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回来后我终于翻车了 > 第 17 章

第 17 章

 热门推荐:
    挂断电话,来姐给自己点了根细长的烟,不吸,任青烟袅袅升起,自己长长地叹了口气。

    退回昨天以前,如果有人告诉她,有一天她会给一个并不多么牛逼的导演主动打电话,就为了帮郁唯吾争取一个镶边大反派的角色……

    她保证会白眼一翻,当那人是个白日说梦的大傻逼。

    拜托,郁唯吾!

    那可是郁唯吾啊!

    出道以来就没演过配角!

    以他现在圈内的地位,谁有资格让他为其抬轿,失心疯了吧。

    今天早上,来姐拿到了明斐的资料,厚厚的一大叠,因为郁唯吾并未告知调查重点,干脆把能找到的资料全整理了出来。

    包括生辰八字,在哪家医院出生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分别是哪间,走得近的朋友都有谁,父母亲戚家谱,从小到大经历过的比较重要的事,身高体重三围,有无整容,甚至连明斐的几张不同时期的考卷,调查者都贴心地给复制了一份,附在资料后面,方便雇主检阅。

    要不怎么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呢,专业人士干活就是细致,不服不行。

    来姐把资料给他家祖宗送去。

    顺便在一旁感叹了几句:“看样子,这孩子从小就调皮捣蛋的很啊,孩子王,一路众星捧月长大的,怪不得录《全能少年》的时候,哪怕面对你,都一点不怂。性格这么出众了,长得还好看,一点容都没整过,你眼光可以的。”

    见郁唯吾低头看资料没说话,来姐试探地用开玩笑的口吻道:“你要铁了心打算潜规则他,我就费点神,把他的经纪约签过来,一来,这孩子有潜力,好好培养肯定有出息,咱不能为他人做了嫁衣不是?二来,也免了日后的麻烦,你们俩明面上成了师兄弟的关系,平时亲近点,没人会觉得奇怪。万一以后分开了,有这么一层保险在,他也不至于要咬死你……”

    可以说,来姐绝对是站在郁唯吾的角度考虑问题的,老成持重之言,绝对的推心置腹了。

    郁唯吾看资料看的贼快,几秒钟就翻一页,让来姐怀疑他到底有没有认真看。

    “没了?就这些?”

    “这么多还不够?潜个人而已,差不多得了啊,都调查他祖宗十八代了……”

    来姐实在忍不住吐槽的欲.望。

    郁唯吾没理她,重新翻开最后面的那几张试卷,明斐的字体写的很飘逸,虽然汉字与另一个世界的写法完全不同,但从书写习惯分析,两者之间还是有些相似之处的。

    厚厚的一沓资料,多角度全方位地描述了明斐的成长史,一步一步脉络清晰可见,他小时候性格如何,交了什么朋友,受了谁的教导,父母师长,突发事件,这些因素都影响着他,让他长成现在的样子。

    也就是录《全能少年》时,嚣张又放肆,好像天生就该站在台上光芒万丈的样子。

    和他放在心上的那个人,相似度至少有八分。

    郁唯吾头疼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得出这种含糊不清的结论,和没得又有什么区别?

    别说只像八分,差一毫一厘,不是他就不是他。郁唯吾不是自欺欺人的性格,在他这里,只有零和一百,没有其他选择。

    “在明家破产前,明斐的父亲给他投了一部电视剧?”郁唯吾翻开那一页,“《错生缘》,这个本子你了解吗?”

    “不太清楚,我忒忙,哪有功夫关注这些有的没的。”

    “在我的合约里,就只剩最后一部电视剧要拍了对吧。”

    来姐心中蓦然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你该不会想——”

    “就这部《错生缘》吧。”郁唯吾拍板道。

    来姐垂死挣扎,干笑了两声:“可我记得,《错生缘》的男主早定了是明斐啊,你就算想搞潜规则,咱走正面关怀利诱的路子不好吗,做什么非得抢人家男主,太恶趣味了点,这撩人水平幼儿园大班不能更高了。”

    郁唯吾笑了:“谁说要抢他男主了?”

