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回来后我终于翻车了 > 第 11 章

第 11 章

 热门推荐:
    “很出色,”长久的掌声过后,郁唯吾仍然站着,双手按住前方的小圆桌,身体微微前倾,神色间满是兴味,“表演的非常出色。”

    明斐故意让自己的喘息更急促了一些,像是刚刚剧烈运动完,还没能调节好的样子,眼睛倒是亮晶晶的,满是少年人的朝气,不卑不亢地浅浅鞠个躬:“谢谢导师对我的肯定。”

    郁唯吾见他这个样子,却突然不笑了,皱了皱眉,好像故意找茬一样开口说道:“一支舞而已,你就觉得累了?”

    明斐很明显地愣了下神,嘴角的肌肉漾出一个十分微小、代表着不快的弧度,但还不等别人察觉,他便硬生生地将这弧度拗成了个礼貌的微笑:“还好吧,我体力也还行。”

    他的微表情,普通人来不及捕捉,只认为自己眼花,郁唯吾却绝对能看得一清二楚!

    星际时代的alpha,就身体素质来说,是远超普通的地球人的。

    要知道,alpha们可是有发情期的!人家随便拉个谁出来,都能在发情期与伴侣大战个三天三夜!换地球人试试?有这强度,早成药渣了。

    何况郁唯吾还是alpha中的佼佼者!

    在动态视力上,他甚至能看清楚百米之外的某只小蚂蚁先迈了哪条腿。

    但正所谓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敌人”再强大,又能怎么样呢?

    明斐甚至还能利用他的强大,给他挖一个极有针对性的陷阱!

    果然,他这一番作态,就像一盆冰水浇在了郁唯吾发热的脑袋上,让他一瞬间体味到了由天堂坠落地狱的滋味——

    怎么会,这不是他?

    “体力也还行?”郁唯吾脸色彻底冷下来,气势逼人,“有多行,能胸口碎大石吗?”

    卧槽!

    这什么神奇的走向?

    吾皇陛下你是猫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明明刚开始的时候,你还很欣赏人家明小斐的样子啊!怎么才说了几句话,就突变成了这扭曲的画风?

    我们是错过了什么关键信息吗?

    台下观众们看的是一脸懵逼,只觉得俩人之间满屏电火花吱哇乱闪,快把她们的狗眼照瞎了。

    “胸口碎大石?”明斐也很错愕的样子,但他毫不示弱,腰背挺直,下巴微抬,“虽然没试过,但说不定我真的可以?”

    来了来了,有画面了!

    一个不知属性的粉丝突然破口而出:“这特么不是猫狗大战吗?”

    就像一根尖针,戳破了好不容易吹起来的气球一样,听到她这句话的观众全都噗嗤一声,笑得前仰后合,哪还有半分之前紧张凝重的气氛?

    而且,由于这个形容过于贴切,过于魔性,没用多长时间,就传遍了观众席的每个角落,气氛于是愈发活泼起来。

    明斐耳朵多灵啊!敏锐地捕捉到了几个关键词,要不是他对自己每块肌肉的控制力都妙至毫巅,差点忍不住嘴角抽搐起来。

    眼瞎了把你们,郁沧海那神经病像猫我承认,问题是我哪里像狗了???

    其实,所谓的“胸口碎大石”,在明斐和郁沧海共同的记忆里,是有典故的。

    当年明斐刚穿越不久,阴错阳差,被坑在了军校里。

    军校是什么地方?

    放眼一望,到处都是臂上能跑马、拳头能站人的大猛A啊!全星际这个年龄段的精英们汇聚于此,那气氛就跟进了古罗马斗兽场似的,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碰撞出一条完整的生态链——能理解吧,换成人话就是,既然谁也不服谁,那就把不服的都干服!到时候弱者向强者低头,自然秩序井然,清清爽爽。

    你说明斐能怂吗?

    偏偏因为他长得过于“漂亮”,又出身低微,好多人当他软柿子,动不动过来捏一捏!

    那段时间,明斐天天遇见过来找茬的,打完一批又来一批,简直烦不胜烦。

    打不过他,就有一些垃圾人在背后编排他,什么“艳若桃李、心如蛇蝎”,还把明斐评为帝国第一军校的新任校花,试图在精神层面恶心他。

    彼时,郁沧海应该还没有对他生出不轨之心,看热闹看得津津有味,翘着脚说风凉话:“要是撑不住了,可以试着来求我。只需要在我面前哭一场就行了,我觉得你哭起来一定很好看。”

    明斐送他一个巨大的白眼!

    哭你大爷。

    他很快想出了一个一劳永逸的好主意。

    鉴于他长得实在太没有威慑力,导致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冲他伸伸爪子……

    明斐干脆高调“立威”了!

    他在众目睽睽下,搬来一块健身房常见的、专门用于测量肌肉力量用的万斤巨石。

    这种石头密度极大,坚硬的一匹,就他选的那块,光看体积,已经达到军校生们“优秀”的上限了。

    可惜……

    “咱们校花还是有点实力的嘛,能举这么重的石头,不错不错。”

    “虽然的确比一般的同级生要强,但用来立威还是太天真了吧,同等重量的石头我能举两块!”

    “要求别那么高啊,这样倔强的校花你们不觉得很可爱吗?让人特别想——卧槽!”

