,出不出彩各凭本事——

    这里说的本事,有他们自己的本事,也有他们背后公司的本事。

    像石上青,就是这一轮比拼中拔得头筹的那一个了。

    这也要感谢他自己,真是争气!

    石上青是通过歌手选秀出道的,唱歌玩音乐的水平十分过硬,但演技跟其他几个学表演的家伙比,就略显得有些捉急了。

    所以明明是所有人都看明斐不爽,将他视为心腹大患,其他人偏能装的其乐融融,甚至有两个还主动抱明斐大腿,盼着关系处好了,让这个富二代资源咖带着一起飞。

    石上青那时候也不想得罪明斐,奈何捉急的演技出卖了他。

    等前几期综艺一播出,粉丝们多么火眼金睛,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石上青和明斐不和!俩人之间刀光剑影,哪怕冲着对方笑,笑容里都仿佛猝了毒,但凡有机会能弄死对方,他们早下手了!

    事后双方粉丝烟尘滚滚地厮杀了好几场,声势浩大,各有胜负。

    石上青公司一见,咦,这个路线不错啊!

    明斐眼看着热度被艹起来了,咱们人气上拼不过他,可以扒他身上吸血啊!就炒宿敌人设,不要怂就是干!撕逼扯头花,怎么带感怎么来!

    借着明斐这股东风,石上青也刷足了存在感,微博粉丝涨了几百万。

    要不怎么说,选择往往比努力更重要呢。

    石上青觉得自己真是好有先见之明,就因为他和明斐绑一起更有火花,节目组考虑再三后,同意让他和明斐分成一组,然后压轴出场!

    要知道,分成一组的两个人,是要就舞台表现,让评委导师打分PK的。

    还有什么,比在舞台上把“宿敌”碾成渣渣更爽呢?

    没有了!

    明斐就坐在石上青对面,不必抬头,便能感觉到他直直看过来的灼热目光,心里不禁觉得好笑,这记吃不记打的蠢货!撩起眼皮凉凉地看他一眼:“放弃吧,说了多少遍我不喜欢男人的,你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

    他说的跟真的似的,一屋子人都差点眼睛脱眶,卧槽?早知道这俩人不合,原来是追求不成反成仇?真是人不可貌相,石上青这浓眉大眼的家伙看不出来这么会玩。

    被这么多双眼睛齐刷刷盯着,石上青整张脸瞬间涨成了茄子色儿,结结巴巴地反驳道:“谁、谁努力了!我才没有喜欢你!”

    明斐耸了耸肩:“行,你说没有就没有吧,总之请你别老看我了,马上就要录节目,收敛一点吧。”

    助理导演狐疑地看了石上青一眼:“你——”

    石上青直接打断他,气急败坏道:“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喜欢他!你们看我眼睛瞎了吗?瞎子才踏马喜欢他!”

    话音刚落,还不等在场的所有人对他这番言论做出反应,足有半面墙宽的电视里突然音乐大放!

    掌声和尖叫声同时响起,摄像机往观众席扫射而过,拍到好多粉丝又叫又跳地跟要疯了一样,还有人扯着嗓子大喊:“老公!郁唯吾!”

    这就是圈内顶流的威力吗?

    他甚至还没有露面,便已掌控全场。

    几位嘉宾暂时收起八卦心理,眼睛盯着宽大的显示屏,对现场郁唯吾带来的恐怖威力,俱都心驰神往。

    大丈夫生当如是啊!

    明斐也将注意力移过去,一边盯着屏幕,一边优哉游哉地拧开了一瓶矿泉水,小小地啜饮一口。

    紧接着下一秒,这口水就差点从他鼻子里喷出来!

    同样喷了的还有好几个人,倒是石上青,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在《剑指苍天问》激昂的前奏声中,跟着从天而降的郁唯吾,一起无语问苍天。

    “瞎子才喜欢你!”

    言犹在耳……

    本来是多么有杀伤力的嘲讽啊。

    但问题是郁唯吾你非这时候配合我干啥?!

    ……

    十分钟前。

    郁唯吾制止了化妆师往他头上戴发套的动作:“就这样吧,时间推迟得太久了,现在的发型也挺配这身衣服的。”

    化妆师打量他几眼,的确,虽然郁唯吾是时髦的短发,但配上一身纯白色的演出服,整体造型非但不显得突兀,反倒多了几分潇洒不羁之感,与他在东离剑仙中的扮相比起来,也丝毫不输什么。

    也对,本来那身演出服就不是正经古装,头发就照自然的来才更好吧,有个性,不死板。

    李想导演在一旁更是连声夸赞:“对对对,这样更好,这样更好!顺便节省时间……”

    郁唯吾看他一眼,心里默念:想想违约金,穷逼你赔不起。

    果然心气就平和了呢。

    当然,心气平和归心气平和,作为一个被明斐亲自盖章的神经病,想让他老老实实地按照别人划定的道道走?

    白日做梦。

    郁唯吾站起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旁边的衣架上,还剩一根与他的演出服同等材质的白色带子。

    “这是什么?”

    化妆师拿着没用上的假发摇了摇:“配套的发带呀,扎头发上很仙的,不过今天是用不上了。”

    郁唯吾走过去,将那根发带挑起来,捏在手上:“那就开始录制吧,速战速决。”

    胖胖的李想导演小跑跟上,开心得不行:“哎!好好好,通知各部门,马上开始了!”

    他们搭电梯上了顶层,几名工作人员迎上来,给郁唯吾在身上绑威亚,小助理喜乐宝在一旁不错眼地盯着:“一定要保证安全!多检查几遍!”

    等这边弄得差不多,他又操心地在郁唯吾耳边念:“断掉丝带的顺序您确定记清楚了吗?绿橙紫黄青红,绿橙紫黄青红!千万别搞错了啊!”

    郁唯吾撩起眼皮看他一眼:“啰嗦。”

    喜乐宝嘿嘿两声,眼尖地注意到郁哥手上还拿着一根白色发带:“您怎么把这个拿出来了,先给我吧,还有剑你拿着,小心点啊,开了刃的,危险的很。”

    “不用。”郁唯吾说着,没接那把剑,只两手捏着发带两端,飞快地将它系在了自己的眼睛上,脑袋后边还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喜乐宝看着他这番神奇的操作,整个都傻了,嘴巴张成O型,右手在郁哥眼睛前方晃了晃:“等会,您、您这是干嘛呀?”

    郁唯吾没理他,准确地将他手里的剑抽出了鞘。

    剑身如水,发出一声轻锐的剑鸣。

    他朝主控室方向,打出了提前约定好的手势。

    《剑指苍天问》的前奏瞬间流泻至整个天地间。

    喜乐宝拿着剩下的剑鞘,眼睁睁地看着郁哥从高台上潇洒地跳了下去,嘴里发出徒劳地尖叫。

    可惜他的尖叫声汇入洪流,连点水花都没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