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从登临帝位开始 > 第83章 冥河老祖,今天就算不能杀你,朕也要给你留点记号!

第83章 冥河老祖,今天就算不能杀你,朕也要给你留点记号!

 热门推荐:
    “吞!”

    而这时,苏惊尘已经淡漠地喝了一声,将脸谱圣皇的生命精华吞噬,又如一条暴龙,向另一位圣皇境撞击了过去。aneieilai

    虽然受到回溯时空的反噬,他的战力受到了极大的压制,可并不代表,谁都可以在他面前耀武扬威。

    极道天经与法力要用来压制反噬,身体本身却不用。

    以他离断头重生只有一线之差的强大体魄,只是要越一个大境界击杀圣皇,自然是不在话下。

    此时,古薰儿那边,邢虎已然一击轰出。

    霎那间,血光变得如鲜血一般浓稠,又透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瘦骨嶙峋的回元血煞手,如同从无上凶魔身上斩下的一道手掌,将虚空震得如雾气般洇灭,一闪洞穿时空,与神帝掌印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轰!”

    如天劫降临,天空自上而下漏斗般破灭,轰的一声响起,回元血煞手应声洇灭,神帝掌印速度不减隆隆轰下。

    “不!别杀我!”

    看着遮天的巨掌极速砸下,邢虎眼中只剩下绝望与惊恐,向古薰儿大声哀求道。

    可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砰的一声响起,神帝掌印天罚般轰在他的头顶,将他轰得血肉飞溅,直接变成了一堆烂糜,深深的陷入了大地之中。

    “帝炎圣女竟然一掌轰杀了准帝巅峰的邢虎!”

    这一瞬,所有人全都吓得直冒冷汗。

    苏惊尘那么逆天,可以凭借种种匪夷所思的宝术,越阶斩杀准帝也就罢了。

    现在竟连古薰儿也这么逆天,凭借自己的本命星冠技,强行轰杀了血煞准帝邢虎……

    这么多妖孽,扎堆出现,难道是天命的轮盘已经悄然转动,大争之世已经提前来临了吗?

    “刷刷刷!”

    在众人震惊之际,偷花准帝已经化作一道残影,逃出了数百里。

    从成为采花大盗开始,他就处于不断被追杀、不断逃亡的处境中。

    至少在太鄂州,没有比他更会逃命的人。

    苏惊尘刚刚控制古薰儿的身体,凭空使古薰儿的实力提升了三倍多,他就做好了脚底抹油的准备。

    见古薰儿那一掌瞄准的是邢虎,没他什么事儿,自然要溜之大吉了。

    “他竟然将金帝焚天炎完美的融入到了神帝印中!”

    不单是偷花准帝、魔童圣皇等人惊骇欲绝,此刻古薰儿心中同样掀起了惊涛骇浪。

    苏惊尘这一掌,超越了她所领悟的武道太多层次,这一掌中蕴含的诀窍与玄机,仿佛她即使花百年的功夫,也无法全部消化。

    越想,她越觉得苏惊尘这一掌简直是神来之掌,神异无方,妙不可言。

    哪怕是沿着这一掌某一个细小的诀窍,去发散推敲,也会觉得灵思泉涌,受用无穷。

    “刷!”

    然而这时,她的身体已经化作一道流光,向偷花准帝疾掠而去。

    “这丫头突然神态大变,应该是被新帝小儿附体了……”

    这时,冥河老祖在虚空中盯着古薰儿与苏惊尘,阴晴不定的想到。

    随即,他毫不顾忌颜面,掉头就跑远处逃去。

    “哼,没种的东西!”

    平天妖帝见状,没好气的冷哼道,一副十分不屑的样子。

    但他的身体,却是十分的诚实,也转身就向另一个方向逃了出去。

    当初在朱雀谷,苏惊尘只是圣王境极限,就一击灭杀了魔棺老怪,杀了他们心惊胆寒。

    现在苏惊尘掌控了古薰儿的身体,天知道他能爆发出多么恐怖的战力,各怀鬼胎之下,他们又岂敢与苏惊尘一战?

    偷花准帝虽然常年逃亡,练就了过硬的身法,但与苏惊尘施展的行之秘相比,根本不够看,很快就被古薰儿追入了百里之内。

    “轰!”

    下一刻,苏惊尘再次施展神帝印,一掌轰下,将时空轰得猛然塌陷,瞬间轰到了偷花准帝的头顶。

    “罢了,原本本帝只是想睡了同村的花儿,结果被人一路追杀,一路变强,几千年下来采过的鲜花已经不计其数,就算是死,也是死得其所了。”

    偷花准帝见逃不掉,竟然露出一副坦然受死之态,站在原地不做反抗,任由神帝印轰下。

    倒是表现的比邢虎、霸刀准帝等人都要洒脱的多。

    “轰!”

    苏惊尘自然不会因此饶了他,神帝印轰然落下,一印将他轰成了肉泥。

    杀了偷花准帝,苏惊尘继续控制古薰儿,施展行之秘向掉头逃窜的平天准帝与冥河老祖追去。

    经过魔童圣皇等人上空的时候,又是一掌向魔童圣皇等人轰去,一掌轰杀了四五个天道会的圣皇。

    不过他这一掌,施展得要比前两掌慢了不少,而且更加简单,重点也更加清晰、突出。

    “他故意将节奏放慢,化繁为简,是在教我吗?”

    古薰儿蜷缩在神宫一角,感受着这一掌的精髓,有种醍醐灌顶,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不由暗想道。

    对被苏惊尘强行入侵神宫的抵触,不由减弱了几分。

    侵入她的神宫之后,除了控制她的身魂对敌,苏惊尘并没有窥探她的**。

    再加上施展神帝印与行之秘对她的启迪与帮助,完全可以抵消入侵神宫的损失,心中不觉舒服了许多。

    在胡思乱想之中,苏惊尘已经控制她的身体跑出了千余里,追入到了冥河老祖200里之内。

    冥河老祖心中震怒,表面却不动声色的阴声道“新帝小儿,本帝知道是你控制了这丫头的身体,本帝不跟你一般见识,真当本帝怕了你不成?”

    说着,就将本帝领域极限张开,与道种帝纹结合在一起,化作一条滔天的冥河,如黑色的魔龙,盘旋在他的身周,一副择人而噬的姿态。

    苏惊尘却是神色不变,淡淡的说道“冥河老祖,自我离开帝都,你就阴魂不散,今天虽然不能杀你,但也要给你留下一点记号。”

    说着,第2次施展当初在朱雀谷进入第八层时,避开明天妖帝的那一门瞬移宝术,瞬间向前挪移百余里,摧动王者星冠的右一星,将道纹化作一张张道图,与圣皇领域交融,顷刻化作一道滔天的金色指印,烧灼着时空,向冥河老祖神谕般碾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