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回来后我终于翻车了 > 第 8 章

第 8 章

 热门推荐:
    在盛大的BGM中,一个风姿卓绝的白衣剑仙,从天上飘然而落……

    他的姿势也不知道怎么摆的,总之就是从容且酷炫,真.美人如玉剑如虹。

    台下不明真相的观众都傻了,有些郁唯吾的脑残粉更是当场就开始飙泪,哭得嗷嗷的,被几台分机敏锐地拍了下来,留作剪辑用的素材。

    众所周知,《东离剑仙》全片中最虐的一幕是什么?

    是主角为了天下苍生,甘愿毁损一双明目,从此再也见不到丝毫光明时,他笑着摸了摸心上人的脸颊,轻轻叹息道:“我以前只道此生尽付与剑,再无丝毫畏惧。但现在我突然明白,我也是会怕的。”

    他说:“我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

    再也见不到你。

    郁唯吾微微低着头,右臂斜斜向下,那手中的剑轻轻点在地上,衣袂飘举,寂然而立。

    音乐声同时达到了最高.潮!

    “卧……槽!”

    明斐所在的等候室中,不知道谁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

    知道郁唯吾要上剑舞,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人家的剑舞居然敢蒙着眼睛玩!郁唯吾你这么牛逼你妈妈知道吗?

    人类的五感中,最难失去的,就是视觉了。

    别说两只眼睛都蒙起来,就是只蒙住一只眼睛,在运动的时候,都会失去相当一部分空间感知能力,比如倒水的时候对不准杯口,上下楼梯时因为分不清层次而绊倒什么的。

    不了解蒙着眼睛跳舞有多困难的,可以试着自己在家里的客厅里录一段,保证跳的手脚歪斜,惨不忍睹。

    就那还是在熟悉的地盘。

    “应该只是摆个造型,等动起来前,就会将蒙眼布扯掉了。”有人这么揣测道。

    还真别说,顶流不愧是顶流,瞧瞧人家这创意,直戳人心啊!虐粉虐的明明白白,播出来后肯定又会秒上热搜了。

    后台,胖胖的李想导演与郁唯吾的经纪人来姐并排站在一起,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干笑着说道:“这个、咳,神来之笔哈?”

    来姐同样干笑着,朝他点了点头。

    没错!我们家郁唯吾就是这么一个脑袋瓜灵活的小可爱!虽然上台前他啥也没跟我说,可我们依然相信他!因为他真的非常非常可靠!

    自我洗脑完毕,来姐顿时就坦然了。至于那时不时浮现出来的“卧槽这祖宗又想搞事了”的不祥预感,直接被她灭杀在萌芽状态了。

    光芒万丈的舞台上,此时前奏部分已经结束,进入正曲,郁唯吾磁性的嗓音随之响起。

    “谁说天意高难问,我执手中剑,先问天外复何之!”

    这次郁唯吾表演的只有剑舞,并不包含唱歌,所以他的嘴巴依旧紧紧地抿着,显得冷漠又高傲,手腕轻松地挽了个剑花,突然凌空飞刺!由极静到极动,离他近的观众在这一瞬间,甚至都听到了尖锐的破空声!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识到如此硬核的剑舞。

    他甚至从头到尾,都没有把蒙眼的白色发带扯下来。

    仿佛失去视觉,分毫不影响他的发挥似的。

    其人矫如龙,其剑惊如鸿。

    他的动作细究起来,其实并不如何花哨,但却充满着令人血脉贲张的独特美感!

    等候室里,娃娃脸常驻痴迷地盯着画面,忍不住开口说道:“我的天呐!他怎么能够帅成这样!这哪是剑舞啊,古时候的兰陵王也不过如此了吧。”

    另一个常驻也跟着感叹:“而且别忘了他到现在都蒙着眼呢!这真是人类能做到的事?”

