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裁宠妻无药可救 > 第420章 发狂1

第420章 发狂1

 热门推荐:
    轰!

    聂倾倾脑子就跟烟花厂见明火一样,轰的炸开。lnrg

    噼里啪啦,连思考能力都没有。

    缓和好,才松了松握住手机的手,声音磕磕绊绊:“闹闹,你再说一遍”

    她怕刚刚是自己听错。

    荣寒城手不着痕迹一松,抬头,看着她,心底漫上一股不安。

    行闹闹声音大,说的话他也隐约听到一些。

    许流舟回来了?

    “倾倾,我说,刚刚在超市看到一个和许流舟长的很像的人。”行闹闹又复述一遍,眼睛也没闲着,一直四下搜索。

    她刚刚确实看见一个很像许流舟的人,但是那个人坐在轮椅上,面色有些苍白,看起来生着病,由一个高大的外国人推着,等行闹闹再去看第二眼,那两个人都消失不见,就跟没出现过一样。

    她找了好久,在出口一直等着,就是没看到那两个人。

    问了刚刚发现两人的区域导购,导购也说刚刚确实看见过一个外国人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

    从钱包掏出之前和聂倾倾许流舟照的合照,给导购看,导购说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确实跟照片上有些相像。

    行闹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拨通聂倾倾电话,直到现在,她的心跳都没平缓下来。

    是许流舟吗?

    还是一个跟许流舟长的很像的人?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许流舟已经死亡,医院也早已开了死亡证明。

    甩甩头,甩掉那种胡思乱想,“倾倾,也可能是我看差,许流舟两年前就已经怎么可能回来。”

    许流舟两年前就已经死亡,她和倾倾也亲眼看到死亡通知单,那个人,可能是长的像吧。

    安慰好自己,听聂倾倾一直没说话,也没动静,有些疑惑:“倾倾,你还在听吗?”

    聂倾倾眼神闪了闪,哑哑道:“我在。”

    “那行,我还要把东西提回去,先挂了啊。”行闹闹今天出来,是为了买东西,现在大包小包,接电话还挺不方便。

    “等等闹闹,你在哪个超市?”

    行闹闹:“倾倾,我刚刚找了很久没找到”

    她在超市找了快两个小时,在门口蹲了快一个小时,别说那两个男人,就是个坐轮椅的都没见到。

    心里不免有些后悔,后悔自己没想妥善就贸然给聂倾倾打电话。

    许流舟对于倾倾而言,是执念,是牵挂,也是家人,是哥哥。

    “闹闹,我还想去找找”

    行闹闹咬牙,报了超市名。

    多年朋友,她知道聂倾倾是什么性格。

    只要想做的事情,都要去做,而且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总裁办公室里,气氛有些微妙。

    聂倾倾双眼红红,就跟兔子一样,荣寒城垂着头,目光却没看面前件。

    “荣寒城,我想出去一趟”

    “好。要我一起去吗?”

    聂倾倾摇摇头,“不用了,我去买个小东西,等会就回来。”

    “嗯,我让陈禹送你。”

    这次聂倾倾没拒绝。

    陈禹跟在聂倾倾身后,一路乘总裁专用电梯下地下车库,何叔早在那等着。

    上车,报超市名字,车子发动,驶出帝华国际大厦地下停车场。

    88层

    荣寒城站在落地窗边,眸光深沉俯瞰楼下,拳头握的死紧,额头青筋迭起。

    他在拼命克制。

    克制心上涌起的那份暴怒。

    休息室那面墙忽然轻微动了一下,从里面推开。

    原来是扇隐形门。

    荣立一身黑制服快步走出来,扶住荣寒城,焦急道:“老大!”

    察觉他身体熟悉的颤抖,双眼一缩,心上大惊。

    老大这是又要发病了!

    “老大,我扶您进去!”尽管总裁办公室一般人不准进来,但难免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还是进密室最为稳妥。

    况且,老大如果发病,破坏性可是很强,恐怕整个总裁办公室都要重新装修。

    “等等”荣寒城声音沙哑的就跟砂砾一样,身子也颤抖的越发厉害。

    荣立脸色越来越差。

    尤其是看到荣寒城红黑交织的眼瞳。

    不好!

    老大快要控制不住自己!

    “老大,您先跟我进密室,有什么我帮您处理。”

    荣寒城腰已经因为巨大疼痛弯下,但是头抬起,直直看着办公桌面,“头绳”

    荣立顺着他目光看去,就见本来风格昏暗的巨大办公桌上,一个嫩黄色太阳花头绳安静躺在那。

    有些突兀,却又丝毫不多余。

    那是聂小姐的头绳?

    “老大,我先扶您进去,等会再来取聂小姐的头绳。”

    为今最重要的是把老大带进密室,其他的事,都可以以后再说。

    头绳,等他把人安置在密室,再出来取。

    搀着荣寒城往隐形门那走,甚至手下,也用了力。

    那扇隐形门直通地下密室。

    除了荣寒城和荣立褚夜陈禹,其他人都不知道,包括华姐和艾米她们。

    这间密室,是为了在荣寒城发病时候控制住他,帮他安全度过发病期。

    有时是一天,有时是一周。

    就在荣立快把荣寒城扶到隐形门门口的时候,荣寒城身子猛地一动,甩手,直接把荣立甩出去。

    嘭

    荣立一下被甩到墙上,墙上挂画“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荣立的手,也被相框碎玻璃扎伤,鲜红的血流了一地。

    总裁办公室隔音很好,只要门不打开,里面声响再大,在外面也听不到。

    “老大!”荣立嘶吼。

    瞳孔发红的人闻声动作一顿,眼瞳里黑红交错,但是片刻,那点点黑就被红色侵吞。

    看荣寒城行走方向是办公室门口,荣立大惊,无视手上扎着的碎玻璃,站起,扑了过去,准备一手刀劈晕荣寒城。

    就算是以上犯下,等老大醒来惩罚自己,也不能让老大出去!

    就在手刀快劈到荣寒城后颈时,荣寒城一个转身,长腿一横,直接把荣立整个人踢出去。

    他力气很大,发了狂之后更大,荣立摔到墙上,“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老大的力气又大了很多!

    发狂后的荣寒城转头,扫了眼荣立,可能是看出他对自己造不成什么威胁,不再理会,扭身,往办公桌走。

    所到之处,堪比车祸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