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域上绯红 > 第四十三章:姐妹

第四十三章:姐妹

 热门推荐:
    小娘子面如桃花,明艳动人,便是形容此刻的离非。平日里轻装打扮,此刻着了这精心制作的霓裳羽衣,竟是自发靓光,让人睁不开眼。

    易上域一时看得失了神,第一次见到离非如此装扮,光艳动人,让他心动不已。

    “果然,人还是要靠衣裳。”易上域干咳一声,故作轻松的调侃道。

    “好看?”离非有些迟疑,从未精细装扮的她还是有些不习惯。

    “甚是动人。”易上域站了起来,向着离非走去,摸了摸离非的头。“怎么那些珠钗没有都戴上?”

    “都戴上实在太重,行动不便,如此便很好。”离非笑笑道。

    “嗯,如此甚好,红装素点,过满则亏。”易上域拉着离非的手,拥入怀中。

    “你,你……做什么呀。”易上域突然的热情,让离非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你我心意已知,自然无须拘谨。”易上域炽热得看着离非,温柔道。

    离非巧笑颔首。

    “来,坐下。”易上域轻抚离非脸颊,护她坐回桌旁,温柔的引着离非喝了几杯酒。

    “绯儿,在谷中可是遇到不愉快的事?”离非放下酒杯,易上域拉着她的手,关切的问道。

    “满心期待回到谷中,却不想母亲不愿见我,想来还是在生我气。”离非叹一口气,难过的说道。

    “普天之下,哪有母不爱子,定然是有其他原因,她不便于见你罢了。”易上域将自己的座椅拉着向离非靠了靠。“倒是你,若是想要她安好,你便要活得精彩才是,你此刻这般难过,她也必是无法安心。”

    “传言中,你自小独立,却不想,对父母与子女的感情竟看得如此明白。”易上域的安慰,让离非心情好了不少,而易上域有着如此细腻的感情,离非确实有些诧异。

    “我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以后还有大把时间来慢慢了解。”易上域修长手指轻理离非耳边发丝,深情道。

    离非满心幸福,柔情的看着易上域。

    “主上,为您准备了些吃食,可给您送到房中?”屋外,又传来管事的声音。

    “进来。”好好的气氛被突然打断,易上域有些不悦,冷冷回道。

    门被轻轻推开,管事带着方才的两个姑娘,端着一些下酒菜恭敬的走了进来。见此情形,离非有些不好意思,想要收回被易上域拉着的手。却不想,双手被易上域抓得更紧,对进来的管事几人视若无睹。

    “属下先行告退。”餐食布置妥当,管事立即带着两个姑娘退出。

    “你看到了吗?那个姑娘可真是漂亮。”

    “当然看到了,难怪主上对其他姑娘都没有兴趣,原来身边有这样的绝色佳人。”

    “你看主上对那姑娘好生温柔深情,羡慕死人了。”

    ……

    “闭嘴。”管事皱眉拍了拍一出房门就窃窃私语的两个姑娘,拉着她们快速远离易上域房间。

    “不想活了,竟敢在主上门外议论主上。”三人站在一楼后院走廊中,管事生气的训斥道。

    “对不起啦,姑姑,这么多年,第一次见主上如此对一个女子,我们一时激动了。”平日里管事也不是凶恶之人,和姑娘们相处愉快,大家也都是敬重她。方才的训斥两人自然知道管事是在保护她们,便对管事撒起了娇。

    “你们啊。以后可不能再这么莽撞了。”管事无赖一笑,手指轻轻戳了一下两人额头。

    “是,姑姑。”两人恭敬回道。

    “不过姑姑,您跟主上时间最久,可曾见过主上对哪个姑娘上心?”一个姑娘忍不住又好奇起来。

    “未曾见过,以往主上都是和他两个好友来喝酒。带女子来,这是第一次。”管事抬头看了看易上域房间的方向,低声说道。

    “天呐,那姑娘也太幸福了。”两个姑娘听后更加羡慕离非了,眼中的羡慕之情都快溢出眼眶了。

    “好了,个人自有个人命,你们也会有你们的好命,无须羡慕他人。”管事看着两人笑了笑。“且去忙吧,切记,不可随意议论主上。”

    “好的,姑姑。”不知是管事的教导听了进去还是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不再妄想,两人很快整理了自己激动的心情,转身向着大堂而去。

    “既然下酒菜都送来了,今日便陪你好生喝几杯。”三人退下后,易上域端起已倒好的酒,放在离非手中。

    “好,那今日就不醉不罢休。”虽然得易上域安慰,心情好了不少,可母亲不愿见自己,离非心中仍难放下,正好借酒浇浇这愁。“可是,你酒量比我好,若我醉了,可要多担待哦。”

    “放心喝吧,你喝醉我可不是第一次见了。”易上域戏谑的笑着。

    “就没喝醉过几次,都被你碰到了。”离非抿一口酒,小声嘟囔着。

    易上域未说话,温柔而深情的看着脸颊微红的离非,心跳异常。很想一把将对面这个小人儿拉入怀中,但却怕控制不住自己,做了唐突之事,便只能这样看着她,实在煎熬。几百年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时间觉得此刻的自己倒像那戏文里所说之求而不得的痴情郎,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嘲笑自己。

    “与你可称兄弟便是齐溟吧?”离非微醺,面带忧伤的问道。

    “我二人从小一起长大,自然是视彼此为兄弟。”离非的问题,让易上域有些奇怪。“你问这做何?”

    “我且问你,你是否什么都愿意让给齐大哥?”

    “除了你。”易上域回答的干脆而直接,不加任何思索。

    虽已喝醉,但离非仍被易上域的话感动得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我也是如此想,可姐姐们还是不愿意喜欢我。”离非干咳一声,端起手中酒一饮而尽,叹一口气继续道。

    “他们都已对你下了杀手,还是如此记着这份姐妹之情?”离非的纯善打动着易上域,虽平日里看着是个爱憎分明之人,可真要伤了谁,她却也是十分不愿意的。

    “怎能不记着呢,她们可是我的姐姐。”离非深吸一口气,对于和离琴、离心之间的事情终于有人可以倾诉了。“我很小的时候,和两个姐姐感情很好。我们一起戏水、一起偷逃出谷玩耍、一起修炼,那段时光,好是愉快。后来,我们慢慢长大,两个姐姐也越来越疏远我。我一直以为是我修炼不佳,让姐姐们生气,直到成人后,大姐开始操持谷中事务。”

    话到此处,离非顿了顿,望着手中酒杯,悲从心出。

    见此,易上域轻抚离非的脸颊,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此刻,只有让离非把话说出来,这事也才能在她心里翻过去。

    离非看着易上域笑了笑,很幸运自己可以遇到如此明白自己的人。

    “一次,我无意间听到大姐和她的心腹紫荆的对话。”离非微滞。“母亲自小便偏爱我,大姐担心我成年后会取代了她在谷中地位,阻碍了她成为妖族族长之路,所以……所以和紫荆商量着如何除掉我。自那之后,我便常在谷外四处游玩,偶尔回谷也从不过问谷中事务。”

    离非拿起酒壶给自己斟满,仰头而饮,继续道。“我这样做,便是想要保留和她的姐妹之情,却不想,她对我的厌恶却是只增不减。连带二姐对我也是越来越疏远,直到如今,见到我,便好似敌人一般。”

    说罢,离非拿起酒壶,起身向窗边走去。

    “你说,我怎么就这般招人厌弃呢?”离非冷冷的嘲笑了一下提着酒壶灌下一口酒。

    “怎会?你还有我。”易上域走上前轻轻将离非揽入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