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回来后我终于翻车了 > 第 16 章

第 16 章

 热门推荐:
    明斐开始看剧本了。

    他待会儿要试的戏,包括了与男二号的两段,女一号的两段。狗血剧嘛,主演间的化学反应很重要。每年那么多扑街的剧,也不一定就是演员们演技太差,很多时候往往每个演员单独打分,都能及格以上,偏偏搭档起来,毫无火花可言。结果就导致编剧哗哗往上泼狗血,观众们却感受不到那种酸爽的气氛,看半天看个寂寞,你不扑街谁扑街。

    明斐在心里将几个场景过了一遍,正对着随身带的小镜子做表情呢,外面响起敲门声。

    “请进。”

    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个墨镜,先朝王奇导演打了声招呼:“周又康,来试镜咱们的男二号的,久仰王导大名,幸会幸会。”

    王奇板着脸上下打量他几眼:“我看过你的作品。”

    周又康挑挑眉:“哦?”

    王奇让副导演递给他一张稿纸:“所以希望今天你的表现不会让我失望,闲话不多说,准备一下要试的戏吧,旁边这位不出意外的话,就是本剧的男主角了,一会儿他来给你搭戏。”

    明斐友好地朝他笑了笑:“嗨。”

    周又康快速地皱了下眉,心里想:艹,又是这种卖脸小鲜肉,圈里的风气还能不能行了,连王奇这种著名的硬肛派都堕落了?

    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嗨。”

    以明斐那非人般的眼力,如何看不出来这位待定男二实际很瞧不上他?他啧了啧,也不在意,毕竟全世界几十亿的人,能够慧眼识珠的又有几个呢。

    而他天生热心肠,最喜欢教这样的小朋友做人了。

    周又康现年二十八岁,科班出身,入行已经快十年了。按说他长得也不错,演技也相当可以,但不知怎么,就少了那么几分运气,作为班草之一,同班同学好几个都火成了一线二线,偏偏他上不上下不下,走在街上路人只会觉得哎这谁啊有点眼熟,然而十个人里也没有一个能准确叫出他名字。

    眼瞅着年纪越来越大,周又康都佛系了,心想不红就不红吧,他这样至少比那些如日中天的小鲜肉艺术生命长,好好打磨演技,等再过几年年纪大点,说不定能混成老戏骨,不愁没戏拍的。

    所以说,人家跟明斐这种走流量路线的快销品小鲜肉走的不是一条路,自然带着几分“耻与尔等为伍”的骄矜。

    周又康一边默背台词,一边心里想:等着爸爸教你做人!

    《错生缘》这部戏的男二号,是他同期接到的最感兴趣的工作了,无论如何,这个角色也得拿到。

    他看过小说,最妙的是男二的戏份一点不比男一少,人设上还更出彩一点,所以他完全可以试试反客为主,让男一成为烘托男二的绿叶——压一个卖脸小鲜肉的戏,太简单了,根本就是手到擒来啊!

    十分钟后。

    周又康眼中含着满满的自信,朝面前坐了一排的导演组点点头:“我准备好了。”

    王导:“那二位就赶紧开始吧。”

    周又康看了明斐一眼:“咱们先试第一段?”

    明斐从椅子上站起来,迈步走到周又康面前,腼腆一笑:“我没多少经验,请前辈一定要手下留情啊。”

    周又康:“……”

    他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剧烈地蹦了一下,怎么回事,他是疯了吗?为什么近距离看一个大男人冲他笑,会油然而生[妈呀他好像有点可爱?]的错觉!是对方颜值太高突破了直男的审美,还是他果然天赋过人,这么快就入戏了?

    稳住,稳住!是好事,毕竟在《错生缘》这部狗血剧里,男一男二是有感情线的,他之前不是最担心自己演不出来对一个男玛丽苏的心动,而丢掉这大好的机会吗?现在看来,在出色的演技面前,区区性别又算得了什么!