    “那男二?”来姐深觉自己命苦,“祖宗哎,我求你了能不能别那么任性,恋爱脑也没这么玩的,你什么地位啊,去给一个十八线小新人抬轿?信不信粉丝们又要疯给你看?”

    “男二戏份太多了,排除吧,”哪知郁唯吾的要求更加过分,他根本不想花太多时间在这些无聊的事上,造飞船攀科技树势必会牵扯他大量的精力,要不是违约金太高,顺便可以近距离地观察一下明斐,他早直接闪人了,“找个跟男主有对手戏、同时戏份又不多的配角就行了。”

    来姐低着头不说话。

    郁唯吾只当她已经同意了,直接送客:“好了,我还有事忙,你自便吧。”

    来姐忍住了满腹的粗口,硬生生憋出一个扭曲的微笑,踩着恨天高出门去,回家先摔了茶几上的玻璃烟灰缸,咔嚓!脆响,巨爽。

    发泄完,还得认命地为她家祖宗收拾烂摊子。

    去网上搜了搜《错生缘》的大致剧情,了解了一下书中几个比较出彩的角色,还很认真地做了笔记,分析了每个角色的优劣,是不是适合郁唯吾。

    在给王奇导演打电话的时候,来姐总错觉自己是饱受渣男残虐,然而依然对渣男无怨无悔不离不弃的贱女……成年人的世界果然没有容易二字,都特么赖操蛋的郁唯吾!

    所以一听说主要角色只剩下大反派,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与男主有大量对手戏√

    同时戏份又不算太多√

    最关键,这只boss好好挖掘一下,应该会很有逼格——郁唯吾挑战毁容脸大反派,不争番位返璞归真,正是我辈戏痴应有的表现啊!粉丝们都别疯了,不该为这样的哥哥骄傲吗,都给我玩儿命的夸!

    反正来姐是肯定不会承认,她很期待郁唯吾进组以后,顶着个丑到爆的刀疤脸撩男时会有多崩溃的!顺便还要日常看小哥哥跟男二**,跟女一**,各种吻戏船戏,没他份!他一个变态大反派,还要抽小哥哥耳光,拼命折磨他,总之一场戏下来,不把好感度刷成负的,她就跟他姓郁!

    好叫你知道,这就是得罪女人的下场!

    来姐冷冷一笑,烟灰缸碎了就碎了,她直接把香烟屁股按熄在自己超大尺寸的大理石桌面上,然后看着那一点深颜色的灰,心中升腾起几分变态的快感。

    这时,摆在旁边的手机突然响了。

    拿起一看,却并非谁的电话,而是她昨天为《全能少年》设置好的闹钟。

    这档综艺的本年度收官季,终于上线播出了。

    ……

    同一时刻,迫不及待在第一时间就点开视频的粉丝遍布祖国大地,妈呀,可算播了,网上早有谣传说这期节目巨精彩,吾皇陛下的剑舞帅炸了!狗币节目组还特么死吊大家胃口,放出来的先导片给镜头给的那叫一个吝啬啊!不看还好,越看越跟被猫爪子挠了似的,觉都睡不好了。

    顺便,猫狗cp又是怎么回事呢?现在微博上依然是吾皇陛下单关明斐,明斐真的好冷血无情一男的,居然真的晾了吾皇这么久!很好,男人,你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这一注意可好,《全能少年》全集都跟着受益啊!谁让明斐出道以来,就只在这部综艺里露过脸呢,想考古都挖不深,只能去前面十几期找素材。

    “我是带着批判的眼光看的,倒要看看这位小明同学到底有什么好拽的,毕竟cp不能瞎嗑,当我们不挑食吗?”

    “鹅鹅鹅救命!这档综艺真的有毒!小明君画风简直魔性,看得太让人上头了,一连看了五期的我要沉迷进小明君的美色中拔不出来了!”

    “老公嫁我!老公你太帅了!”

    “这个cp我嗑了还不行吗,虽然还没看见小明君与吾皇陛下的互动,但就凭小明君的盛世美颜和无敌气场,我宣布皇后的宝座非他莫属!”

