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回来后我终于翻车了 > 第 13 章

第 13 章

 热门推荐:
    他到底明不明白,身为一个顶流,突然在微博上单方面关注了一个十八线小新人,到底意味着什么啊!

    ……这个问题,不光明斐这个当事人很费解,郁唯吾的经纪人来姐也很想知道。

    短短一天的时间,她已经快被自家祖宗整得没脾气了,深吸一口气,和颜悦色道:“我还以为你讨厌他?”

    明明在录节目的时候,怼明斐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啊!

    一言不合就逼人家胸口碎大石,这也是人干的事?

    也许外人会猜测,他这么干的原因,莫非是照台本来的?为了让那个小新人露一脸,跟节目组打的配合?

    但来姐可是郁唯吾的经纪人,台本上都写了啥,她一清二楚!所以根本就是她家祖宗在自作主张!

    要不是姓明的小新人够机智,唱跳的实力也很过硬,他今天已经被郁唯吾坑死在台上了。

    当然,人都有亲疏远近,来姐虽然挺欣赏明斐的,觉得以他的资质,只要有合适的机会,未必不能有一天,火成下一个娱乐圈顶流。

    但,时刻与自家头牌站在同一边,执行他的意志,维护他的威严,才是她身为金牌经纪人的职业素养!

    所以她是真的万万没想到,自己刚在这边忍痛割爱,郁唯吾那混账东西就虚晃一枪,一点矜持没有的上微博给小新人点关注去了???

    真是心疼微博背后的程序猿团队,系统一天愣是给郁唯吾搞崩三回,他们的头发又多秃了几十根吧……

    “我为什么要讨厌他?”郁唯吾丝毫不觉得羞愧,“对了,给你一天的时间,最晚明天这个时候,我要拿到明斐的全部资料。”

    来姐被他这段经典的霸道总裁语录劈傻了,干笑着搓了搓脸:“全部资料?祖宗您可别吓我,搞这么大阵仗,您不会想潜规则他吧?”

    郁唯吾淡淡地看她一眼:“如果我说是呢?”

    啧,失去帝国少帅身份后,他想让人办点事,都要啰嗦许久。若换了以前,他想拿到谁的资料,只需要一句话即可,手下们保证可以办的妥妥帖帖,绝对不敢追着他问这问那。

    来姐简直要疯了:“我怎么早不知道,你居然是同性恋?”

    同性恋这个关键词,触动了郁唯吾敏感的神经。

    想到之前那次告白,他喜欢的那个alpha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谢谢,不搞基。”

    郁唯吾眼底顿时浮现几分戾气——在他看来,什么同性异性,不过庸人在画地为牢罢了!爱就是爱,焉能只因彼此的性别,而随之发生、消亡?他长这么大,见多了优秀的同性异性,其中不乏与他信息素绝对契合的Omega,可以说,只要他想,愿意躺下来任他艹的人能填满整个帝国第一军校!

    只不过他从来是个挑嘴的人,如果只因为信息素吸引,就随便标记,那人与未开化的畜生又有什么区别?

    他深爱着那个alpha,就只对他有欲.望,这**一天天加深加重,如澎湃的烈焰灼烧着他,让他寝食难安,让他血脉沸腾!

    那个人永远不会知道,为了控制自己心中的这头野兽,他曾付出多么艰辛的努力。

    居然只因为他们俩是同性,就轻飘飘的拒绝了……

    郁唯吾那时候选择狼狈退走,不是因为伤心,而是担心继续呆在那人身边,他会在不理智的情况下,对他犯下世间最严重的罪行——虽然那画面一定很美,但只为一时的满足,而毁了他们之间的无数可能,太亏了。

    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那日一别,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直到今天在另一个世界,他发现了一个和他很像的人。

    明斐预想的没错。

    只凭他与穿越后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脸,无论他怎么伪装,事后郁沧海都不可能放过他。

    但他还是低估了郁沧海的变态程度。

    “同性恋?”郁唯吾舔了舔嘴角,“如果确定明斐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没错,我是。因为我这辈子只想艹他,有问题吗?”

    来姐呼吸一窒,连忙摆手:“没问题,没有任何问题,我马上找人查他个底朝天!”