    “大哥,是你吗大哥?我闻到了你的味道!”明斐闭上眼睛,仰着脸,身体微微颤抖着,眼角慢慢喑出一抹胭脂色的红痕来,整个人瞬间带出几许不堪催哲的脆弱,两只手试图捧住面前人的脸,“大哥你说句话好不好,别吓我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周又康僵在原地,眼神复杂地看着一秒入戏的明斐,满脑子都是光着屁股的小天使在转着圈扛着喇叭尖叫:卧槽!卧槽!卧槽!

    救命!

    我的词是什么来着?我居然被一个卖脸小鲜肉震的忘词了?这一定不是真的,我是不是做噩梦了,快醒过来啊混蛋!

    在这一幕里,男主已经勾得女主逃婚了,被心狠手辣的大哥逮了回来,关进了苏家的地牢里,活活饿了两天。本来大哥的意思是干脆弄死他得了,居然敢拐苏家的大小姐,但打老鼠怕伤玉瓶,那边苏小越天天哭着要绝食,总不能杀个渣男,把自家妹子搭上吧。

    于是亲自去地牢见男主。

    这是他们的第三次见面。

    一个西装革履,威严尊贵,一个身陷囹圄,狼狈不堪。

    但就像现在明斐与周又康表现的这样,暗潮涌动中,看似低贱的那个,反而占尽了上风。男主像一株妖冶又带着毒刺的花,凋零落叶,满地残红,却因着这罪恶的美感,灼伤了看花人的眼。

    剧里,明斐应该是眼睛受了伤的,畏光,所以需要闭着眼睛。

    在一边的镜头忠实地将他们表演的这一幕记录了下来。

    整个房间鸦雀无声。

    导演王奇眉头皱的死死的,身体前倾,光看他现在的表情,隔壁小孩都要吓哭了。夏姐转头看他一眼,却非常清楚:有此表现,可不意味着她们家倔驴先生对谁不满了想吃人,恰恰相反,他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

    可不是要兴奋起来吗,连夏姐这种半外行,此时都深刻体会到了“演技”这种东西。

    真他妈有灵气啊,万万没想到!

    原本的明斐,只是让她感叹哇他怎么那么好看。

    等一进了戏里,“好看”两个字形容他,就显得过于轻浮了。

    脑海中不由想到了历史上出自东晋恒温夫人的一个典故,“我见犹怜,何况老奴?”

    也只有这样的表现,才能让接下来的剧情,显得那般顺理成章吧。

    跟明斐演对手戏的周又康足足愣了得有五秒钟。

    五秒,听起来很短,仿佛转瞬即逝。

    但对被震得忘词了的周又康来说,每一秒都那样煎熬,他僵在那里,用复杂至极地眼神看着明斐,脸颊感受着他两只手带来的微妙触感。

    没有人喊咔,所有人都在等着他。

    明斐的脖颈好纤长好脆弱啊,仿佛献祭一样的角度。

    周又康狠狠咬了自己的舌头一口。

    他眼中浮现出几许戾气,额头青筋一闪!

    顺着本能,他不退反进,抬起右手狠狠掐住了明斐的脖子!

    “谁准你叫我大哥的?”两个人距离近的仿佛呼吸相闻,明斐的脸色肉眼可见地涨红起来,他啜泣一声,本能地挣扎着,“狗胆包天的东西,想好怎么死了吗?”

    明斐眼角的泪终于流了一行下来,但他嘴角反而向上弯起:“可以选吗?那大哥你来动手好不好?然后等我死了,记得告诉小越,说我贪生怕死,抛下她走了,以后娶妻生子,各自相安……”

    那滴失了温度的泪落在了周又康的手背上。

    却像滚烫的岩浆一样,烫的他闪电般后撤,从衣兜里掏出一方手帕,狠狠往上擦了擦。

    周又康脸色极为难看地将脏手帕丢到明斐身上,转身迈开大步往外走:“想一死了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走到地牢门口,他脚步一顿,吩咐看守的人:“去给他弄点吃的,再找点药,我没说他可以死的时候,他要是死了,你们都给他陪葬!”

    身后,明斐攥紧那块手帕,嗓音沙哑地笑着:“大哥,我在这里太无聊了,不想让我死,就常来看我啊。”

    周又康仿佛没听见,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咔!”