    乱七八糟的话还没说几句,围观众们就被接下来的发展震掉了下巴!

    只见他们可爱的校花,突然将那块万斤巨石斜向上举了起来。

    然后,朝自己的胸部重重一击!

    咣的一声巨响。

    再看那块巨石,掉在地上,整整齐齐地碎成了三大块啊!

    明斐“表演”完毕,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淡淡朝人群中看了过来。

    余威犹在,众人都忍不住心脏挛缩了一下。

    这特么还是人吗?不是披着美人皮的凶兽?

    一战成名!

    从那以后,再没有不知所谓的苍蝇围着他乱飞了,明斐也开启了他在星际时代光辉灿烂的人生篇章。

    “你能胸口碎大石吗?”

    “虽然没试过,但说不定我真的可以?”

    短短几句话的交锋,在外人看来这杠点简直好笑又莫名其妙,却哪知道俩人之间还有这么多的刀光剑影?

    “很好,”郁唯吾依旧死死盯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少年,不放过他每一丝表情,向他做了个邀请的动作,“那你现在就试试吧,在这个舞台上,表演给我看。”

    明斐岂能让他抓住破绽?坏笑着耸了耸肩:“对不起啊评委老师,今天没有准备,我就算想试试,也没石头给我碎不是?您要实在想看,不如我们改日?”

    话音刚落,他便突然察觉到了哪点不对,不等观众们反应过来,面不改色地补充道:“嗯,改天,是改天我再跟您请教。”

    郁唯吾笑了笑,坐回椅子上。

    所有人都以为他的风终于抽完了,谁知这位爷却转了个身,问导演组:“后台有石头吗?没有的话抓紧时间去找一块来,急着用。”

    导演组满头黑线,怎么还真跟石头杠上了?我们虽然喜欢看嘉宾们搞事,毕竟可以提高节目看点。但凡事也得有个度——

    以您的咖位,想欺负这样的小新人,私底下怎么过分都行,但不能这么明着来啊!

    看我们多善良,还知道关键时刻拉您一把,省得节目播出后,影响您的公众形象。

    当然,说是这么说,导演组也是不想让节目失控。真以为台上那位是软包子吗?人家昨天还是顶级富二代呢!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依然咬碎牙齿和血吞,都要上台了还敢临场换歌,《我当君临》啊!这踏马一听就是狠人!你把他欺负急了,当场给你个没脸,节目还怎么往下录?

    算了,和稀泥吧。

    心累。

    “请石上青来到舞台上,和明斐站在一起,由评委导师决出这一小组的获胜者!”

    画外音高亢激昂,就是切进的稍显突兀了点。急着破局嘛,可以理解。

    石上青从舞台侧面的座位上站起来,表面风平浪静,心里却在骂娘:老子看戏看的正嗨,这时候你们不去找石头给姓明的碎,非叫我出来干啥!

    磨磨蹭蹭地站到明斐身边,他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果然,从评委导师到现场观众,注意力全都跑偏了,没有一个人看他。

    自出道以来……不不不,应该说自出生以来,他都没体会过如现在这般的小透明待遇。

    石上青甚至怀疑,现在拿着话筒随机采访几个人,问他今天唱的歌是什么,保证十个里至少有八个,会是一脸茫然:对啊,他唱的啥来着?

    可恨啊!

    偏偏场边主持人受到导演组的示意,还要在一旁尬聊他和姓明的的“恩怨情仇”。

    这个环节,也是台本上一早设定好的。

    那时候石上青幻想的是:表演完毕,自己作为胜利者,当然要表现出应有的豁达啦!

    什么,网上都说我和明斐不和,是宿敌,是对家?怎么可能!我们关系明明很不错啊,是好兄弟来着。虽然我今天赢了他,但这丝毫不会影响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然后笑眯眯地等着姓明的捏着鼻子吹他彩虹屁,互动完毕,俩人再紧紧拥抱一下,用实际行动,让所有人知道,看!我就是这么一个美好的人啊!哪怕对方不厚道,我依然用真心待他,绝不落井下石。所以粉我这样的偶像难道不应该吗!

    想象中有多爽,现实中就有多尴尬。

    石上青像只无人问津的喽啰一样站在舞台上,脸上的肌肉都要笑僵了。

    算了,还是想想一会儿会有什么样的惩罚吧,前面两组,败的那方都快被无良节目组玩坏了,那时候他还觉得好笑……果然出来混都是要还的,现在轮到他了!

    “时间差不多了,请问评委导师给出的结果是?”尬聊了没几句,主持人也坚持不下去了,直接问郁唯吾道。

    郁唯吾像猫一样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吹了吹右手的指甲,说:“很明显,获胜者为5号选手,6号选手作为失败者,要接受惩罚。”

    主持人的笑容将在脸上:“哈?”

    很、很明显获胜者为5号?

    是很明显您在公报私仇吧?

    就明斐刚刚这场表演,他简直是把石上青按在地上摩擦了!没见连“获胜者”都懵逼了吗,他自己都不信自己比明斐好!

    所以……郁唯吾和明斐,原本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主持人怜悯地看了后者一眼,哪知后者却毫不在意的样子,潇洒地耸了耸肩:“行吧,你是评委导师你说了算,我的惩罚是什么?别告诉我还是胸口碎大石啊!”

    郁唯吾很自然地点点头。

    眼睛里却殊无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