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木叶老魔头想当个好人 > 第43章 密约

第43章 密约

 热门推荐:
    血枭久寻未果,联军又增矛盾,另有邪神教,带土等一干人疯狂搞事,围剿活动终在开始一星期后宣告结束。

    各大忍村分批次集结忍者,收拾帐篷,整装物资,各回各家。

    铲除血枭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当前最要紧的,就是研究明白“血枭的新能力”,防止再出现内乱的情况。

    白绝的存在,就这么被所有人扣在了血枭的脑袋上,这对带土和晓来说,或许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起码他们没有因此暴露在五大忍村的视线中。

    翌日,在随大部队撤离前,临如意外的遇见了独自找上门来的照美冥,雾隐小姐没有多说,留下一句叮嘱便离开了。

    “水原良平……听起来像是个贵族的名字。”

    临如抚摸下巴,饶有兴致的揣摩照美冥的小心思,泉见此悄悄凑了过来,小声发问:“队长,那女人都跟你聊了什么?”

    “我跟她聊什么,也要向你汇报吗?”

    临如不满的斜了眼泉,见其一脸小心翼翼,似乎非常紧张,又隐隐蕴含着些微委屈,他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咦?你这是什么表情?身体不舒服吗?”

    “没……没什么!”泉像是受惊的小兔子,猛然后退一步,但没坚持多久,又讪笑着凑上前,扭捏作态的撒娇道:

    “您就告诉我嘛,人家真的很好奇。”

    临如眉头一挑,感觉泉今天有点不正常,念及照美冥交代的也不算什么机密事,起码单从表面看不出破绽,索性坦言道:

    “就是一个常年来往于火之国与水之国的商人,未来一段日子会扩大生意规模,有可能雇佣我们木叶忍者。”

    “这与您有什么关系呢?”泉疑惑不解,像此等护送任务,一般都是寻常忍者接手,用不到暗部的精锐力量。

    照美冥特意找到临如,就是为了说这个?

    好像没什么必要吧?

    “对方开出的价码很高,接受任务的人肯定能大赚一,冥姐感激我替雾隐消解争端,说是会替我向那个商人引荐一下。”

    说完,临如激动的攥紧拳头,小心扫了眼周围,见没人注意,便揽住泉的肩膀,低声在少女耳边道:

    “你想想,成天在村子里巡逻站岗,才能赚几个钱?”

    “这单子收益极高,危险极小,简直就是天降横财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

    回忆起临如的平民出身,泉若有所思的慢慢点头,对方毕竟不是大忍族忍者,想必对钱还是很在意的吧?

    “等着看吧,泉,我们小队马上就要发财了!”

    “临如队长……那个,我还是感觉三代不会让我们出这种任务。”相比起泉的底气不足,临如却显得智珠在握,甚至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神秘微笑:

    “三代会的,我很肯定这点。”

    看着兴致勃勃的临如,泉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感,但也没有去提,余光扫到肩膀处的那只胳膊,脸一红,声若细丝道:

    “那个,临如大人,您是不是……”

    “哦!抱歉,我有点得意忘形了!”

    ……………………………………

    回到木叶以后,临如解散小队,第一时间便前往医院,准备先去看看自来也的恢复状况。

    至于三代目那边,有鹿久他们在,火影办公室里现在估计都是人,他打算等会儿再过去单独汇报。

    312病房门口,临如意外的发现了一个熟人。

    白皙清纯的容貌,干练的黑色短发,传统的黑色和服,淡紫色的束腰,怀里抱着只昏昏欲睡的粉色小猪,这是……静音?

    “临如上忍!”

    注意到前方走廊现出的身影,静音忙从发呆状态回神,慌慌张张的行了个礼,小猪豚豚不满的吭哧了一声,扬了扬蹄子。

    “是静音姑娘啊,这么说……”看着静音背后紧闭的房门,临如若有所思道:“纲手前辈已经回来了吗?”

    “嗯,纲手大人是前天晚上到的。”

    “情况如何?”

    “不太好。”静音担忧的看了眼身后,忧心忡忡道:“手术已经失败了两回,现在这是第三次尝试了。”

    “纲手大人的恐血症,超乎想象的难以克服。”

    “这样吗……”临如闻言陷入沉默,静音亦是无话可说,走廊里安静起来,就连豚豚都乖巧的没有发出动静。

    过了一会儿,临如睁开眼,沉吟道:“难点主要集中在哪块?除腐?缝合?接驳?还是治愈?”

    静音惊讶的睁大双眼,显然没料到临如竟然会懂医术。

    在她的印象中,这位性格潇洒,豪放不羁的木叶上忍,除了赌博时运气很好,特别能喝酒以外,就没有别的特长了呢。

    “静音?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哦,啊!”静音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忧愁道:“别的倒是没问题,主要是接驳和治愈,无法同时兼顾。”

    “?”

    “由于感染问题太过严重,自来也大人的手臂在纲手大人来之前就已经被截肢了,而断肢重新连接……”

    静音轻轻摇头,失落的解释道:

    “这需要照顾的骨骼,血管,神经,筋络实在太多了。”

    “纲手大人的独门秘术虽然能大幅加快愈合速度,创造出种种奇迹,但恐血症的存在,却使她没法一边接驳,一边治疗。”

    “越精密的手术,越需要医师全神贯注,尤其是自来也大人这种情况,不是闭着眼睛结几个印就能解决的。”

    话落,闭口不言,静音耷拉着脑袋,心情明显不好。

    无论是自来也大人,还是纲手大人,都在承受着常人难以理解的伤痛,可自己却什么也做不到。

    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能好受就有鬼了。

    临如思忖片刻,问道:“你的手术水平怎么样?能做到修复骨骼,接驳神经线路吗?”

    “能是能,但我尚未掌握纲手大人的秘术,哪怕接好了,不及时赋予活性也无济于事。”

    “你就不能跟纲手前辈配合一下吗?”

    静音苦笑着摇头,这种方案要是可行的话,她也不会只能在门外干站着了。

    咣当!

    突然间,门扉猛的被推开,一道身影如旋风般冲出。

    静音后背遭受撞击,险些倒地,临如连忙上前扶住,两人齐齐望去,就见一个穿着绿色披风的金发女人正半跪于地,双手撑住地砖,呕吐不止。

    “呕!哇啊!”

    哗啦啦!

    秽物洒满地砖,场面凌乱不堪,令人不忍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