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酒中正自可忘忧 > 第一百九十章 掳走

第一百九十章 掳走

 热门推荐:
    “华朗他水性极好。”华绍突然了这么一句话。

    忍九嘴角下垂,可怜之余还有些可爱。

    “可他都快死了。”她的声音软糯微哑,让华绍都快有些忍不住了,知道他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是怎么舍得停下来的。

    他握紧拳头,立马起身,背对着她,努力平复。

    “以后不准再管他。”华绍声音冷硬,却不是针对她,努力运功想要压下冲动却无济于事。

    “你又凶我。”

    华绍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反复了好几次,才压低声音尽可能温和的。

    “我不是凶你,华朗没安好心。”

    忍九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板着脸就要下床,眼睛还红肿着,怪可怜的,但是口头上还不饶人。

    “你又好到哪里去。”

    华绍伸手拉住她,“你去哪?”

    “我要回我自己房间,你手怎么这么烫啊?”忍九抬头看了他一眼,不会真的走火入魔了吧。

    连忙走近他几步,垫脚抚上他的额头,华绍默了一会儿,突然将她拉到怀里,身子紧贴,哪怕隔着衣服,她也能感受到他温度有些高,还迎…

    忍九几乎是瞬间就挣开他,后退了好几步和他拉开距离。

    “你你你你自重!”

    华绍瞪了她一眼,沉着脸就往外走,临走之前还不忘把门锁上。

    忍九心思有些乱,走到桌前慌乱地喝了几口水。

    “嗯呵呵,想不到绍公子这都忍得住呢,我的野猫,他可能是不行哦。”低沉磁性的声音从房顶传来,语气声调总带着靡靡之气。

    忍九后背一凉,覃泽什么时候到的?她竟然一点都没察觉?

    “看了这么长时间,看得我也有些,嗯,忍不住了呢。”

    覃泽一袭红衣从房梁落下,一步一步向她走近,语气暧昧旖旎,可是他的眼神却冰冷如刃,像是要将她活剐了般。

    “覃泽,你胆子不。”忍九心中存疑,面上不动声色。

    “那能有什么办法呢,我的野猫在这里,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得来呢。”

    覃泽走近,和她一臂之隔,他微倾上身靠近她,唇角微勾是危险的弧度。

    “所以我的野猫,敢耍我,你准备好付出代价了吗?”

    忍九心中警铃大作,连忙后撤,覃泽却先一步动手,掌心红光乍起,一掌拍向她的心口位置。

    忍九双眸瞬间血红,出掌相挡,手掌相对,她感觉自己的功力连同周围的空气都在向他手掌而去,她有些惊疑地抬头看他,四目相对。

    她想脱身却脱身不得,而覃泽脸色陡然苍白,眼中红丝缭绕,他猛地旋身用另一只手打断了两人手掌相对。

    两人同时飞了出去,忍九撞在了门上,“砰”的一声又摔了下来趴在霖上,忍住了喉咙的腥甜。

    覃泽直接飞到了床上,嘴角溢出鲜血,再次抬头看向她的时候,眼神阴晴不定。

    “你敢练邪功!”忍九努力撑起身子,有些难以置信。

    覃泽抬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从床上坐起,沉默了一会儿,才起身向她走近,伸手捏起她的下巴。

    “无忘心经果然霸道,你我要将你吸干,能不能与左息九一战呢?”

    忍九也沉默了一会儿,平静的了一句,

    “不能。”

    覃泽愣了一下,随即轻笑,“呵呵呵,我的野猫到底还是向着我的。”

    只是话音刚落,他突然扼住她的脖子将她拎起抵在门上,

    “所以,你是时候将无忘心经给我了吧。”

    覃泽一想起来这件事就气的发疯,在赵烈密室从她手里夺来的根本不是无忘心经,他还因此被风刹嘲笑了很久,那个废物还敢嘲笑他!

    忍九沉默不语,她从哪给他弄无忘心经,难道要给他默写一份吗,那可是一本书啊!她要写到什么时候,疯了,不可能!

    “在左息九的藏书阁。”

    覃泽气息越来越阴戾,扼住她的脖子将她拉近自己,“你当我是傻子?”

    “确实在蛰教。”

    “呵,呵呵,好,那你就给我回去拿。”覃泽甩开她,眼神阴狠。

    忍九背靠着房门,并没有被他威胁,她看着他,缓缓开口。

    “你不觉得蛰教没有追杀我们有些诡异吗?”

    覃泽经她一提醒,才意识到了什么,“不是你向左息九求的情?”

    忍九摇了摇头。

    覃泽怒了,揪着她的衣领又将她拉了过来,“你到底在搞什么!”

    敢坏了我的计划我让你生不如死!

    忍九心中烦躁,挥开他的手,“不是你把我救出来的吗!”

    “这就是你报答我的方式?”覃泽都被她气笑了,他当时救她不过是为了从她手里拿到无忘心经,结果呢,什么都没拿到还被蛰教一通追捕。

    别什么在丹丽城门他和她约定好了,约定算个屁!

    “自作孽不可活。”

    “呵,好,那我就将你吸干,也省得我自己再练!”覃泽逼近她,手掌浮现出血红色漩危

    忍九抿着唇一动不动。

    覃泽手掌在她额头一寸停下,表情阴冷,眼神深不可测,最终叹了一口气,手掌转变方向按住她的脑袋将她埋在了自己怀里。

    “啧,还是舍不得呢。”

    忍九并没有挣扎,覃泽之前藏的太深,她丝毫没有察觉,或者江湖上,所有人都没有察觉。

    “野猫乖多了呢,要不然我替你杀了华绍,你跟我走吧。”覃泽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捏起她的下巴,

    “瞧瞧这可怜见的,华绍真不是个男人,”着低下头埋在她耳边,抬眸看了一眼门外,压低声音,“是男饶话,就会让你哭得再大声点呢。”

    覃泽完,搂着忍九的腰破窗而去。

    华绍听到声音连忙推门进来,房间空无一人,她的血红长鞭也消失不见,本来已经柔和下来的俊美容颜越来越冰冷。

    覃泽搂着忍九一路往华城西边树林而去,树林随着他的动作变化诡异,最终到了一处院子,很大,竹子做的屋子,院子里面还有几颗柳树,院子前面是一个荷塘。

    覃泽放下忍九,径直打开院门,也不怕忍九逃跑。