    “啪啪啪……”导演组几个人用力鼓起掌来。

    夏姐走过去作势搀扶明斐:“怎么样,身体没事吧,快起来快起来。”

    周又康跟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一样围着明斐转圈:“对不起啊,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刚才情绪一上来,脑子一热……”

    明斐摆了摆手,自己站起来:“道什么歉啊,你细节处理的挺到位的,比剧本上的动作更合适,不愧是总被称赞演技的大前辈。”

    以他现在的体质,被周又康那点小力气掐一掐,算得了什么啊,要不是他特意把自己的脸憋红,给他两只手都伤不到自己。

    他这句称赞只是随口一说,却不想差点把自尊心极强的大前辈送走。

    周又康心想,你这小怪物还夸我演技好?确定不是在讽刺吗!前半段直接被你压制,后半段又全靠你带入戏,如今的流量小鲜肉都怎么了,前有一个郁唯吾把他们这帮人压得喘不过气来,后脚又来了这么一个砸场子的,感觉娱乐圈突然变得好陌生……

    “你确定没事?”不想再提演技的事,短短几个回合的交手之后,周又康已经基本绝了压明斐戏的野望了,艰难地转移话题,“我让助理去给你买点药吧,都肿了。”

    “肿了?怎么可能?”明斐掏出小镜子照了照,发现可不是吗,原本白皙的脖子居然真的肿了一圈,还能看见清晰的红手印呢,“我的天,你手有毒?”

    周又康无辜极了:“你体质的问题吧,关我手什么事。”

    夏姐在旁边嘿嘿笑:“对,肯定是明斐你皮肤太容易留痕迹,我身边有个朋友就这样,稍微用力点一碰,就会红肿起来,看着特别漂亮特别煽情啊……”

    特别漂亮特别煽情?

    请问刚刚是不是有辆车从我脸上碾过去了?

    在场都是成年人,显然也第一时间get到了夏姐话中的隐意,全都噗嗤噗嗤地笑起来了。

    唯有正经又严厉的王奇导演,不满地拿剧本往桌上拍了拍:“咱们这试镜呢,时间宝贵,怎么还有心思扯闲篇!明斐你记得回去后找医生看看,万一是过敏,影响拍摄进度就坏了。有病提前治——不过这种皮肤容易留痕迹的设定倒是挺不错的,编剧回头把这一条给主角添上。”

    笔名如梦的编剧小姐姐噼里啪啦地往自己笔电上打着字,满脸兴奋,忙得头也不抬:“这还用您特意吩咐啊,妥妥的!我现在脑子里灵感爆发,你们忙着,别吵我啊!”

    明斐懒得搭理这群人,他还是很在意脖子上的痕迹,以前他有这种毛病吗?

    为了做个测试,他干脆又用力在自己的手腕上掐了一把。

    以他的力气,可比周又康大多了。

    掐完,三秒后。

    手腕处果然也慢慢氤氲出了一抹薄红之色,客观来讲,的确非常漂亮非常煽情,绝不会让人联想到什么皮肤病啊之类不好的东西,反正明斐试着代入了一下正常男性的心理……如果有这体质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他感兴趣的某个大美人,他肯定会忍不住心痒痒,想在上面留下更多的痕迹,如同白雪红梅,那场景一定美不胜收吧……

    可惜,这体质落在他自己身上,感觉就很不妙了。

    “可一定不能让郁沧海那个神经病发觉啊。”

    明斐的脑海中蓦然升起这样的想法。

    然后他很快就囧了,所以短短几年时间,郁沧海到底带给他多大的心理阴影!他都忍不住要心疼自己了。

    不、不能这样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在星际的时候,怼不过他很正常。但地球可是我的地盘!自己武力值压他一头,还隐在暗处,妥妥立于不败之地!

    ……所以还是得想办法实时了解郁沧海的动向。

    想什么办法比较好呢?

    有了!

    明斐心中明光一闪,这么简单的事,怎么早没想到啊!

    郁沧海现如今的身份,可是圈内顶流。

    所以哪用得着千方百计地调查他,全中国几千万吾皇真爱粉个个火眼金睛,他哪怕长出三头六臂来,也别想逃过这么多人肉摄像头的盯视!