    有个叫黄豆豆的常驻大概走的是谐星路线,在六人组里算搞笑担当,此时也不知道是真懵逼还是假懵逼,突然将右手拗成鹰爪状,在大腿上狠狠一掐——

    傻笑着喃喃道:“不疼哎,怪不得眼前的场景这么神奇,原来我是在做梦啊!”

    他旁边,一个身材高大的常驻嗷的一嗓子:“做你大爷的梦!你掐的是我的腿!”

    “鹅鹅鹅鹅鹅鹅鹅~”好几个人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倒也务实的很,人家郁唯吾既然能火成顶流,那就必然有他火成顶流的道理。嫉妒是嫉妒不来了,还是趁机抢点镜头要紧。

    做综艺的时候,在自己的人设范围内,一定要多说话多表现,如果你光知道傻乎乎地呆站着,导演脑子秀逗了才给你镜头呢!

    让其他四人觉得奇怪的是,往常明斐跟石上青也不是闷瓜的性子啊,怎么这么长时间了,也不见他们俩说点什么?真以为导演给了他们压轴,这期的地位就稳了?

    ……如果让被吐槽的那两个人,听到他们此时的心声的话,一定会冤的哭出来的。

    首先说石上青先生。

    他水平大失的原因,是先期寄望太高,背上的包袱太重。以至于别人看郁唯吾的剑舞,想的都是啊啊啊啊啊好牛逼啊啊啊我死了,他想的是啊啊啊啊怎么还不把眼罩摘下来啊光特么知道耍帅别忘了你还得割彩带呢!台本上都写好了我和姓明的一组,你要是割错了我待会儿还怎么打姓明的脸!真是操.蛋啊我都要窒息了!

    眼睛紧盯着屏幕,拳头攥得紧紧的,哪还有心思抢镜头扯闲篇?

    再说明斐先生……

    明斐先生才是真的要窒息了!

    卧槽啊!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让一群从来没练过的普通人看郁唯吾这支剑舞,只会得出“哎呀好像有点厉害哦”的结论,他们既不知道厉害在哪里,也不知道究竟厉害到了什么程度。

    举重若轻,大巧不工。

    石上青还担心他蒙着眼睛没法割彩带……

    担心个屁啊!

    他根本不知道台上这个王八蛋的能力有多变态。

    别说只有六根彩带,每条彩带还隔得挺远、排列的很有秩序了。

    你就是再多挂个百八十条,蒙着他的眼睛让他割,割下来的彩带拿去织顶帽子,他也能把所有的绿色给你挑出来,保证最后帽子织出来,莹莹有光,不带一丝杂色的!

    对了,之前在化妆间的时候,小圆是怎么说的来着?

    “郁唯吾为什么要退圈?”

    “谁知道呢,人家给的理由特别有意思,说心上人在外星,他要退圈去造飞船,啧啧,有想象力吧?”

    明斐表面看来脸在笑,实际心里泪在飙:的确很有想象力,可太他吗有想象力了。

    现在他就想问贼老天一句,郁沧海那个神经病为什么也跟着他穿回来了!!!

    居然还穿成了圈内顶流——

    别以为这样就是梦幻开局了,想想看,一位星际时代位高权重手握无数资源的少帅,居然沦落到想退圈但没钱,不得不含泪打工,被人调侃为“贫穷社畜郁唯吾”的境地!

    这实在是……

    看着屏幕中蒙着眼的剑仙在舞台上努力旋转挥刺的样子,依然帅到掉渣,风景美如画。画外的明斐却突然忍不住笑喷了出来,笑得整个肩膀都在抖。

    太惨了吧,对郁沧海来说,这样捏着鼻子出来打工的境遇真的太惨了吧哈哈哈哈。

    回头等这期《全能少年》开播后,他一定得把郁沧海的这段剑舞单剪出来,存到硬盘里,秘密收藏直到自己生命的尽头。

    他下半辈子就指着这段视频乐了!

