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娱乐圈]女娃家的烤地瓜 > 孽缘

孽缘

 热门推荐:
    那一天,深知公司现状的洪晟成最后还是咬紧牙关做出了“下周一开会”的指示。

    ……

    洪晟成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家两个一直被延迟出道的练习生,竟然能够将整个新女团的框架构建到这个程度。

    他终究还是小看了现在的孩子,可是纵然目前两个孩子所做的准备还有一些青涩,但是却早已初具规模,不到一周的时间就能够做到这个地步,以洪晟成的经验来看不出一个月,这两个女孩儿就能把这个新团给扒拉的差不多了。

    以至于现在已经把话撂出去的洪晟成时是真的骑虎难下了。

    作为代表她虽然他做不到认清公司全部的练习生,但是对于这些已经预备出道的“预备役”,他还是有些了解的。

    首先全兆妍,作为公司作曲课成绩的长期榜首,要不是当初想着她的长相与天猫最初的定位有差的话,她早就出道了,可是现在这一拖再拖以至于她的合同,到今年年底也就要到期了。

    至于狄露颜,抱歉这丫头虽然进方块的时间才一年多,但是在方块管理层那可是出了名的“难搞”!

    毕竟狄露颜当初会进到方块当练习生可完全不是自愿的啊!

    还记得当初狄露颜跑错面试考场,结果误打误撞拿了那届练习生面试第一的时候,他就有稍微的询问过了,这丫头就是个留学生富家女啊,甚至当初这丫头来方块面试的时候,就是个留学生想要锻炼自己找个兼职罢了。

    然后意外的是,当初因为女孩刚从法国来到韩国留学,还没倒过来的关系,结果八小时的时差没赶上早上的员工面试,反而到了下午的练习生面试。

    于是,可能是因为当时下午的练习生面试已经开始了有一段时间的关系,再加上方块也算是练习生生源较多的大公司的关系,见惯不惯的门卫就以为狄露颜是个面试迟到的练习生,就给了她一个剩下的号签,并指了指练习生面试考场的方向。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个刚刚抵达韩国没多久的留学生,因为对韩语的掌握还停留在书面,而不擅长口语的关系,第一次来韩国的她,竟然以为在韩国爱豆公司,连工作人员也要懂音乐,于是人生地不熟的她就啥也没准备的,现场清唱了一首歌。

    可结果就是这么一个过于草率的清唱,竟然直接秒杀了现场一种以“唱歌”自信的练习生,受到了评审们的关注!

    ……

    好吧,或许这个事实有些草率,但是考虑到狄露颜的成长环境,这也并非是没有可能:

    自幼欧洲教堂唱诗班锻炼出来的超强乐感,以及本身习惯吟唱清唱的演唱习惯,在这种缺少专业设备的选拔现场,反而成了一大杀器。

    于是乎那个时候仅仅只是勉强通过韩语留学测试的“哑巴韩语能力者”狄露颜,就这样在一大堆自己听得一知半解的规则讲解下,莫名其妙的完成了Vocal定位练习生的考试,并取得了Vocal组第一名的成绩。

    当时几乎是整个Vocal组的面试考官看着狄露颜都是一种“捡到宝”一样的表情,嗓子式天生的,因此对于好的Vocal而言,哪怕是不会跳舞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舞蹈后天多跳跳总是能练的差不多的。

    更何况这个小女孩儿颜值还挺高。

    因此对于喜得有嗓音特点的“高颜值大主唱”的方块而言,几乎是当天就给狄露颜发出了入社的邀请,可谁成想也就在这个时候,拿到了面试通知书,并且凭借着自己的“哑巴韩语”,看懂了对方给的合同后,狄露颜当场就拒绝了方块的邀请。

    狄露颜:我是来面试当化妆师的又不是来当练习生的!

    面试官:“……”

    好吧,不得不说狄露颜这一句话虽然语法不是很标准,但还是把现场的面试官给惊到了。

    毕竟在韩国这种一眼看上去就不到二十岁的孩子来娱乐公司,哪个不是想出道当明星的,哦当然,还有追星蹲点的……

    因此对于像狄露颜这种长得漂亮唱歌还好,却相当幕后的,面试官自认自己还真的是没见识过。

    但是不管怎么样,碰到好苗子总不能放弃吧,要知道虽然在韩国,经济公司对待练习生都非常的严厉,可无论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对于长相漂亮的,有潜质的好苗子,那都是得当宝贝似的护着的,更何况眼前这个还是明显的可以走大主唱路子的,这怎么能放过。