    趁着导演组还在讨论,明斐悄悄溜到一边,朝角落里的助理小圆招招手。

    小圆鬼鬼祟祟地凑过来:“怎么了,明哥?”

    明斐压低声音:“交给你个任务。”

    小圆:“您吩咐。”

    明斐说:“你想办法找个不显眼的马甲,加入郁唯吾的真爱粉丝群。有什么花费你先垫上,回头我双倍给你报销。”

    小圆眼睛一亮:“是要我做卧底吗?明白了!交给我,保证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明斐再三强调:“一定要注意隐蔽。”

    “放心吧,明哥你等我好消息。”

    小圆十分自信,因为她身边有好几个亲朋好友都是郁唯吾的真爱粉,她本人作为追星女孩,深谙里边的各种小套路,任那些大粉再多警惕,她就像一朵普通的小雪花融进茫茫雪山里,想穿帮都难啊!

    看我小明哥多有志气,自己还是个十八线呢,眼光就盯准了顶流的位置。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越想越觉得自己跟对人了啊!他还有这样出色的演技,家里破产了又怎么样,早晚有一天他凭自己的力量,也能成为圈内首屈一指的天皇巨星!

    小圆打了鸡血似的,跑旁边忙自己的卧底大业去了。

    这边明斐继续他的试镜之旅,男二号就定了是周又康了,用导演的话说,他们俩之间互动很有火花,周又康虽然名气不大,但形象突出,演技上佳,关键片酬还低,不考虑流量的话,用他绝对物超所值,根本不容错过。

    很快签了合同。

    至于女一号,是连续试镜了三位,才挑出来一个合适的。

    徐莹莹,新晋小花,现年21岁,虽然比明斐年纪还大点,但看外表一点没有姐弟恋的感觉。她原生家庭并不富裕,甚至算得上贫穷,但神奇的是气质上偏给人一种“大家小姐”的错觉,演起戏来很拼,又努力又聪明,加上她貌似还签了个很不错的公司,导演组没费多少时间,就确定了苏小越让她演了。

    剩下还有几个演员,一天的时间,基本都定好了。

    唯有本剧最大的反派……试镜了几个人,都不那么满意。

    《错生缘》的反派,是主角所在拆白党的党魁——莫天青。

    莫天青跟苏家有世仇,这么多年处心积虑,就是想搞垮苏家,让苏家人生不如死,痛彻心扉。

    主角莫天铭就是他精心培养的一枚棋子。

    两人年龄相距不过七八岁,平时以兄弟相称,实际却相当于养父子,莫天铭自小被莫天青收养带大,可以说,他的人生观价值观,都是被莫天青一手塑造的。

    莫天青是个掌控欲很强的人,性格喜怒不定。他脸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多年背负深仇大恨,让他时而阴沉狡诈,时而陷入癫狂,在人设上非常复杂,表演起来很有难度。

    其实,对很多实力派演员来说,他所饰演的角色越复杂,越饱满,能够发挥的余地才越大,怎么可能找不到合适的人呢?

    这就不得不提一下导演王奇先生的倔驴脾气了。

    他坚持反派必须上毁容妆,认为那道疤是莫天青的灵魂,决不允许魔改掉!

    同时,原著里,莫天青的年龄就只有二十五六岁,这一点也不能变。

    最过分的是,莫天青虽然是大反派,但他的戏份相比主角来说,并不算多——导演原话,你见过哪个**oss天天自己出来搞事的?逼格还要不要了?他在剧中起的应该是画龙点睛的作用,幕后黑手四个字你们要是不懂,可以回家查查字典。

    综上所述,一个二十五六岁的演员,既要有驾驭复杂反派的实力,又要接受得了少少的戏份,还得全剧顶着个大刀疤在脸上,在主角团每天享受甜甜的恋情时,他活得像个阴沟里的毒蘑菇,人生最大的意义就是搞事搞事,拉足了全片人的仇恨。

    王奇导演又不是什么名声响彻寰宇的大导,你说就凭他要求这么多,哪家的实力派男演员肯陪他这么疯啊!