    妈呀,这位祖宗的气势也太吓人了,搞得她心脏砰砰跳,寒毛竖起来一大片。

    缓了缓,来姐突然眼前一亮:“既然你看上他了,那是不是说明,造飞船去外星的事可以翻篇了?说实话,只要你不退圈,以你现在的地位,想潜规则他,都只是一句话的事儿!他家刚刚破产,正孤立无援,这时候你出来帮他一把,送点温暖,给他点你用不上的资源……只要他不是绝对的直男,用不了多久,你们的好事儿就成了!”

    来姐一边说,一边唾弃自己:妈的老娘现在的嘴脸,真的好像拉皮条的王婆啊!

    但她又能怎么办?

    两害相权取其轻,如果能勾的郁唯吾不退圈,潜规则个把男明星算什么?圈子里喜欢同性的多了,只要搞得隐蔽点,以郁唯吾如今的地位,谁敢出来说三道四!

    “飞船还是要造的,这个你不用管,”郁唯吾摆了摆手,只做明星,可拥有不了足够他使用的权柄,“至于潜规则的事,我自己来就好了,你只需要帮我查到他的所有资料即可。”

    “行吧,我明白了。”

    同一时间,豪华保姆车里,明斐正在专心翻看着一本黑底红字封面的小说。

    助理小圆坐在他对面,翻看一会儿手机,抬头偷瞄他几眼,如是者三。

    明斐突然开口说道:“有话就说,不然我怕等会儿把你憋死。”

    小圆嘿嘿笑了两声,手机按黑屏放到一边:“明哥,你今天在综艺上的表现太出色啦!”

    明斐嗯了一声:“别说废话,所以呢?”

    “也没什么所以……”见明哥皱了皱眉,小圆话锋一转,“我就是想问一下,你跟吾皇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在节目上那么针对你,怎么转眼又在微博上给你点了关注呢?我真是搞不懂。”

    “你搞不懂,莫非我就搞得懂了?”明斐滴水不漏,“谁知道他又犯什么病了呢,早上的时候不是刚官宣要退圈造飞船?”

    “也对,”小圆莫名其妙地傻笑两声,接着八卦兮兮地问明斐,“别管怎么说吧,他这么一犯病,咱们可沾大便宜了,节目还没播出,就涨了这么多粉丝,以后播了还能得了啊!明哥你真不打算礼貌地回关一下?”

    “回吧,不过现在时机还没到,先晾着他,等明天晚上最后一期《全能少年》播了,粉丝们吵得最热闹的时候,再回关他,对我们来说才最有利。”

    “明哥你可真是老奸巨猾!”小圆竖起大拇指。

    马上挨了明哥一个暴栗:“会不会用词?”

    这个胖胖的姑娘被锤了依然乐呵呵的,只用小肥手草草揉了两下,然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重重叹息一声。

    “又怎么了?”

    “我是可惜咱们这辆车,坐了这么长时间,都坐出感情来了,可惜马上就得卖掉……”小圆说着说着停了下来,给了自己的嘴巴一下,“对不起啊明哥,我真是不会说话,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别生我气啊!”

    “这有什么可生气的,钱财乃身外之物,这辆没了,以后还有更好的。你这都看不开,莫非不相信明哥我靠自己的力量,依然能带着你过上好日子?”

    “我绝对相信!百分百相信!”

    “嗯,这才对嘛,小圆你要知道,虽然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会过得比以前更辛苦一点,但正所谓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不是谁都有你这样的运气的,因为有了这段经历,你就成了从龙之臣,路就走宽了呀!以后前途大大滴!”

    “好!明哥,这碗鸡汤我干了!”

    俩人相视一眼,突然一起放声大笑起来。

    是啊,不过是暂时吃点苦,怕什么?谁怕谁是孙子!

    司机继续平稳地开着车,墨镜底下的眼睛也悄悄变成了月牙状,跟着凑趣一句:“这从龙之臣,一定得算我一份!回头小明哥成了大明星,又要用车了,一定记得给我打电话,我还回来给你当司机。”

    “没问题,借你吉言了。”

    保姆车又往前开了十几二十分钟,停在了一处看外表便知价值不菲的别墅前。

    明斐将手中的书合起来,打开车门,驻足在别墅门前左右打量了几眼,这才举步迈了进去。

    一别经年,从星际时代转了一圈后重游故地,他以为自己会心生诸多感慨,可惜凹了半天造型,也没憋出点正经东西,最后只能耸耸肩放弃,拉高了声音喊道:“爸!老爸你在家呢吗?在家你就吱个声!”

