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回来后我终于翻车了 > 第 19 章

第 19 章

 热门推荐:
    三条热搜,各有侧重。

    刷#猫狗cp#的,除了一小部分真心觉得这种相爱相杀模式很萌的腐向粉,剩下大部分,都是真爱粉在用自己的方式给吾皇陛下洗白。

    没错,就是洗白。

    谁知道吾皇陛下发了什么疯啊,在综艺节目上当众为难小新人,人家小新人还刚有了美强惨的人设——长得美,实力强,家里刚破产所以特别惨。他身为导师,毒舌前面五个炮灰还说得过去,看完那么出色的《我当君临》后,非逼着人家表演胸口碎大石什么鬼!

    太影响路人观感了。

    所以干脆搅浑水,搞一个猫狗cp出来,立刻显得俩人的互动无恶意且萌了。

    真爱粉们可谓用心良苦。

    至于刷#明斐是怎么得罪郁唯吾的#那批人,则显然不吃猫狗大战洗脑包。相爱相杀个蛋啊,明显是明斐不知道为啥把郁唯吾得罪狠了!然后还列出来好几条可能的原因,把郁唯吾形容成了娱乐圈伏地魔,一个只手遮天的不可说男人,并信誓旦旦地保证,小新人明斐很快就会迎来惨无人道的报复,大家拭目以待。

    这个话题下,【郁唯吾黑脸】表情包简直铺天盖地,稍微意志不坚定的,经过几轮洗礼,也会信了“郁唯吾是真的讨厌明斐啊”这个结论的。

    所以别看上了三条热搜,里边唯有#剑指苍天,我当君临!#这一条,是完全的正向热搜。

    《全能少年》最终季也太给力了吧,一头一尾两段表演堪称日路狂魔,评论区就没别的,一片土拨鼠尖叫啊啊啊啊啊!

    郁唯吾粉丝基数大,哪怕涨粉也不是很明显,明斐就不同了,他的粉丝数差点翻了一番。

    “明哥,节目播出后的效果也太立竿见影了吧!你现在实红了!”助理小圆一大早找上门来,两颊红扑扑的,显然兴奋得不行,“从昨晚开始,公司就收到了不少商家求合作的邀请,喏,给你看看名单,你肯定猜不到排最前边的来头有多大!”

    明斐挑挑眉,接过文件夹打开。

    扫了一眼,然后他马上笑着摇了摇头:“如果你说的是君雅汽车的副线代言,那跟我实不实红没有关系,我认识君雅的太子爷。”

    “啊?”小圆露出微微失望的表情,但马上又振作起来,“明哥,我觉得你说的不对,那可是君雅啊,找代言哪可能那么随便,你要不是真的红了,太子爷就算想徇私,也过不了董事会的关吧。”

    明斐摸了摸自己下巴:“这倒也是。”

    “看,我就说吧!”小圆咬了咬牙,劝他道,“明哥,关键时刻,咱可不能过于清高啊,人脉也是实力的一种,虽然是副线,但君雅的副线也很牛逼了,青春时尚风,只要这代言接下,你的逼格立马就上去了!而且代言费也很可观的!”

    明斐:“先别忙着高兴,我先给傅明博打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

    傅明博的声音很疲惫,且明显带着几分小心翼翼:“明斐?”

    明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今天这么乖啊,怎么不叫我小红了?”

    “怕你揍我呗,”傅明博放松了许多:“就知道什么事都打不垮你,我白担心了。”

    明斐不跟他绕圈子:“把君雅副线代言给我,是你的主意?胆子够肥的啊,没被你爸骂死?”

    “他有什么可骂的,既然这块我负责,那就该我说了算,”傅明博停顿了一下,小声跟身边的人说了句什么,然后无奈跟明斐说抱歉,“我现在国外,还有些要紧事要处理,一会儿的飞机,所以有什么话等晚上见面再说好吗。”

    “晚上见面?”

    “对,我会让人给你发一张晚宴邀请函,主要是君雅的高层,不需要你应酬什么,算合作前走个形式吧。别拒绝我,朋友一场我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行吧,”明斐应下了,“就冲你这时候还能认我是朋友,晚宴我去。”

    “说什么呢,我当然认你是朋友!这一点永远不变!”傅明博很激动,挂断前又保证一句:“放心,晚宴你放心来,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明斐将手机丢到一边,见小圆眼巴巴地看着他,不由笑着骂了她一句:“你能有点出息吗?”

    小圆嗤之以鼻:“出息是什么,能吃吗,好吃吗?”

    “晚上陪我一起去赴宴吧,就知道吃。”

    小圆点点头,突然莫名其妙地鸡血起来:“放心吧明哥,保证鞍前马后,有任何人想羞辱你,都得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明斐翻了个白眼,“为什么要有人羞辱我啊?”

    小圆心里想,这不明摆着呢吗,人性惯爱捧高踩低,明哥前两天还是顶级富二代,朋友圈可高大上了,突然家里破产,一些势利眼怎么可能不落井下石?

    所以她是真心觉得明哥内心太强大了,换了她,落魄了知道要接受老朋友的“接济”,哪怕对方是好心,也落不下这个脸吧,绝对立马就崩了。

    她现在一边觉得怜惜他,一边又很清楚,有些事躲是躲不过去的,必须勇敢面对!困难是弹簧,你弱它就强。

    来呀!上刀山下火海,姑奶奶都陪你走一遭!谁怂谁是孙子!

    明斐懒得搭理她,径自去厨房找吃的了。

    不就是要以一个“落魄者”的身份,去面对以前的圈子,见以前的朋友吗?

    多大点事儿。

    只要郁沧海那个神经病没有出现在晚宴上,他就百毒不侵!

    耸了耸肩,明斐深觉自己可能被郁沧海搞神经了,傅明博都说了是君雅高层的晚宴,郁沧海八竿子打不着的一个顶流明星,怎么可能出现在那里嘛。

    实在多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