    要知道,打从电影电视剧问世以来,扮演反派的人,绝大多数都是辛辛苦苦一场忙,等剧播了,高光是别人的,自己收到的只是骂名。最可气的是扮演的越成功,骂的人越多,一不留神还会被定型,从此以后无论再演什么角色,观众下意识就会觉得,这人獐头鼠目满眼坏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但凡有出演好人的可能,哪个有理想有野心的青年演员想演反派啊。

    还是这种毁容型、不够苏的反派。

    今天倒是有几个过来面试莫天青的,而他们符合莫天青的点只有两条,一,二十五六岁,二,男的。

    演技那叫一个辣眼睛啊!甚至还有一个走路喜欢扭屁股的,一进屋见到明斐就眼睛一亮,挨挨擦擦地老想找他说话,还借着对戏的机会,摸了明斐屁股一把,最后头走前塞给他一张写了电话号码的小纸条。

    王奇导演气得鼻子眼都歪斜了,喷选角副导演:“你这都找来的一群什么妖魔鬼怪!”

    副导演跟他合作多少回了,早习惯了这混蛋的驴脾气,颇有唾面自干的涵养,笑呵呵还气他:“就您那些狗屎要求,我能给你攒齐了人就不错了,你倒想找郁唯吾那样的天菜来演呢,可惜,人家搭理你吗?”

    王奇导演梗着脖子继续跳脚:“怎么又是郁唯吾,郁唯吾又怎么样,名气大了不起吗?他倒是想来加入我的剧组呢,可惜我不需要!根本不稀罕用!”

    话音刚落,旁边他老婆夏姐拍拍他的肩膀。

    王奇虎着脸:“干嘛?”

    夏姐递给他手机:“你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来经纪人,谁啊?”

    王奇僵了一瞬,下一秒,立刻像被蝎子蛰了似的从椅子上弹起来,一把抢过手机,抖着手指头点下接听键,深呼一口气:“喂?”

    “你好,我是郁唯吾的经纪人来姐,请问这是王奇导演的电话吗?”电话那头,一个略有些烟嗓的女声响起,经过电流的传播,音质上有点失真。

    王奇咳嗽一声,干巴巴回应:“来姐是吧,我是王奇,您打电话来是?”

    “哦,是这样,我听说王导正筹备一部民国背景的电视剧?”

    “对,没错。”

    “主要演员都定了吗?另外投资上有什么困难吗?”

    “先期投资已经到位了,主要演员……只差一个戏份很重的反派还没定。”

    “戏份很重啊……”

    “也不能说很重,是幕后黑手的类型,按出场的时长来说,不算多,但地位又很吃重。”

    夏姐在一旁抱着胳膊,嘴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她还是头一回见她家倔驴这么谨小慎微呢,都能听出好赖话了,应对的多聪明啊!

    果然,无论他表面上再怎么云淡风轻,如果让他列出圈子里最想合作的男星前三名,郁唯吾都绝对位居榜首。

    说那么多酸话,还不是因为有自知之明,根本搭不上人家?

    啧,偷偷把人家经纪人的电话都存上了。

    现在刚见到一点曙光,就连呼吸都快憋停了。

    “你看这不巧了吗?我们郁唯吾刚好有点时间,可以出演一下这个反派,不知王导——”

    “可以可以可以,我这边都可以的!”

    “那行吧,我们约个时间,细节方面等见了面再沟通。”

    电话挂了,王导原地蹦了三尺高,那叫一个喜形于色啊。

    “哈哈哈哈哈!我就说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心中的最佳人选居然自投罗网了!郁唯吾啊!我居然这么快就能和郁唯吾合作了。”

    副导演嗤了一声,这老东西,刚还怎么吹牛逼来着,郁唯吾?不需要!不稀罕用!

    现在怎么样,高兴的跟个一百六十斤的孩子似的,可耻的很!

    彼时,明斐刚走不到十分钟,一点不知道导演组的决定:反正快开拍了,给咱们男主角留点惊喜吧,他不是说最想合作的演员就是郁唯吾吗?回头一定高兴傻了吧哈哈。

    啊,真是做梦都想不到,郁唯吾怎么会看上这么个不起眼的小剧组呢?还主动要出演反派,匪夷所思,匪夷所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