    喊完竖起耳朵,老半天也不见有人回应,明斐干脆哼起了歌:“我——滴老父亲,我最疼~爱滴人!”整首歌他只会唱这么两句,也完全不耽误他发挥,就两句翻来覆去的唱,唱得又深情又投入,声调婉转悠扬的好像有百灵鸟附体。

    一直唱到第十遍,楼上某个房间里蹿出一个人影,伴随着一声暴怒之吼:“兔崽子你给我闭嘴!”

    明斐坐在沙发上,仰着头冲他坏笑:“可算出来了,之前在电话里不是挺嚣张的吗,怎么我一回来,你反倒自闭了呢。”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自闭了?”明年春俯视着他冷笑,“莫非你一回来,我还得给你拉支队伍,在前边喊着号子对你夹道欢迎?”

    “有何不可呢?”明斐哈哈一笑,朝他家老爷子招招手,“这么着说话你不累啊,赶紧下来吧,咱爷儿俩说说话,让我开导开导你。”

    明年春哼了一声,到底是从楼上下来了。

    明斐翘着二郎腿,细细打量他一番,最后确定这老爷子是真的牛逼。因为换任何一个同等年纪的人,一辈子的基业毁于一旦,保证半条命都得搭进去。这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但他们家老爷子的状态,你要不知道他刚破产,还得以为他只是今天偷懒没去上班呢。

    神采奕奕,丝毫不见老态。

    “不行我还得再确认一遍,咱家果真破产了?”

    “新闻都出了,你说呢?”

    “行吧,我就是觉得你这状态不太像。”

    “我应该什么状态?哭天抢地,如丧考妣?”

    “至少也该憔悴一点?”

    “嘿!臭小子,也太瞧不起你爹我了,我这辈子经得大风大浪多了去,不过破产,大不了以后重头再来呗。”

    明年春顿了顿,又意味深长地看了明斐一眼:“先不必说我,臭小子,你的表现也让我刮目相看了,能抗住事儿,没丢你老爹我的脸!”

    “那是,也不看我是谁儿子。”

    这一对外貌上九分不像的亲父子互相吹捧几句,突然相对哈哈大笑起来,终于放下了对对方的担忧。

    的确,明斐在外貌上,虽然绝大部分继承了老妈的长相,但只看个性,却宛若亲爹明年春的翻版。

    嚣张,随性,哪怕遇见再大的困境,都能淡定面对,然后尽全力让自己过得更好。

    “这房子不是咱家的了吧,你准备什么时候搬走?另外,跟我说实话,破产清算后,家里一共还欠多少外债?”

    “都说了不用你管!”

    “逞什么强呢,合着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只顾自己快活,不管老父亲死活的不孝子吗?跟自己儿子你瞎客气个蛋啊!”

    最后好说歹说,明年春终于跟明斐交了底。

    他这番破产,栽的有些狠。同样也是性格的原因,本来在危机刚冒头的时候,如果及时止损,虽仍免不了破产清算,至少还能保留点家底,比如几处房产什么的,省省也能过点安稳小日子。

    奈何明年春不服输啊!干脆孤注一掷,来了场不生即死的豪赌。

    赌败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不但公司破了产,他名下所有的资产全扔进去还不够,算算大概还有九百多万的亏空,惨的简直能令见者落泪,闻者伤心。

    “得了,不就九百多万吗,咱爷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回头我就挂牌卖房子去,卖的钱一部分给你还债,剩下的你也拿着,看看随便投点什么,也算有点心理寄托,免得闲的时间长了,再把你闲抑郁了。”

    见明年春一梗脖子,还想说什么,明斐直接打了个暂停的手势,转移话题:“您还记得之前给我投的那个剧组吗?刚我偷空看了看原著小说,话说你是不是被人忽悠了?我的荧屏处女作,居然题材这么黄.暴吗?”

    主角的感情线,既有跟女人的又有跟男人的,描写的那叫个香.艳刺激啊,明斐越看越orz,心想老爷子的口味是不是过于前卫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