    “不不不不不,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小明君更适合当攻吗?他笑起来太苏了卧槽,哪怕他当皇后,走的也应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剧本,白天让陛下猫使劲儿嘚瑟,晚上就在床上鞭笞教训他,把陛下日的喵喵叫……咦,是什么红的如此刺眼?原来是我的鼻血啊。”

    “唉,考古的时候突然很伤感,体会到了人生无常的残酷——第一期的大少爷多么奢华尊贵啊,结果在最新期,他们家就已经破产了,听说还倒欠银行近千万,少爷无疑是从云端栽进泥里了,也不知道他缓不缓的过来。”

    “是啊,知道他的近况后,突然有些理解他了,没有第一时间回关吾皇陛下情有可原的,谁家出了这么大事也没心思营业了……”

    总之,乱七八糟的讨论,说什么的都有。

    相当一部分人默默地被明斐圈了粉,长得这么帅,个性还这么突出的小哥哥,必须关注一发!说不定她们见证的就是又一位巨星的幼年期!

    漫长的等待……

    最新一期《全能少年》终于刷出来了!

    此时,明斐也已经回到了家,洗了个澡,浑身香喷喷白.嫩.嫩,躺在床上点开了手机视频。

    不重要的环节就快进,他只紧盯住有郁沧海出没的镜头,看他手执三尺青峰从天而降,眼睛用雪白的发带蒙住,然后开始那场无比惊艳的剑舞!

    弹幕上都要疯了,满屏都是啊啊啊我死了!!!明斐却看得哈哈大笑,难得见这个神经病在大庭广众之下装这么傻的比啊,他只要一想这位迷倒万千少男少女的顶流巨星皮下,居然就是堂堂星际帝国少帅,就被戳中了蜜汁笑点,根本停不下来。

    接下来,帝国少帅又表演了如何用一条毒舌,把五名可怜的常驻嘉宾玩弄的冷汗涔涔——偏偏他一戳就是别人死穴,所以哪怕是各家粉,见此场景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还得在弹幕上替自家正主感谢导师:

    “我们xx以后会努力哒!”

    “日后神功大进,必不忘恩师指点之功!”

    “感觉我家xx都在瑟瑟发抖了,吾皇的标准定的会不会太高了一点,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这样牛逼的啊!”

    “给气场全开的导师跪了!”

    “迫不及待地想要看明斐出场的那一part,但前面也好精彩,根本舍不得快进啊我去!”

    “卧槽,刚从后面回来被震成傻逼的霉霉忍不住要剧透了——”

    “明斐唱的居然是——”

    “《我将君临》!帅炸啊我要不行了!”

    “狗币节目组好会的,开场是吾皇陛下的《剑指苍天问》,收场就是明斐的《我当君临》,老子的鼻血不值钱!”

    明斐扫到这些上空横穿的弹幕,心里不由也升起了几分得意,干脆直接拉进度条到后面,美滋滋地滚在床上欣赏自己的表演。

    他与郁沧海完全是两个风格的。

    郁沧海的剑舞飘逸中隐带杀机,他自己编的舞蹈则更加有王道霸气,搭配《我当君临》的词曲,就像往火.药.桶里扔了根燃烧的木柴,只听轰的一声,整个场子都炸掉了!

    摄像机拍摄到了更多的细节。

    原来在他表演的时候,台下的郁沧海,居然露出了这么炽热的笑容吗?

    明斐忍不住在床上来回打了几个滚。

    幸好他足够机智,不然恐怕刚从台上下来,就被那个变态打晕拖回老巢了……

    必须紧紧捂住自己的小马甲,绝不能有丝毫松懈!

    明斐有一搭无一搭地看着节目往下发展,心里默默合计着:再过两天,《错生缘》就开机了,到时候他跟剧组的人一起往江南某小镇一扎,完美躲开郁沧海!

    ……嗯?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的神,等明斐再醒过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屏幕上正在狂刷“???”

    画面定格在郁唯吾冷若冰霜的脸部特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