    ……大概是明斐笑得太渗人了吧。

    满屋子人都在用古怪的目光看着他:“你还好吧?”

    之前看他明明挺正常的,怎么突然就疯了?莫非家里破产的噩耗还是击溃了他,现在爆发不过是面具戴不住了?

    明斐努力收住笑,摆了摆手:“没有,我只是想到了高兴的事。”

    的确是高兴的事。

    因为往好里想,既然郁沧海那神经病穿过来已成既定事实了,纠结这个就没有意义。现在他能确定的一点是,郁沧海肯定不知道他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人,且现在也穿回来了!

    不然他绝不会如此高调。

    如今他们俩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怎么看也是暴露的那个人吃亏吧?

    他只要紧紧捂住自己的小马甲,死不承认曾经穿越过……

    等郁沧海认定他不过是长得有些像的陌生人,肯定眼神都不会给他一个的。

    而恰好,明斐别的不敢说,演技上绝对很有心得!

    曾经在异世界,他以Omega之身,在军校那样的危险之地扮演alpha,有谁怀疑他的真实性别了吗?饶是郁沧海精似鬼,不也被骗了这么多年?

    地球可是他的主场!

    本来穿越回来后,明斐还总觉得自己飘在空中,对生活缺乏一种令人兴奋的真实感。

    现在拆穿了郁沧海的小马甲,察觉危机近在咫尺后,他反而顿时踏实下来了。

    心中燃起了熊熊的斗志!

    “啪啪啪啪啪啪!”

    一阵暴风雷鸣般的掌声,将他从自己的世界里拖了出来。

    抬头看显示屏,舞台上的郁唯吾已经结束了表演,换了个提剑的姿势,正一边大踏步往导师席走着,一边漫不经心地用剑柄挑开眼睛上的白丝带。

    丝带擦着他的衣摆翩翩落下,还不等工作人员上去收拾,就见台下几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姑娘手脚并用地狂冲上来,目标全都对准那根白色带子,各个咬牙切齿你推我挤,每人扯着一段谁也不肯撒手,节目组的人上来劝都没用,最后实在没办法,一根带子剪成了好几段,这才终于消停了。

    明斐没理会这些闹剧,他一心只盯着郁沧海的脸打量。

    以前他从未见过郁沧海的真面目,毕竟少帅嘛,身在高位,在外行走的时候为免麻烦,肯定是越低调越好,省得暴露了身份,再被敌对势力绑架暗杀什么的。

    脸是假的,名字是假的。

    逼得明斐只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郁沧海这神经病曾经过分到什么程度,他一个人分裂出几十个马甲!你能想象明斐的崩溃吗,早上遇见一位和蔼可亲的阿伯,皮下是郁沧海。中午和一位小学弟多聊了几句,皮下依然是郁沧海。到了晚上,一个大胸女alpha跑来调戏他,说要和他搞同性恋……是的,这位的皮下照样是郁沧海!

    也就是明斐精神强大,换个稍微脆弱点的,用不了多久,就得被这个神经病搞崩溃了吧!

    被坑的多了,明斐练出来一对火眼金睛。

    不管郁沧海换了多少马甲,只要芯儿是他,用不了几句话,他就能把他辨认出来!

    想不到吧……

    明斐笑得开心极了。

    曾经你造的那些孽,终有一天,报应在你自己身上了!

    其实他很怀疑,郁沧海本来的模样,就是和郁唯吾一样的。

    一来,有他做前车之鉴。

    他和自己穿的Omega就至少有九成像,或许他们就是彼此在另一个位面的投影吧。

    二来……

    不得不说,郁沧海的气质,与郁唯吾这张脸,真的是太搭了!浑然天成,没有一点让人觉得违和的地方。

    坐在导师席上,他的表情带着三分漠然三分不耐烦,等待着选手们的出场。

    所有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地停驻在他的脸上。

    如痴如醉,如醉如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