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见欢喜 > 第48章: 没有选择的选择

第48章: 没有选择的选择

 热门推荐:
    “汪汪汪!”

    院子里的布丁兴奋叫了着,赵谦透过客厅的窗户见有人进来。

    “布丁,我回来了。”

    “乖!”

    “有没有想我?”

    布丁摇着尾巴,又蹦又跳,孔璃摸了摸她的脑袋,拖着两个行李箱走了进来。

    “小姨夫。”

    孔璃进到客厅的时候,看到赵谦正在擦拭客厅摆放的相框。

    赵谦见她提着行李箱,愣了好久。

    孔璃也不多解释,放下箱子,把手机充上电。

    “你过来,坐下。”赵谦放下手里照片。

    “你刚从医院回来,需要好好休息,家里的活我来就好了。”

    孔璃听话,换了拖鞋。

    碰到口袋里的手机,突然想起来,自己离开公寓的时候,邱宸不在家,之前应该给他发个短信。

    “是不是她又找你说了什么?”

    孔璃低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抬头冲他笑了笑。

    “没有啊。”

    赵谦什么都明白,叹了口气。

    “我们把你养大,只想你好好的,平平安安,不是为了让你——。”

    “小姨夫,你知道吗?其实,我没有那么恨,所以,即便她不是我的妹妹,我也愿意。”

    孔璃嘴上无所谓,心里却十分清楚,如果不是孔晶晶的病需要她,杨絮棠这辈子都不会,也不想,更不愿意来找她。

    “可他们——。”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也懂。”

    “我也不渴求什么,小阿姨现在只记得她,只要可以多陪陪小阿姨,让小阿姨的病可以恢复的再好一点,我就心满意足了,再说那些话我只是一时生气才说的,何况我也不能真的对她见死不救。”

    这不是报答,也不是还恩,是她自己心甘情愿,愿意这样,主动选择。

    孔璃早在得知孔晶晶生病的时候,心里就已经盘算好了,办理停职留薪,实在没办法就不当警察了。

    可是前两天自己刚开口,队长柱子什么都没说,只是拿出一张早已经替她写好的假条,填上了日期,递给她。

    “签字。”

    孔璃接过来一看,上面的时间是一个月。

    “不够,再续。”

    栗柱子头也不抬,孔璃拿过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赶紧走,别烦我。”

    栗柱子一把夺过请假条,立即下了“逐客令”。

    “后会有期!”孔璃顺手拿走了他的

    “嗯!”

    这次离开陌色,孔璃都是静悄悄,同事也只知道她家人住医院了,需要照顾。

    再就只给林蕾打了个电话。

    毕竟两个如今见不到面,可是什么是她都告诉了她。

    电话里林蕾骂骂咧咧的,把某些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刚挂了电话五分钟,孔璃收到了一万元的转账。

    是从林蕾的账户传过来的。

    她花钱一向大手大脚,之前是不缺钱,如今是却是要精打细算的过日子了。

    林蕾家境普通,高中的时候未毕业就自己决定退学了,后来自己考了个成人大专。

    如今她马上嫁人了,自己连份厚厚的红包都未必拿的起。

    孔璃原本是想和邱宸说的,可他最近总是早出晚归的,自己和他照不上面。

    还有陆晟,更是看不见个人影。

    等了两天也见不到他,电话也打不通。

    自己今天就要走了。

    出门前还是给他打了电话,居然通了。

    “邱宸,我——。”

    只是刚说两句,孔璃的手机就“嘟嘟嘟”的提示没有电了。

    又着急出门,来不及充电。

    抓过自己的便签纸,给他留了言。

    直接打车去了医院。

    杨絮棠担心夜长梦多,孔璃一松口,立马就让孔森淼联系家里私人飞机,第二天就要飞回洛城。

    “妈真的很谢谢你。”

    杨絮棠握着她的手。

    “没什么。”

    孔璃心里很抗拒和她的亲昵,脸上淡淡的,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孔璃目光注视的远处的飞机。

    如果这次她和孔晶晶颠倒一下,是她病了,杨絮棠会不会像心疼孔晶晶一样,心疼自己?

    可是啊,这个假设,她自己都觉得可笑,答案显而易见。“你是我的女儿。”

    “就看在我当初生下了你的份上。”

    “你妹妹她真的只有你能救了。”

    “你是她姐姐,这不是理所当然。”

    杨絮棠的要求过分吗?

    让姐姐给患了白血病的妹妹捐献骨髓,任何人听了见了看了都会确实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更是人间常情。

    可她是被家人被抛弃了的二十几年的女儿,如今养在身边的小女儿得了病,才想着认回来,不过拿她当作救命的工具而已。

    她若愿意,就算是抽十次她也心甘情愿。

    可是被人拿着家人亲情绑着,推着。

    你应该的。

    应该的。

    应该。

    真TM恶心!

    她极力劝过自己,好歹她生下了自己。

    可是每一次面对杨絮棠,她都要给自己不停的洗脑,她们是一家人,她是姐姐,救孔晶晶是应该的。

    每一次自己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心里仅有的那点理智,都会被她恶心到荡然全无。

    她说什么,做什么决定,孔璃无所谓。

    赵谦陪着杨晚柠在最前面休息。

    她选了最后的一个位置,安静,打开窗帘,看着外面的云层。

    孔森淼上了飞机,就瞧着她一直注视着窗户的,眼神却是涣散。

    孔森淼走过去,递给她一罐冰可乐。

    “谢谢。”

    孔璃抬头,接过来道谢。

    但凡和她关系近点的都知道,她很爱喝可乐。

    “可是,碳酸饮料还是要少喝点?。”

    孔森淼是医生,自然注重养生的。

    “说的对。”

    “因为我是医生嘛。”

    “救死扶伤,好人。”

    “警察也是好人。”

    孔森淼在知道她是警察的时候,既惊讶,又佩服。

    “先休息下,还有一个小时到洛城。”

    “嗯嗯。”

    头靠在背椅,孔璃突然想到邱宸,心里莫名有点不安。

    不知道邱宸回到家有没有看到自己留给他的信。

    最近她一直睡得不好,难得有些睡意,潜意识里让自己放松,昏昏欲睡。

    孔森淼在对面看到她睡着了,才过去替她盖好薄毯。

    窗外漆黑黑。

    可最长的路也有尽头,最黑暗的夜晚也会迎接清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