    要知道当年就连被誉为Kpop第一经济公司的司马家,可都干过“追着人家孩子跑六条街”这种说出去都会被人家当人贩子的事儿啊。,这回这误打误撞送到自家嘴边儿的,还能放了。

    于是乎,那一天方块的面试官们,可谓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什么“狄露颜这种Vocal容易出道”,“轻微混血的长相适合方块的Girlcrush风格。”,“还有什么三大的经济公司竞争太大,方块性价比最高,”等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理由。

    甚至于那个时候还有一个欧尼说了句:“现在考好大学不容易,没学历不好找工作”的借口,结果直接被狄露颜一本弘大室内设计专业的留学生录取通知书给怼的没话了。

    弘大啊——还是弘大最□□的产业设计专业(主攻室内设计)。

    我的老天爷啊,韩国就业是难,可是国内对应专业最顶尖的学府毕业的,只要不是太混,怎么着也能找到一个不错的工作吧。

    更何况看这个女孩子的样子,既然能来留学,那么家境肯定也不会太差,而且浑身上下穿着的虽然都不是他们所认为的那些“常见的名牌”,可是却一眼看上去就能够给人一种“不便宜”的既视感。

    家境好,好大学,留学镀金,怎么着也不会是找不着工作的类型啊,甚至这个女孩儿说是来面试兼职,但估计也就是一个大小姐来体验体验生活。

    于是到了最后,还是当时的面试评审组组长发话,说只要狄露颜签约,就可以直接进出道预备组,然后又现场胡编了一个什么“出道预备班有造型扩展课”,才把狄露颜忽悠了进来。

    ……

    本来呢这位面试组的组长是想着先把孩纸忽悠进来,以后练着练着看看爱豆的舞台,感受到那份“星光”的成就感,也就安分下来了。

    并且后来,可能因为小时候在欧洲也有点儿“富家小姐”的派对舞蹈底子的关系,狄露颜在出道组的表现也一直还不错,甚至在综合了Vocal的高分后,在出道组的评价中,也能混个中上的段位。

    甚至因为狄露颜在入社后被检查出具有“绝对音感”的时候,还让这位当初担心诱惑力不够,而直接冒险做主让狄露颜进出道班的“评委”赚足了面子。

    那段时间因为发觉到好苗子的关系,这位名为安正贤的声乐组评审(制作人),可谓是赚足了面子,每天上班都神气赳赳的。

    然而他没想到这第一次月考刚过,狄露颜便在稳定了在出道预备班的学习进度后,询问起了有关“造型师课程”的问题。

    于是这位曾经为了忽悠孩子能“夸下海口”的制作人瞬间就尴尬了,我的天,方块哪有这种课程啊,而且更重要的是,此时此刻,狄露颜这位已经得知自己被忽悠了的大小姐,竟然还直接表示:

    “解约,我找律师讨论一下这一个月应该赔方块多少钱,顺带算一下你们忽悠我进公司,应该抵扣掉多少的训练费。”

    ……

    狄露颜的态度很强硬,甚至于因为狄露颜本身就没打算□□豆的关系,合同里的那句解约后多长时间不能去别家公司的条款,对她而言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儿。

    并且因为这条限制条款才是解约金里的“大头”的关系,才练习了一个月的狄露颜根本就不需要付多少违约金,更何况这丫头还根本就不是一个差钱的主……

    安正贤表示狄露颜绝对是自己进公司以来,碰到的“最难搞的练习生”,而且他总有一种感觉,狄露颜当时同意签约,就是看中了就算“解约”,也对自己没有多大的影响的问题。

    这一刻,这位已经在方块工作了近五年,且好不容易从制作人助理升职为制作人的“老员工”,真的是感觉到了一种“被骗的是自己”的真实感。

    安正贤表示自己现在灰常的“蛋疼”,但是“蛋疼”又怎么样?好苗子还是得尽可能的留,万一这孩子在韩国呆久了哪天开窍了跑别的公司去咋办,他还不得被骂死?

    于是这位上任仅三个月的新晋制作人,就这样托关系,把狄露颜塞到了一个因为快要休产假,而没有继续跟一线艺人的“Cody姐姐”的门下。

    然后谁成想,这位自幼在法国接受时尚教育,且因为自身的“室内设计”的专业,而具备一定美术公司的小丫头,竟然还在公司造型师的圈子里混得如鱼得水,以至于最后,他还是从公司造型部部长那边,好说歹说,才把小丫头给“抢回来”的。

    ……

    想想也是非常可悲了,然后他更没想到的是,就是因为这一连串的事儿,这位好不容易从助理混到制作人岗位的“苦逼青年”(快30了),竟然成为了全公司很长一段时间里的“笑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