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温小南的念念不忘 > 第二十一章 桃花眼的少年

第二十一章 桃花眼的少年

 热门推荐:
    苏意走在校园里,后边跟着一个慢吞吞的少年,模样生的好看,桃花眼里不自觉露出三分薄情和七分的漫不经心。

    奶奶说过,桃花眼的人最是深情,也最为无情。有这样面相的人,轻易不对人动心,却很容易让旁人伤心,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偿所愿的。

    记忆中,奶奶轻轻点了点小苏意的鼻尖,笑的很慈祥,眼神却有些伤感,她说:“意意,以后如果有一个长着桃花眼的男孩追你,你可不要让他等太久哦,不然啊,我们意意的爱情又会晚来好久呢。”

    苏意懵懂的点头,她想:桃花眼是什么样子的呢,是爷爷那样的吗?可是奶奶给自己看的照片上边爷爷的眼睛都是笑眯眯的,根本看不出来样子啊,那它到底长什么样子啊。

    小苏意歪着小脑袋,很努力的回想爷爷在世时的样子,可是再怎么努力,那个模样始终朦胧,看不清晰。

    又一年冬天,奶奶也去了,怀里抱着爷爷的照片,照片上的爷爷笑的开怀,满眼都是拍照的那个人。

    苏意记得,这张照片是奶奶给他拍的。

    爸爸后来告诉苏意,爷爷年轻的时候,追了奶奶好久,奶奶那时是学校有名的美人,心思也单纯,觉得这人长着一张薄情脸,日后定会被抛弃,就一直躲着爷爷,不肯答应他。

    爷爷也不生气,依旧每天等在奶奶放学必经的路上,推着车子在后边陪她走上一段路。

    后来,那段路的路灯修好了,爷爷也不再跟着她了。只是奶奶的桌上每天都会多出一只彩纸叠的千纸鹤。

    起初,奶奶并不知道这是谁送的,直到一天看到爷爷在学校超市买那种彩色的纸才明白这纸鹤是谁叠的。

    高考完,奶奶填了南方的大学,爷爷在父母的逼迫下留在了北方。

    奶奶本来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二人的缘分只能到这了,谁知,每年夏末她都会收到一份快递,来自北方的一个城市,里面是彩色的千纸鹤。

    后来,爷爷去到奶奶在的城市旅游,二人再次相遇,爷爷奶奶才正式在一起。

    苏意想着爷爷奶奶的故事,不自觉慢了脚步,后面走着的颜柯加速走了两步,跟她齐平。

    颜柯跟上来了也不说话,就只是看着她,眼睛亮闪闪的,勾引着人去看他。

    苏意察觉到他的视线,偏头看着他。

    对视良久,就在颜柯忍不住说话活跃气氛的时候,苏意开口说:“你这是桃花眼吗?”

    颜柯笑了笑,逆着月光,美颜愈发精致漂亮。

    他说:“意外,你这么不关注我的消息的吗?学校贴吧不知道有多少女生为我的桃花眼痴迷呢。”

    苏意“哼”了声,气鼓鼓的走了。

    颜柯也不急着追,慢慢的在高三楼旁边的小道上挪着步子。

    二人出来的时候从东边的楼梯下来的,没有走那条黑黢黢的长廊。

    颜柯左右看了一下,然后从兜里拿出手机,将镜头对上苏意的背影,按上了快门。

    无声的一下,定格了他的年少。

    颜柯拐进高三楼,心里却想着苏意找秦悦时说的话“不信,你就试试”。

    他勾了勾唇,小声的说:“试什么试,你又不是我,不能沾染这些不好的人。”

    时光一下回到三年前的初中。

    在围在颜柯身边的女生被苏意赶走之后,三人渐渐熟络起来。

    苏意了解到,颜柯之所以整日趴在桌上无精打采是因为感冒。

    当时的苏意还没发现颜柯的毒舌,所以对待他很是上心。

    不是今天拿错了一瓶药,就是明天多接了一杯热水。

    就这样照顾了一个多星期,颜柯的感冒才彻底好了。

    然后班级的同学就发现,这位看起来不好惹的大佬在开风扇都不解热的盛夏,竟然拿着粉色的保温杯喝热水。众人只道:大佬的迷惑行为,我们看不透。

    颜柯丝毫没有发觉旁人放在他的粉色保温杯上的奇怪眼神,依旧每天接一杯热水,慢慢的喝着,模样乖巧极了。

    有一次,苏意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谣言,说他同样一件黑背心有好几十件,每天轮着换。

    颜柯反思了一下自己的穿衣风格,其实也不是每天穿的都一样的。

    比如,今天的衣服上边有银色的勾线,昨天的衣服侧面有白色的细线,前天的衣服领口还有深蓝色的装饰扣……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一件衣服买几十件同款,颜大佬第二天穿了一件黑色的带白色骷髅头的T恤,那个骷髅头很大,占据了整个后背。

