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笔成谶 > 第二十三章:虎步八极刀

第二十三章:虎步八极刀

 热门推荐:
    “谁啊?”徐北渚脑袋抵在门边,手中的陌刀握紧。

    不会才分开,这吴玫就来杀我了吧?

    这也太离谱了,自己怎么着也是饶了她一命呀。

    只听一声银铃般的女子声音传来。

    “徐公子,是我。”

    徐北渚欣喜地打开门。

    “海棠姑娘你来啦!”

    茅海棠一身素白的衣服立在门外,吊俏丹凤眼定定地看着徐北渚。

    “来来,进来说。”

    徐北渚将海棠请进屋内,再左右打量了一下屋外,确定没人跟着,这才把门带上。

    “来来来,”徐北渚指着椅子,“海棠姑娘坐,小舍简陋,招待不周了。”

    茅海棠嗯了一声,顺从徐北渚的意思坐在了椅子上。

    徐北渚的桌子上点了一支红烛,此时红烛高烧,火光隐隐绰绰,温暖而安静。

    茅海棠侧坐在椅子上,烛光照着她白净的脸,修长的脖子,更照着她惊为天人的料峭眼角,那眼角是插在鬓发里的,是戏台上花旦的样,真真的勾魂摄魄。

    徐北渚看楞了。

    “别看了!喂喂!”丹田里的廖卉气鼓鼓给了他一脚,一下子把徐北渚踢醒了。

    “她可是缺魂少魄之人,和她接近,你就等着灾事临门吧。”廖卉咬牙切齿地提醒道。

    徐北渚挠挠头,说道:“姑娘许久不见了。”

    茅海棠看着徐北渚微微一笑。

    “公子这些天,所去何处?海棠来了两次,都不曾见到公子。”

    “啊……在下入了兄弟会,去森林里猎些动物以维持生计。”

    “这样呀……”茅海棠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接着却突然激动起来,说道:“那!公子可曾凑到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

    徐北渚听完大喜,他似乎记起,这个茅海棠的执念就是找个愿意付十两银子的恩客,来寻鱼水之欢。

    “姑娘稍等!”徐北渚两只躁动的手,仔细摸索全身的口袋。

    今天就是把裤衩拿出来抖抖,也得凑出十两银子!

    一两、二两、三两……

    徐北渚从口袋里摸出的银子越来越多。

    此时丹田里,突然一阵蓝色的光冲向徐北渚脑门。

    像有一个仙子在耳边轻语。

    “再敢翻找银子,我让你变成阉人太监,蹲着撒尿。”

    廖卉说完,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徐北渚浑身汗毛倒竖,打了个冷颤。

    “恶魔!咳咳……”

    徐北渚清了清嗓子,“那个……海棠姑娘啊。”

    茅海棠略微露出诧异之色,“公子何故停止翻找?公子的钱袋鼓鼓囊囊,该是有十两才对呀。”

    “海棠姑娘……”徐北渚凝视茅海棠的美眸。

    “就是徐某有这十两银子,徐某也无法接受姑娘的盛情。”

    “为何?”茅海棠将纤纤食指放在唇边,眼帘低垂,似有一些委屈。

    “海棠姑娘天姿绝色,当配盖世男儿,徐某名不经传,草莽之身,如何值得海棠姑娘青睐?惭愧。”

    只听房间里突然传来一句陌生的男人的声音。

    “说得好!”

    徐北渚大惊,什么人!

    只见一名黑衣男子像瘌蛤蟆一样趴在窗户外,在窗户纸上投出一个大大的阴影。

    俄而,人影猛地将头撞破窗户纸,却露出一张俊俏的脸。

    “茅正一你有病吧,半夜不做人做鬼?”徐北渚的脸疯狂抽搐。

    “哥,你怎么来了?”

    茅海棠也是捂着嘴,惊讶莫名。

    茅正一将窗户纸撕大,整个人就从窗户进来了。拍了拍灰尘,接着拍了拍徐北渚的肩膀。

    “北渚兄坐怀不乱,乃是真君子也!”

    徐北渚白眼一翻,“谢谢你夸我,你们兄妹两半夜来我这寻开心呢?”

    茅正一嘿嘿一笑,说非也非也。

    “是这样的,”茅正一寻了一张椅子坐下,“北渚兄,你也看见了,我妹妹的病总拖下去也不是事,需要找医师。”

    “医师?”

    茅正一点头,“据说这个月,兄弟会最好的医师,陈恪会来到陵口城,届时团长肖诡会让他为兄弟会佣兵治疗。”

    徐北渚点头,“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带着海棠混进去,看这个名医能否治好海棠的病症?”

    “正是如此。”

    “小事一桩,海棠妹妹交给我,你放一百个心。”徐北渚捶了茅正一肩膀一拳。

    茅正一看到徐北渚如此够意思,心里也是一暖。

    “你也练枪?”茅正一看着床边的长柄陌刀。

    “掌柜说这是刀来着,叫陌刀。”

    “还真是,顶上开了双刃,”茅正一点头,“想不想学个刀法?”

    徐北渚本来还想矜持一下,可是一想到茅正一是茅山派亲传弟子,他从牙缝漏下的肉,都够徐北渚喝一壶。实在无法拒绝。

    “什么样的刀法?”徐北渚咽了一口吐沫。

    茅正一微微一笑,也不答话,将一本灰色的秘籍放在徐北渚的桌上。

    “海棠,我们该走了。”

    茅正一推开房门,茅海棠紧随其后,快出门时还回头望了徐北渚一眼。

    门就“吱呀”一声被关上了。

    “别看了,都走了!”丹田里廖卉嘟着嘴。

    “哦哦。”徐北渚猛地回过神。

    桌上的红烛已经燃了一半。

    徐北渚拿起茅正一搁在桌子上的秘籍。

    翻开第一页,只见这略微泛黄的纸张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五个金色大字——《虎步八极刀》。

    徐北渚的嘴巴惊讶地张成了O形,听名字都如此霸气。

    “惆玉,你快看看,这个功法几品呀?”

    “玄级上品刀法。”廖卉手指扒拉着下巴。

    徐北渚喜笑颜开,这算是他获得的第二部玄级功法了,练会了它,估计自己能正面和吴玫碰一碰了。

    徐北渚翻开秘籍,细细看起来。

    虎步八极刀,前期的重中之重是学会虎步。

    所谓虎步,就是前人研究老虎捕猎所总结出来的步法,老虎狩猎,快、准、稳、狠,不给猎物留一丝活命的可能。很难想象前辈是如何将这一种不属于人类的步伐,融入到武学里。

    徐北渚看着秘籍上的图画,有的图人身子几乎贴在地面上,有的图又似黄鹤飞天,脚不沾地……

    “廖卉啊,你说我这个佣兵团的天赋这么高,我学习东方武术的天赋如何?”

    廖卉道:“你学会闪电五笔也不过花了一周吧,嗯……算不上笨。”

    “啊,什么叫算不上笨,你就是不好意思夸我呗。”

    “少得意了!”

    徐北渚精神胜利之后,开始琢磨步法,这步法怪异无比,真正走起来,却又有种虎虎生风的威猛感。

    好功法!

    练了一阵子,徐北渚觉得疲惫不堪。

    便带着满足的笑容,酣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