    颜大佬心想:这下不会说我每天的衣服都一样了吧,这件衣服可是我前同桌送我的分班礼物,肯定亮瞎你们的眼睛。

    然后颜柯就被上语文课从后门偷看的班主任叫出去罚站了。

    理由是:带坏班级风气。

    那段时间,颜柯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带坏班级风气了,我也没出去打架啊。

    说起来,颜柯最初是因为他那逆天的颜值闻名学校的,后来,使他出名的是他打人往死里打打的狠劲,以至于女生们就算想看他的脸,也离的远远的。

    颜柯第一次被记过是初三的第一学期。当时他被举报在学校聚众斗殴,班主任怎么劝都没用,教导主任执意上报学校给他记大过。

    苏意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急的眼泪都哭出来了,她拉着温南等在办公室外面。

    颜柯一出来她就凑上去了,她是怎么也不相信颜柯会在学校里聚众斗殴,以前他打架也都是在校外帮着几个朋友平事,在学校再怎么生气也没真跟人动过手。

    同一个班的同学跟他相处久了,都忘了他的校霸身份,胆子大的还敢跟他开两句玩笑。

    这么一个连同班同学都不会欺负的人怎么可能在学校聚众斗殴呢,苏意不信。

    但是,不管苏意如何软磨硬泡,颜柯都咬死了是自己看别人不顺眼,才叫人打他的。

    这次大过还是记了,但是校方看在他出众的学习成绩上,给了他一次机会,只要每次考试拿到年级前五且毕业前不再惹是生非,这次大过在毕业的时候就会被抵消掉,不会真正计入电子档案。

    颜柯答应了,年纪前五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至于后面那个,只要那些人不跳出来找事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只是,天意弄人,世事难料。

    中考那天,天气还是闷闷的热,远处的乌云好像在酝酿着什么,随时等着飘到这边。

    学校给初三的考生安排了几辆大巴载他们去考场,整个年级的学生就集合在操场,等着大巴的到来。

    教导主任溜溜达达的在周边巡视,然后看到戴着鸭舌帽的颜柯,眼睛眯了眯,向着他走了过来。

    “颜柯,这一年表现的都不错,考完就结束了,别再惹事了啊。”说完,拍了拍他的的肩。

    颜柯摸了摸帽檐,笑着应声:“我在考场怎么惹事,放心吧,老朱。”

    教导主任猛然听到学生们给他起的外号,有点生气,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发泄,木着一张脸对颜柯说了一句:“中考加油。”

    一切都很顺利,如果没有那个人。

    蒋寒在考英语前把颜柯叫到了了考场外面的一个僻静角落。他对着颜柯不停地道歉,嘴唇哆哆嗦嗦的,脸上满是惊慌。

    颜柯对他的道歉不感兴趣,见他没话说转身就要走。

    蒋寒突然抓住颜柯的胳膊,拽着他往自己身前一晃,这在远处看来会形成视觉效果,给人一种颜柯打人的错觉。

    颜柯开始真以为蒋寒只是单纯的跟他道个歉,被他这么一拽,他全明白了,假的,都是假的。

    颜柯冷笑了一下,走到蒋寒身前说:“我还以为你悔改了,没想到你还是喜欢这种下三滥的伎俩。”

    他说出这话的时候,蒋寒身形抖了一下,眼神看着颜柯身后的一个角落,飘忽不定。

    “让我看看,是把照相机放到那个位置了?”

    “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蒋寒,上次打架我替你背锅,是因为我他妈念你是我的兄弟,才没找你算账,要不你以为你的名字会不出现在那个名单里?”

    “你的意气用事你自己负责,没有人会为了你这么个小人隐瞒一辈子。”

    说到这,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盯着蒋寒看了一会,随后颜柯退后了两步,缓缓开口说“你猜,那天除了你跟我,有没有有人知道打人的是你呢,嗯?”

    蒋寒猛然抬起头,他挣扎着,双手在头上胡乱揉着,他大喊:“不可能的,那天那么黑,我们靠的又近,不可能有人看清的。”

    颜柯冷冷的看着他,随后勾了勾唇,邪魅的笑了一下。

    “是嘛,看来你是不认识一班的方明宇喽。”

    “那天晚上,他找到我说愿意替我作证,你说我要不要告诉教导主任打人的是你呢?”

    “你会不会在中考结束前背上一次记过处分呢?”

    “你要不要试试?”

    蒋寒握紧了拳,眼里闪过一瞬的狠厉,他刚要动手,就听见后面的脚步声。

    “蒋寒,刚才的话我都录下来了,如果你还想搞什么动作,我就把这段视频发给主任,由他处置。”苏意满脸冷意,看着他握紧的拳头。

    颜柯也很意外,看了苏意一眼。

    她不该来的。这种恶心的事不是她该知道的。

    蒋寒好似被一下子抽光了力气,无声的站在那里。

    苏意确定他没有任何威胁后,拉着颜柯走回了考场。

    “颜柯,你刚才只是说着玩的吧,你没想把他打人的事告诉教导主任。”

    “嗯,毕竟朋友一场。”

    “那你……”

    “我的处分都快结束了,而且你还有他的把柄,他不会再有什么动作的。”

    苏意看着颜柯,只觉得这个人在她心中的印象又重了几分。

    这之后,颜柯对人都是笑嘻嘻的,没有人见过他冷脸的样子,只是不经意间会让人觉得疏离。

    时光老去,人事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